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林一峰 Photograph by 黃少柔

其實任何一株植物在剛發芽的小時候,看起來都差不多,兩株植物從小種在同一塊土地上,曬著同樣的陽光,飲同樣的水,徜徉在同樣的空氣中,長大之後,苦楝全身上下都是苦的,甘蔗全都是甜的,是什麼造成的?當我們決定種下什麼的那一霎那,就已經決定了苦甜,跟後來澆的水和養的肥料已經沒有太大的關係。

我常常在威士忌的演講中教大家嗅聞威士忌的方法,但總是聽到學員對我抱怨他聞不出威士忌的差異,反正都是酒精味,而通常這些人普遍喝最多威士忌並酗酒成性,他們喝很多威士忌,並抱怨大部分威士忌的風味不好,喜歡花大錢買最貴的威士忌,因為他們覺得貴一點的威士忌一定比較好喝一些,雖然在上課時,他們總是聲稱自己分不出威士忌其中細微的差異。

2500年前釋迦摩尼教人們如何開啟自己的智慧,有三個步驟:聞、思、修。這個聞並不是叫我們嗅聞的聞,而是聽聞,我們聽到有人說喝威士忌可以很有品味?有人說威士忌越陳越香?有人說威士忌顏色越深越好喝?有人說威士忌價錢越貴越稀有越好喝?我們聽聞到了,並開啟了我們的求知慾,下一步是思考,想一想哪裡可以買的到,趕快去買來喝,喝過了就懂了,就得到了解威士忌的智慧了?我們都知道事實不是這樣的,那些人聽了別人說了(聞),想一想哪裡買(思),趕快買來喝(修),喝了幾十年了,還在跟別人較量酒量高低,想了想如此持續喝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有些人又想,我喝不出所以然來肯定是買的酒不夠好,於是花大錢買了高檔的酒來喝,還可以把酒廠簡單的歷史背出來給朋友聽,看吧厲害吧?終於得了智慧?炫耀完了,回到家,摸摸口袋裡的荷包,還是覺得自己很空虛。

歸根究砥是哪裡出了問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當我們一開始就把苦楝樹種下去,不管你施肥的是多麼高檔的威士忌,付出了多少的金錢,喝下了多少的酒,樹長大了後不會因為你如何的改變,苦果就是苦果。當我們種下了甘蔗,即使你只能喝到便宜的威士忌,也不能揮霍般地享用威士忌,當甘蔗長大了,它的每一根纖維一樣都是如此甜美。

到底一開始我們種下的威士忌種子,什麼是苦楝?什麼是甘蔗?

我們到底享用的是威士忌本身?還是享用威士忌之外附加的價值,諸如:虛榮,奢華,狂歡?虛榮的人喝品牌,浮華的人喝價格,狂歡者需要的只是酒精,這些都不是真正的威士忌。

如果我們能夠放下過去舊習,歸零,拿起一顆新種子重新種下去,來聽聽看專家的分享怎麼學習嗅聞一隻威士忌,如何分辨每一家酒廠和產區的差異,並思考這些動作和行為能夠協助自己全面開啟感官的覺醒,當自我的感官保持清醒,如此的清醒不只是適用在品味威士忌,在生活點滴,在面對自我生命的抉擇,自己都能保有清澈的邏輯和智慧,於是想通了,認真地落實去做,從感受到真實的威士忌當中,體會上帝造化的美麗,體驗環境氣候變化的影響力,感動於人類工藝技術堅持和傳承,認識到原來每一隻威士忌的本質和特色都能給我們帶來屬於它獨一無二真實而純粹的歡愉。

是的,品味威士忌的過程也是種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