不要再管甚麼福祿猴了,你知道光雕是甚麼嗎?

因為台北燈節那個讓人不知如何評論的福祿猴,讓大家開始對「光雕」這件事產生好奇,不過去過燈節現場的人恐怕都有一個疑問:「阿那不就是個投影嗎?跟光『雕』有甚麼關係呀?」

Mapping ,台灣很多人叫作光雕,其實就是一種經過精密計算的投影技術。它可以直接投影於無光害的建築、汽車、室內空間、模型等立體表面,並且經演算實現點對點無縫投射,由於它並不需要在「乾淨的平面」上進行投影,因此應用在藝術展覽或行銷活動上,都會產生觀者與原先「被投射物」完全不同的想像,於是在近年的藝術及行銷展覽活動上,成為一種熱門的話題。

為什麼叫Mapping?應該與地圖投射有關,由於地球是球狀物的,你如果要將地球繪製到平面圖紙上,就必須經過投影的技術把球面上的影像「攤平」,如果仔細觀察你會發現因為這樣的投影方式,會造成高緯度的地區(像格陵蘭與俄羅斯)被大幅擴張的假象;而反過來來說,如果我們透過投影技術把世界地圖投射回到球體,也必須經由反向的的投影計算來進行「加工」,透過視覺上以錯視、光影立體的簡單原理,來創造 3D 立體感受。於是乎這種投影在非乾淨平面上的技術,被稱之為Mapping也是理所當然。

它注重的是立體物件跟投影之間的契合度,常見的技巧是先把要投影的物件建一個3D模型在電腦中,再把投影畫面透過影像處理軟體變形與分割在3D模型的不同面上,達成投影與立體物件的完整契合,進而透過影像變化來豐富立體物件的各種表面,因此,如果在現場沒有太過衝突的光源,Mapping甚至可以讓被投影物「變形」的錯覺呈現,這也是透過光影重新「雕塑」物體的最佳呈現,也是Mapping讓人覺得有趣的地方,在某種層面來說,它克服相當多現實中無法辦到的作為,讓幻想中的不可能變成可能,直接衝擊了我們的視覺。

而且,Mapping並不是只有投影這麼簡單,透過聲光與互動裝置,它還能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想像一下,你在進入一個Mapping的沙灘時,讓你在這沙灘上留下腳印,甚至旁邊波浪襲來時,你還能感受到那個假想的衝擊,或是你拿著裝著感測器的放大鏡來觀察汽車時,也可以用Mapping的方式投影出內部的機構裝置,讓你好像身歷其境在拆解一輛房車…這些並不困難,在技術的快速發展下,未來可能還有更具創意的Mapping呈現方式,就看設計師怎麼思考與投影技術上的互動,讓Mapping成為一種魔術,帶給生活中更多的樂趣。

至於福祿猴,就放過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