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王正方 Photograph by 林昭宏

在國家劇院看了兩場「改良京劇」,劇團聲勢浩大,樂隊就有2、30人,還有位指揮。戲怎麼樣呀?一言難盡。批評得太厲害有失忠厚,但是若疼惜這個傳統藝術,看了這種戲就如同有一根刺卡在喉嚨裡,不得不一吐為快。

貼出來的是傳統戲,故事情節與人物老戲迷們都熟悉,劇情也沒怎麼大改變,但是演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舞台按照話劇的概念來擺設,有假山假樹、台階、傢俱、煉丹爐甚麼的都上來了,燈光閃爍或明或暗,還弄來多媒體的幻燈畫面,人影鬼影在那兒飄著。紅色布條被吹動,底下照著紅光,乾冰也使出來了,表達現場在起火。

唱腔多是新編的,有幾段還不錯,演員卻太過用力,吼叫聲驚人,有時候還安排眾位演員齊唱,透過麥克風聲震屋瓦,DB爆表。那個國樂交響樂團實際上起反效果,眾樂器發力爭鳴,戲迷們最想聽到的京胡、小鑼、小鼓的聲音一律被淹沒了。

京戲的文武場簡單但有效率,幾位樂師在舞台邊上演奏,全神看著台上的演員,他們必須互相溝通、幫襯,才能發揮到藝術的高峰。在台下搞個大樂團,背對著舞台,樂師們看不見演員,就隨著樂團指揮棒奏樂,上下亂了套。

演員的表演參差不齊,一兩位老牌演員還能把握得住傳統戲的表演規範,但有人以革命樣板戲的調調來演。唸白欠統一,有時候蹦出一段是21世紀的人,以現代術語講好幾篇大道理。這是一齣歷史劇,舞台上的歷史氛圍時時被抽離被破壞。

難道我看到的都是缺點?人家費心作改良京劇的努力,總有些成績與貢獻吧!改良京劇的用心絕對值得讚賞,京劇藝術如此精緻,現代年輕人卻對它沒興趣、不瞭解,甚至於排斥。很多人認為是因為京劇的表演形式太老舊,必須改良之,以贏得年輕觀眾的喜愛。這話說的合理,也很難駁斥。

京戲已發展成世界級的高水準象徵性藝術,不應失傳。然而向年輕觀眾呈現京戲,得要他們瞭解京戲藝術的奧妙,引導他們如何去欣賞,不是用熱鬧手法來交代個故事。我所看到的許多所謂「改良京劇」,多是把京劇中最優良的部份給去除,留下了一堆糟粕!

傳統戲的舞台只擺設簡單的桌椅,其他物件要靠演員以動作演繹出來;譬如開門關門、上馬下馬、乘車坐轎,四名龍套代表千軍萬馬等等,觀眾都能體會接受。演員的基本功包括唱、作、唸、打,成名成角兒的要求很高。水袖一抬,遮住舞台上的其他人,演員可以向觀眾敘說心聲,或唱出一段悲歡往事,俱是藝術表達上的高超手法。

世界其他國家地區的藝術家們,看了京戲只有佩服到五體投地的份兒。美國名劇作家Thorton Wilder,在1930年代有幸看到梅蘭芳在紐約的一場演出,為之傾倒。1937年他憑著記憶與感覺寫出名舞台劇《Our Town》,全劇借用京劇的象徵演出手法,轟動全美國。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1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