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rhunter的主腦Bradford Cox去年底出了場嚴重的車禍,鬼門關前走一遭,似乎領悟到什麼,這段日子他所寫的歌,字裡行間總多了些生死詞彙,也集結在樂團生涯第7張錄音室專輯《Fading Frontier》裡。當然,招牌的慘情耽美依舊,但就是多了點(就一點點),像是陽光照耀的場景,讓消極自溺的呢喃隱約竄進些微希冀,也讓受傷與被治癒的範圍,僅存一線之隔。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映象唱片

來自美國亞特蘭大,並以Ambient Punk自居的Deerhunter。

來自美國亞特蘭大,並以Ambient Punk自居的Deerhunter。

來自美國亞特蘭大的Deerhunter向來以躁鬱迷幻的風格深植人心,集結噪音與藝術的衝突崩壞美學,歌曲旋律又不失悅耳,出道至今每張作品皆在毒舌樂評網站Pitchfork取得高分讚譽,在樂界可謂罕見,更幾次來台舉辦演唱會,台灣不少樂迷腦海總烙印著他們背對光暈的演奏身影。

樂團靈魂人物Bradford Cox可謂集世間各種憂鬱哀愁於一身,幾年前因緣際會在電影《藥命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中客串一角,飾演Jared Leto的伴侶。天生患有馬凡氏症候群(Marfan Syndrome)的Bradford骨架異常巨大卻又病瘦孱弱,疾病纏身以及同性戀者的身分,難免經歷無數個無可厚非的憂愁場合,也日積月累成一個寄身搖滾樂的契機與理由。

Bradford Cox的纖細內心裡住著一頭美麗的怪獸,這匹獸讓Deerhunter的創作充滿了藥物的迷幻、龐克的野、Sonic Youth的神經質、以及好似My Bloody Valentine與The Jesus & Mary Chain的耽美迷離(然而團員們喜歡稱呼自己是「Ambient Punk」),一道道邪氣失序卻又柔軟的音牆與甜美呢喃,就像愛麗絲夢境中的兔子洞,令人寧願跳進陷入而無法自拔。

Deerhunter第7張錄音室專輯《Fading Frontier》

Deerhunter第7張錄音室專輯《Fading Frontier》,映象唱片發行。

去年,Bradford出了場車禍,死裡逃生的他對於人生有了新的視野,新專輯名稱《Fading Frontier》饒富詩意,封面是一張火災廢墟裡頭的海平面窗景,有些重新蛻變的期盼與隱喻。開場曲〈All The Same〉在緩慢穩健的節奏下揭開序幕,Bradford用舒暢清脆的吉他妝點無奈,這是這張專輯的風格──像是要用愉悅包裝哀愁;〈Living My Life〉的重複低吟就像是不斷地對世界提出疑問;主打歌〈Breaker〉旋律優美,聞得到海灘氣味,但事與願違的傾訴卻又讓人不禁揪心;承先啟後的〈Take Care〉幾乎壓縮了整張專輯難以抽離的情緒;〈Leather and Wood〉的詭譎線條彷彿是場支離破碎的夢境;〈Snakeskin〉則是首意外之作,俏皮的結構和黑色幽默倒有點神似名團Blur!終曲〈Carrion〉平緩之餘卻又歇斯底里,在致死地而後生的灑脫之餘仍舊抽離不了慣性感傷。

這或許會是獵鹿人所作過最溫暖的一張作品,療癒與悲情似乎僅有一線之隔,一不小心即會出界,端看聽者的精神狀態,可以拿來振作,也可以用來神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