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Britpop風潮盛世的末端,名團Suede發行了《Coming Up》,用病態的耽美放肆述說著失敗者的美麗與搖滾少年的狂妄詩意。相隔20年,同樣原裝陣容出品的最新專輯《Night Thoughts》彷彿是在對《Coming Up》的青春速寫做出了回應與對照,樂團本色風騷依舊,唱著歲月更迭和人事已非之景,如果人生是不斷的後悔,年少輕狂的哪一章節你最想留住?這張是回不去的青春、觸不到的戀人、到不了的願景、放不下的倔強。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華納音樂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喝九○Britpop奶水長大的傲少年(自以為),這兩、三年應該會感慨於光景消逝,當年諸多名團的經典專輯(1993~1996)不斷重發、再版,什麼「20週年經典盤」一張接一張,已經20年了?那些曾經啟蒙自己對於流行音樂想像的玩意兒竟然可以稱作復古了。

學生時期買的CD還放在架上,音樂產業結構一直在轉變,以前存錢買唱片聽就很爽、長大後CD買不夠還得去追演唱會。在一系列老團重組的風潮中,Suede絕對是最有誠意的一團,他們不僅忙於巡迴演出,甚至二度來到台灣開唱,新作品的產出也相當穩定(很多重組團是只巡迴而不發新專輯的,大概是擔心不復過往),復出重組後發行的《Bloodsports》完全沒有讓樂迷失望,招牌的邪氣美與爽快吉他狂飆不亞青春風采,有時我們有感當代樂壇無聊,可這些老團真的也只要「做自己」就讓人滿足了,我們是懷念樂團本身?還是懷念聽那些樂團的時光?

Nick Hornby的小說《失戀排行榜》(High Fidelity)開頭就問「我們是聽音樂才悲傷?還是為了悲傷而聽音樂?」我喜歡後者,我非常願意不斷週而復始用搖滾找回慘綠年代的悲傷、再用那些苦悶來憶起初衷。

suede222

我以為《Night Thoughts》就是在講這樣的一個故事、一場夢境、一次追逝。

這生涯第7張錄音室專輯,繼續由合作過最多次的老搭擋Ed Buller操刀製作,主題是樂團最擅長的生死愛慾與藥癮議題,在午夜夢迴中反覆思緒。開場曲〈When You Are Young〉身處成人世界回首純真年代,主唱Brett Anderson嗓音如昔,他們真的都沒變老,山雨欲來的層層堆疊帶出〈Outsiders〉的異端重生與〈No Tomorrow〉的清澈提問,雙吉他主導恣肆暢快,悅耳的吉他派英式搖滾曲目正是那個年代的共同記憶;

suede333

Suede《Night Thoughts》,華納音樂發行。

〈I Don’t Know How To Reach You〉旋律絕美哀戚亦是專輯的轉折處,沉溺於頹圮情傷久久無法回神,消逝的過往終將無法重來;以弦樂主導的〈Pale Snow〉與〈Learning To Be〉在專輯中就像是電影配樂般的存在,強化專輯歌曲承先啟後的概念;〈Tightrope〉與〈I Can’t Give Her What She Want〉的極端絕望延伸出一種病態美感;

瀟灑又激昂的〈Like Kid〉則再度提醒世人莫忘赤子初衷,樂團樂曲年輕如昔,用一樣的tone調與恣肆勾勒樂迷回憶;〈When You Were Young〉取樣開場曲與之呼應,象徵夢境也終將作結;終曲〈The Fur & The Feathers〉是蕩氣迴腸的歌劇史詩,抑是最後的哀悼。縱使青春不再、生命亦寫滿瑕疵,也唯有參透悲傷才能領悟真理。

夢醒了,Suede再度沒有讓人失望,年少的純真浪漫是否還在?只有自己能解答。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6年3月份第127期

來聽聽〈Outsiders〉:

來聽聽〈No Tomorrow〉:

回味一下20年前《Coming Up》的經典曲目,Suede真的都沒變老!沒變老的都叫做青春。

來聽聽〈Trash〉:

來聽聽〈Beautiful 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