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和朋友聊到小朋友的教育,朋友問到,我會不會像日本知名漫畫《神之雫》裡那位葡萄酒品酒專家的父親一樣,從小教育小朋友訓練自己的五感來感受這個世界,長大後方有神一般的嗅覺和味覺,就算將來當不成品酒師,也能讓自己的品味加分。

訓練小朋友有好品味這件事情很重要,不過言教不如身教,努力教小孩子好品味,不如自己先有好品味。

年紀漸長,慢慢發現這個世界運作的邏輯跟我們小時候父母教的、老師教的,都大不相同,從身邊的朋友發現,當一個人年紀夠大,日子過得好不好,跟出生在甚麼家庭沒太大的分別,跟拿到多高的學歷也沒多大的關係,也跟富不富有沒有絕對的聯繫,反而,由於我們的性格,決定了自己生存下來的方式,決定了圍繞在我們周遭的人們是誰,也決定了面對世界的價值觀,我們的性格才是決定自己活得好不好的關鍵因素。品味見仁見智,不同性格的人自然有不同品味的認識。

什麼樣的威士忌適合自己?有些朋友不喜歡在威士忌上花太多錢,賣場特價時,習慣同樣的酒隨時準備好幾箱放家裡,跟朋友出去吃飯應酬時,帶瓶酒與君同樂,對他而言,喝酒助興,友情無價。有些朋友非高價名牌酒不喝,覺得自己辛苦工作了一輩子,賺夠了錢,又不是花不起,為什麼不對自己好一點,跟朋友喝,也有面子。有些朋友喜歡做學問,家裡的櫥櫃放滿滿跟朋友分享來的小樣酒,威士忌世界的豐富多元喝也喝不完,有生之年,能多喝一種就多喝一種。有些朋友喜歡那琳瑯滿目的酒瓶子,整整齊齊地一字排開,多麼賞心悅目,好不容易收集成套的收藏,更令人愛不釋手。有些朋友聰明絕頂,眼光獨具,縱橫市場,一手買進,一手賣出,套利獲利,威士忌除了美味,也是生財之道。到底自己適合哪個樣子跟威士忌在一起?

其實每個人生命經驗所形塑出的性格就決定了自己與威士忌交歡的形式。每種跟威士忌在一起的方式都很好,威士忌無語,只是忠實地反映了飲酒者自己。

我去餐廳吃飯時,不想讓威士忌喧賓奪主,只想讓它扮演好忠實的配角,通常我會帶上一瓶自己習慣喝的調和威士忌和朋友一起喝。有朋自遠方來,或在特別的日子,自己會開上一瓶珍藏的好酒,或者是昂貴,或者是稀有,或是特殊的涵義,有時候比一瓶酒的價格或是價值更重要的是背後那個心意。家裡也有滿滿數百支的小樣酒瓶子,有些是從酒友那裏分享來的,有些是直接從酒廠空運寄來的,小樣酒很適合拿來做功課,對我們這樣愛酒成痴的凡人,對於各家酒廠的美人兒,總是忍不住濫情地一親芳澤。我也喜歡美麗的酒標,如果每一張酒標都能呈現出一支酒的特色和內涵,甚至傳遞出這個國家或是裝瓶者的文化底蘊,這不亦是種藝術性的表現?多年前買多了酒喝不完,堆在那陰暗的角落,無人理睬,哪知一朝烏鴉變鳳凰,從平價翻成了天價,這酒好,以前該喝也喝過了,再放就成了古董了,讓點給想認識它的人喝,丟上拍賣會,換成的現金再買些現在還是平價的好酒回來喝,這也是種樂趣啊。

哪種喝威士忌的方式最適合自己?都好,都好,管別人說甚麼,威士忌喝下去是進入自己的肚子,又不是別人的口舌。

steven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