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女友之間的性愛很美好,但她發出的噪音真的讓我會分神。我應該乖乖忍住嗎?

Text by Stacey Woods Image: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對啊,那種尖叫和低鳴的聲音……過了一陣子真的會讓人很煩躁吧?

一般來說,口塞都是不太恰當的,除非情況特殊,那就買個口塞吧:問題解決。不然的話,你可能會想問問發出這些噪音背後的動機。2011年的研究聲稱「證據顯示雌性交配發聲並非高潮反應的結果」。它的結論是,某些「雌性交配發聲」(這是它們的正式名稱)實際上是為了你好而產生的。「她們也可能會在其他時刻無意識地發出噪音,」這份研究的共同作者Gayle Brewer說道,「但她們當然是為了某個特定理由才會做這件事的,」像是要給予你肯定,加強你的自我,或是讓你知道你可以「繼續把它做完」。最後那一種不是真的為你好,但如果她真的覺得她這麼做是為了你,你得告訴她真的是誤會大了。你可以告訴她你因為這樣還得寫信給雜誌,讓解決這問題變成了好幾個人的任務。然而萬一她的噪音是真實的愉悅表現,卻不巧會毀掉你做愛的心情的話,你就得和她分手或是直接忽略她了。我保證她發出的噪音只會逐漸增加頻率和音量,而且會涵蓋到不如性愛那麼討你喜歡的各項活動。

我想治療我禿頭的問題,但我聽說那會讓我性無能。這是真的嗎?

我們都懂得在手淫後,用手撥過一頭濃密毛髮的喜悅,但最近人們發現芬那雄胺(finasteride),一種治療禿頭的藥物,可能會造成持續性的神經、身體、性方面的副作用,包括性無能,大約15%使用它的男人都有這種問題。這個數字不算高──每年有更多男人只因為讀這個專欄就變成性無能了──但使用過芬那雄胺的症狀,或是如紐約大學醫學院男性生殖健康部門的主任Joseph P. Alukal醫師所說的──「使用柔沛後的症狀」,可能是無法逆轉的。他解釋說,有些男人在停止使用藥物後「問題不會立刻改善」,而也有些男人的情況「反而變得更糟了」。因此你得自己下決定。身為一位有著根深蒂固膚淺觀念的人,我會比較傾向於頭髮──如果你過得生活還算不錯,看到你頭髮的人會比看到你老二的人要多──但我不願意偏袒任何一方,因為我覺得兩種結果都同樣悲哀。但我聽說有種治療性無能的藥。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同時使用兩者──我只有一次把它們混再一起,而且我當時還吃了一堆其他的藥──但也許每天早上交換吃一些最後能夠把問題平衡掉。

我幫我的女伴口交時不應該去用舌頭寫字母對吧?

寫字的技巧是給那些不照本宣科就沒自信的傢伙。如果那正好是你,別將自己限制在拉丁字母,它現在已經讓人覺得無聊又帶有種族歧視的意味了。中國字雖然會讓人印象深刻,但可能會搞得一團亂;但有著穩固右角的西里爾字母可以是相當有力的替代方案,如同當你需要比較多變化的選擇時可以用阿拉伯文一樣。說真的,唯一我會避免使用在下面的文字只有速寫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