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林一峰 Photograph by 黃少柔

當我們舉辦一場品酒會時,一場有十隻不同的威士忌,該如何安排每一隻威士忌的品飲順序?當我們想要在一次完整的品飲之中,了解整個蘇格蘭威士忌風土的美麗,又該如何由淺入深,如何從優雅細緻進入粗曠豪邁?這起承轉合之間應當如何安排?又有什麼樣的品飲藝術?

今天與美麗華姐姐一起吃我們心目中最頂尖的楊師傅日本江戶前料理,美麗華姊姊問我為甚麼楊師傅出每一貫握壽司的順序並沒有依照由淡至濃,由白肉魚至紅肉魚的順序?這真是個好問題。

當我們在一個領域入門的時候,用一些簡化的規矩讓每個人更容易理解和入手,以威士忌來說,就像是雜誌書籍評分,或是大師推薦,都是給初階入門的好方法,當我們還並不了解產區特色,品牌的風格,陳年的影響時,這些都是很好的參考,就像是有人問我品飲蘇格蘭威士忌的起承轉合,我一定回答:我們從低地區細緻的花香調下手,再到斯貝區的濃郁果香,回到高地區的冷冽礦石味,再進入西海岸區的淡淡海風鹹味,轉而品嚐海島區的烈日狂風,最後以艾雷島區的古老泥煤煙燻作結束。這樣的品飲順序安全而合宜,就像是人們喜歡說葡萄酒搭餐的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一樣簡化的道理。

日本的壽司之神曾經形容過他捏的壽司,隨興而為,沒有一定的章法,但是他了解自己每天準備食材的所有細節,濃與淡,白肉魚或紅肉魚,油脂多或少,近海魚或遠洋魚,這些已經都不會限制他的思考了,他就像是一位古典音樂的指揮家,板台上的魚生和醋飯就是他的樂手,它可以隨興所至指揮出他心中所想樂章的詮釋,我們坐在板前就像是坐在音樂廳中,用味覺聆聽一場美妙的音樂會。

威士忌的花香不一定只來自低地區,果香也並不是斯貝區所專有,那屬於蘇格蘭那塊土地獨有的煙燻泥煤味也並不是艾雷島的專利,威士忌比我們想像的更自由更無拘無束。

每個人的品味也是一樣的,每一個威士忌愛好者都應該尊重自己的味覺和嗅覺。大師建議,評分聖經,只是我們入門的參考,如果我們沒有放棄自己的品味,沒有把自己的味覺割讓給別人當作殖民地,不去追逐跟美味沒有關聯的市場操作,行銷術語,每一瓶威士忌開始跟我們說起了它獨一無二的故事,我們可以是說書人,我們可以是指揮家,我們可以優游在威士忌的美好天地之中,跟每一隻威士忌細細對話,並從中找到屬於自己起承轉合品嚐的順序。

離開了楊師傅的日本料理店,我和美麗華姐姐心滿意足,像是聆聽了一場味覺的音樂盛宴。

放下自己狂喝灌酒的壞習慣,品味威士忌要多喝不要喝多,在自己家裡同時準備好幾隻不同的威士忌,有空在自己家裡舉辦威士忌的弦樂三重奏。老饕可以花點時間在家裡慢慢儲上幾十瓶不同的威士忌,或是上百瓶,端看你期待自家樂團的規模,周末,擺開陣勢,邀請幾位好朋友來家裡,讓你的威士忌音樂家排排站好,來場動人心弦的味覺音樂演奏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