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林一峰 Photograph by 黃少柔

最近一部義大利電影叫做《魔鬼品酒師》(Vinodentro),談一位無趣的銀行員,因為和魔鬼交換了自己的靈魂,得到職位的高升,並且原來滴酒不沾的他,反而成為了首屈一指的品酒專家,可以在盲飲大賽中,打敗許多勁敵,贏得冠軍,得到許多人的追捧,也因此開始收藏起自己的薪水負擔不起的高價葡萄酒,也流連在因名聲雀起附帶而來的女人緣之中,讓自己的婚姻破裂,生活混亂。最後終將實現與魔鬼的交易,到頭來什麼還是都必須要放下。

大多數的人覺得魔鬼應該是邪惡的,有破壞力的,固執不化,應該長得面目猙獰。說實話,魔鬼如果真的是這個模樣,他應該什麼都賣不出去,什麼都沒辦法交換吧?真正的魔鬼反而應該是看起來溫柔善良,知識豐富,帥氣英挺,多金大方,品味卓著,對人循循善誘,了解人類心理底層的欲望,掩蓋起來的貪婪是騙不了他的,這樣的魔鬼才有說服力,人們才會把自己覺得很珍貴卻一輩子都用不到的靈魂,拿來和自己的欲望做交換。

喝酒喝到一定的階段時,我們每天的心情都在和魔鬼做拉鋸戰。這支1962年的拉斐堡該不該買?1999年的羅曼尼康帝該不該收藏?那全球限量300支的高價蘇格蘭威士忌該不該競標下來?喝酒喝到後來會有一大堆所費不貲的世間極品,誘惑著我們超過自己能力範圍去追求去佔有,那些站在圈外嘲笑著喝酒的人,永遠不懂為了一口好酒,一瓶珍釀,我們內心中複雜的掙扎,面對質疑和嘲諷,我們心裡會想著你們這些魯鈍的嗅覺和味覺的人以及只有身體器官卻沒有生命感動的人,是不會了解酒鬼心事的。

這時候魔鬼就該上場了。

魔鬼不販賣單純的東西,向來都是套裝行程,兩瓶DRC好酒就換了我們的靈魂,靈魂會不會太卑賤了?所以曾經有一位朋友買了心目中夢幻的座駕──一部紅色法拉利,興奮地開著它兜風,突然發現自己穿的衣服配不上這部車,於是去名品店換了全身的衣裳,有一天載著老婆,發現老婆又老又俗,配不上這部車,只好每次他開車時習慣找年輕小辣妹坐在助手座,平常喝高粱抽長壽菸,也換成了高檔紅酒和古巴雪茄,開這樣的車,穿這樣的衣服,喝這樣的酒,帶這樣的妹,平常常去的小餐館也見不到他了,改去最新開幕的大飯店吃飯。隔了一陣子沒見面,我的朋友就全然改頭換面,差一點都不認得了。

所以說貪著於美食美酒向來是套裝行程其中的一環而已,真正的大菜色是權力欲望,是更大的貪婪,是我們的嗔怒之心,是我們習慣對事物的佔有欲。

真正懂得喝酒的人,越喝越清醒,魔鬼來誘惑,能放得下的人,少喝兩杯少買兩瓶就沒事了,不過通常魔鬼的套裝行程比較讓人難以拒絕,那精細的手段,從我們欲望的細微之處,一點一滴的替換,到後來,從裡到外,從皮骨到心靈,無不滲透個精光,只怕那交易還沒成交,我們這過分快速墮落的心靈,連魔鬼都懶得要了。

喝酒真像是在修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