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王正方 Photograph by 林昭宏

前政務委員管中閔,素為在野黨的立委們所不喜,有一次他們就通過法案扣掉管先生的一部份年終獎金。管先生挺瀟灑地說:「這點錢咱爺們兒不在乎!」以後大家都稱他為管爺。

「爺們兒」是中國北方用語,類似的還有「娘們兒」、「哥們兒」等。一般中國南方人,會將這個「兒字」用的不對,說成「哥兒們」或「爺兒們」,就是明顯的錯誤。但是「娘們兒」卻可以說成「娘兒們」。

很抱歉,這裡頭暗中含有男尊女卑的意思。在中國歷代的封建社會裡,當然都是「爺們兒」當家做主,「爺」與「哥」的後面不宜帶上個富有輕蔑含意的「兒」字,然而在「娘」、「姐」、「妞」等字眼之後,加上個「兒」字就行的通過得去。當今的女權運動者,要是知道這個來歷,絕對會很不爽,然而那是中國封建文化的殘留痕跡,這個民族從古到今都充塞著過量的大男人沙文主義豬。

在現代的中國北方語言裡,這「爺」字還是挺常用,也算是有份量的詞兒。有緣結識一位名導演何群,性格豪邁,為人行事都很痛快。他是中國電影學院文化革命後的第一班畢業生,那一期出了許多國內外知名的電影電視導演、編劇、攝影指導;他們告訴我,在這一屆群雄並起的同學中,只有兩人被稱之為爺;何群何爺、陳凱歌凱爺。足見能得到一個「爺」的雅號並不容易。

做為一位「爺們」需具備些甚麼?好像找不到有系統有考據的說法,但是一般約定俗成的概念認為,「爺們兒」應該是個有擔當、講義氣、重言諾的男子漢,他具有大格局、氣魄雄偉,甚至有點霸氣,能幹出點大事業的人。絕對不是那種畏畏縮縮、斤斤計較、前怕狼後怕虎的貨色。輕財重義應該是當「爺們兒」的首要條件,小裡小氣老跟人家算幾分幾毛錢的男人,永遠算不上個「爺」。

紅樓夢裡有一段;賈環與丫頭們過年賭錢,輸了就說鶯兒賴他的,被鳳姐叫出去。鳳辣子問:「你輸了多少錢?」賈環只得諾諾的說:「輸了一二百錢。」鳳姐啐道:「虧了你還是個爺,輸了一二百錢就這麼著!」回頭叫:「豐兒,去取一吊錢來。姑娘們都在後頭玩呢,把他送了去。你明兒再這麼狐媚子,我先打了你,再叫人告訴學裡,皮不揭了你的!為你這個不尊貴,你哥哥恨得牙癢癢……。」

因為輸了點錢就犯蠱鬧脾氣,雖然賈環還是個孩子,卻已偏離了做「爺」的規範,被鳳姐逮住,少不得就將他痛加修理了一番。做「爺」的萬不可計較錢,這種算小賬還要死過不去的行徑,鳳姐管它叫「狐媚子」,男子做出「狐媚子」的行為就不尊貴,孰不可忍,作哥哥嫂子的可以體罰之,若告到學裡去賈環還要受罪。

這証明了生為男子並不見得他就是個「爺」,先天的遺傳、後天的養成都是關鍵因素。世間出了不少巾幗豪傑,她們氣宇軒昂遠勝鬚眉,一點狐媚子氣也沒有,天生的「爺們兒」。

管中閔爺說眼前就有一位女「爺們兒」;洪秀柱!她又嗆又辣,敢言敢做,有擔當,不畏懼困難挺身而出,投入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民調步步高漲,支持她的人愈來愈多。相形之下,洪秀柱的確比許多男人更具有「爺們兒」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