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王正方 Photograph by 林昭宏

 

法國巴黎的著名雜誌《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被幾位暴徒闖入,他們不由分說地亂槍掃射,當場射殺12人,傷5人,包括1名女警察。警方調查:這是回教恐怖極端分子所為。兇手們繼續作案,又在某猶太食品店挾持店主及顧客,警方數度強攻,3名歹徒被擊斃,1名在逃,食品店內的無辜顧客有4人在亂槍之中喪命。

這是近年來巴黎少見的大規模慘案,震驚全世界。事件的近因起自於《查理週刊》在不久前,刊登了幾幅攻擊穆罕默德的漫畫,描繪先知與男人熱吻,還有裸體露屁眼,對白粗俗惡劣。顯然這些漫畫,在法國的回教信徒中引起了意想不到的憤怒,遂有人鋌而走險,以生命相搏,扣動扳機,抒發他們的心頭之恨。

西方世界對巴黎慘案的反應激烈,各媒體做全面性的報導,譴責恐怖份子惡行的聲音不斷。在巴黎市區有大規模的悼念聚會,據說參與群眾有150萬人,紀錄空前。各國政治領袖不放棄這個機會,撥冗前來走了500公尺,攝影留念;包括有以色列總理、巴勒斯坦總統等。群眾多數手持一個黑色牌子,上面寫著「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

《查理週刊》的總監對記者說:「我寧願站著死,絕不跪著生。我們要堅持自己的言論自由,因為這裡是法國,法國憲法明文保障公民有言論自由。我們不是生活在可蘭經規範的制度之下。」總監先生強調,《查理週刊》應受法國法律保護,他們諷刺或開任何人的玩笑,並未犯法,缺乏幽默感的人真可怕。

將這樁慘案提到捍衛言論自由的層面上來,堵住了眾人之口。暴徒手法滅絕人性,與恐怖分子無異,人人皆鳴鼓而攻之。

世間的族群多,各自有不同的信仰、文化、風俗習慣,地球村愈來愈擁擠,彼此和睦相處的首要條件,就是必須彼此尊重不同的人種、宗教、習俗、語言和文化。當今世界輿論,以基督教的價值觀為主軸,接受它才能相安無事?動輒惡意取笑別人的信仰,算哪門子的幽默?

行為處事沒有觸犯當地的法律,免於坐牢只算是個良民,譁眾取寵,侮辱某宗教的聖潔代表,觸怒了整個族群,又躲在法律的保護傘之下繼續逞能,繼續用侮辱人的方式賺錢,這樣妥當嗎?這種言論自由的定義需要商榷。東方思維講究凡事要合乎情、裡、法,單單做到不犯法,不配發行刊物為民喉舌。

《查理週刊》多年來一貫以嘲弄辱罵異族、不同的宗教文化為樂,激化族群間的紛爭,為法國帶來嚴重社會危機。文化事業應盡力去瞭解自己、瞭解別人,不應刻意製造矛盾。全世界絕大多數回教徒,都全力反對使用暴力來解決問題。《查理週刊》的夜路走多了,這回不幸遇上了鬼。行事極端的恐怖分子不畏死,真的是防不勝防。

如同沒有人可以剝奪任何人的言論表達權一樣,沒有人有權力去侮辱別人。自古至今,為了取得言論自由,都得付出代價。好萊塢大明星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酒後發飆,對猶太人說了些不敬的話,這是他的言論自由,但事後就得付出代價。美國的媒體、影視界,不容忍任何醜化猶太族群的言語,吉普森雖然一再道歉,還是被全面封殺,多少年了,他就是沒戲演。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