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會想,究竟該怎麼準確判斷,那些能讓自己感動的一張專輯,同樣亦能讓別人感動?藝術這種事,很主觀,動人不動人,有時候自己知道就好,可九○年代Britpop之聲到今日還是能夠引起迴響,或許有一半要歸功於那些悅耳的主旋律架構,有人說,歌曲好聽就贏一半,那麼DMA’s的新專輯《Hill’s End》,不誇張,12首歌首首好聽到都能當主打,如果你也總是懷念又愛聽那些九○英國搖滾樂,這三個澳洲小子絕對會是你的菜。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Love Da Music Taiwan

DMA’s或許是今年澳洲最受矚目的新團了,一出道就被名團Blur的鼓手Dave Rowntree特別列為心頭好,在倫敦XFM電台上大力播送推薦,間接促成了這三個澳洲小伙子的世界巡迴,Dave形容他們「擁有Oasis的活力與Arctic Monkeys的創意」,還真有那麼一回事,更像「Alex Turner(或Jake Bugg,沒差,兩人聲線很像)唱著Noel Gallagher寫的歌」那種感覺。他們當然有點像是1991年那個連debut都還沒出的Oasis,一種尚未稀釋過的稚嫩感,雖沒有Gallagher兄弟那樣嘴炮又狂妄,但大塊吉他與朗朗上口樂音倒是如出一轍。團員們稱自己是懷舊的車庫流行樂(Nostalgic Garage Pop)──懷舊明顯是指九○年代、車庫則是玩音樂的態度與手法、而流行樂則指那些令人難以抗拒的歌曲旋律。團員Matt Mason表示,網路讓音樂的地域性分野消逝,現在世界上有一群不是英國佬的傢伙在搞Britpop,自己也不過就是其中一分子罷了。

主文圖1

DMA’s《Hill’s End》,Love Da Music Taiwan發行。

和現今一堆注重穿著又不知道在搞什麼的新團相比,不修邊幅到極致的DMA’s一首又一首襯著節奏木吉他的好歌實在太好聽,所有創作的錄製皆在團員Johnny Took自宅房間所完成,debut專輯力邀對英國流行搖滾駕輕就熟的製作人Spike Stent操刀混音。開場曲〈Timeless〉爽快直截,副歌朗朗上口的擬聲詞相當洗腦;〈Too Soon〉寫滿青春不羈的Garage Band本色;〈Lay Down〉、〈In The Moment〉彷彿是每個Britpop團的必備曲;哀傷的〈Delete〉是首既真誠又溫柔的失戀Lo-Fi獨白,結尾的瞪鞋餘韻著實難以抽離;優美的〈Step Up The Morphine〉彷彿是從哪個名團的金曲中所借鏡的深情。一言以蔽之,DMA’s走得就是九○英式基本盤:悅耳主旋律、紮實的編曲,然後一些些瞪鞋、Jangle Pop這些熟悉手法,式微的Britpop Revival口號喊了那麼久,其實能否復甦都不是重點,就像如此純粹的復古英式搖滾之聲(對,已經能稱作復古了),也能在澳洲雪梨重新萌芽。關於搖滾,永遠不會過時,因為總會有那麼一群與自己相同的人,唱著難以抗拒的新曲。

直爽流暢的〈Too Soon〉:

來聽聽深情的〈Delete〉:

感覺就像是某個九名團金曲的〈In The Moment〉: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君子雜誌第128期4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