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王正方 Photograph by 林昭宏

紀錄顯示,今年7月台灣的平均氣溫創下最高紀錄,比去年同期高出攝氏1度以上。7月某日中午,全台的用電量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表示在那個時段,全台灣的空調機、電扇幾乎都同時打開驅暑,耗電量一飛衝天。

地處亞熱帶的台灣,盛夏時分的溫度最多是38、39度吧!在許多國家規定,氣溫超過攝氏40度,便達到不上課不上班的標準。放這種「熱假」在台灣尚不多見。電視上的國際氣象有報導,中東、印度等地區夏季氣溫經常高達攝氏40多度,很少聽說那些地方有人給熱病了的。科學證實濕度最叫人受不了,又熱又濕很快便挺不住了,光是乾熱,還能應付一陣子。

台灣的夏天真的愈來愈熱嗎?感覺上好像是如此。特別是居住在人口密集的都市裡,行住坐臥,動輒一身大汗,熱得喘不過氣來。然而這多半是人們的主觀認知,恐怕還無法得到科學上的證實。有人歸罪於大都市中的車輛壅塞,排出的廢氣熱氣過多,大建築物林立,每個房間都使用空調,大街小巷便成為大量空調機的散熱空間、汽車廢氣的集中地,整個市區就如同蒸籠一般。

夏日在都市中行動辦事,上下交通工具,出入各地,一下進入有冷氣的地方,忽而又走在躁熱、烈日暴曬的街頭,有如洗三溫暖浴,渾身濕答答的,極容易感冒。人體原本有自我調節適應不同溫度的能力,但是這樣子忽涼忽熱、忽乾忽濕的快速轉換與折騰,體內調適系統被打亂,除了產生極度身體上的不舒服,心理上的煩躁也隨之而起。這個夏天怎麼這麼熱呀!

中學時代的教室都沒裝空調,連電扇也不多。下午我們在大太陽下上體育課,奔跑打球,休息10分鐘後又回到教室端坐聽講,做作業。個個揮汗如雨,還不是都熬過來了。年輕人哪會有心靜自然涼的涵養,此時大概就是每個人身體上自行調適的功能發揮作用,雖然還是熱得半死,但就這麼一點點的平息下來,接受了熱的事實,過了一會兒也不覺得有那麼熱了。

現代人可不吃這一套,氣溫都攝氏28度了為甚麼不開冷氣?不能接受,快找個有冷氣的地方歇一歇,多待一會兒便心生煩躁,感覺上更加熱得受不了。所以說,到底是台灣夏季氣溫真的上升了許多,還是你心中先自煩躁,片刻不能忍,萬法由心造哇!

由於人類肆意浪費能源,促成地球的加速暖化,科學證據比比皆是,也不容懷疑。但是它的溫度變化,也只是平均每年增加了零點零幾度,不是人體可以感覺得到的吧!多半是現代人普遍使用冷氣設備之後,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覺得熱立刻就要涼下來,於是人體適應環境的功能就逐漸退化了,吃苦耐勞的本能轉化成嬌生慣養、叫苦連天的惡行,為求片刻的舒適,不惜大量使用地球有限的寶貴資源。

話是這麼說,實際情況又是一回事。酷暑中走在台北市的街頭,快熱暈了,前面有一家便利商店,誰能禁得起誘惑,不如去便利店吹吹冷氣歇一會兒再走。加快腳步,一溜煙進了便利店,那兒的冷氣真強,止不住的打噴嚏。秋天轉眼就到,再熱也是明年的事。

 

【完整內容請見2014年09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