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王正方 Photograph by 林昭宏

我在歐洲某電影節,看了盧米埃兄弟(Lumiere brothers)在一百二十年前去中國拍的紀錄片。盧米埃兄弟是法國人,發明了第一部手搖電影攝像機,遠赴世界各地拍攝影片,至今都保存完整。

他們在中國拍攝的鏡頭有;清朝官兵路邊列隊,某軍官沖著士兵吼叫、雜技團在田野間前行,翻跟斗,跳舞、耍特技,大人孩子跟在四週、野外行刑,斬下囚犯人頭的過程紀錄,慘不忍睹。魯密爾兄弟的這段中國紀錄,應是中華祖先留下最早的活動身影。滿清末年距離現在還不算遠,更早的年代,老外又怎麼看待中國和中國人呢?

最古老的文字,應當是馬可孛羅的中國遊記。馬可孛羅的口述歷史,摻入了許多神話故事,姑妄聽之。有幸讀到明朝時代歐洲人寫的中國印象記,作者都是頗有地位的人物。

頭一篇看的令人生氣。1576年,西班牙總督桑迪博士的文件有關明朝的描述:「他們是一群卑賤、無恥而且可惡的族人」、「雞姦者」、「暴君」,「明朝國王與官吏虐待人民,貪汙、欺詐、搶劫,沒有一個人會對他們的國王效忠」、「每個人都說鄰居的壞話;他們幾乎全是海賊。」桑迪博士是菲律賓總督,不曾去過中國,不作考察,道聽途說後就寫了這麼一段。明朝可能有像桑迪所描述的那種人,但以偏概全,頗不可信。

在同一時期,西班牙人克魯茲,曾去過福建的泉州、福州等地,回國後寫了:《中國情況記》,內容與那位總督所說的大不相同。克魯茲寫道:「在這個大國,人們食品豐富,講究穿著,家裏陳設華麗。各行各業的人努力工作勞動,國土肥沃,使它可以正當地被稱做全世界最富饒的國家。」

「他們產大量的絲,質量優等,色彩完美,大大超過格拉納達的絲,這是該國一項最大宗的貿易。那裏生產的絨、綢、緞及別的織品,價錢跟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相比,便宜到令人驚異。在那裏不是按照尺碼出售絲綢以及其他織品,包括麻布,都是按重量買賣。」

「該國有許多河流,人們種植稻米,這是全國人的普通糧食。在不宜耕種的山地,有大量的松樹,出產比你在西班牙發現的更大更味美的堅果。在這些樹之間,他們種玉米,總之他們不留下一尺未種植的土地,……你幾乎看不到任何荒地或無收穫的土地。」

「婦女穿著像西班牙人的樣式,戴許多金首飾和寶石,衣服有寬袖,用各種絲綢料子,質地極佳,十分便宜。窮人穿絨料或未修剪過的嗶嘰。個個留得一頭好頭髮,仔細勤快地梳理著,像熱那亞婦女,用寬絲帶把頭髮繫好,綴滿珍珠寶石。」

「你時常在港口看見超過二千多艘船,他們精於航海,獲利的欲望促使他們遠行,1585年就有三名中國商人去墨西哥,攜有珍異貨物,未做停留便到了西班牙和其他更遠的國家。」

這篇古文獻帶我們重溫明代的盛世,炎黃子孫為之神往、驕傲。我的前世可曾在明成祖時代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