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當Death Cab For Cutie的憂傷、Weezer的悅耳旋律、再遇上Nirvana的憤怒與躁鬱,那會是⋯⋯多麼美好的事。來自克里夫蘭的Cloud Nothings單看外表總給人一種不修邊幅的傻氣,然而他們卻比當代Indie圈任何一團穿著有型的poser們還像個rocker,紮實的吉他搖滾帶出毫不矯揉造作的低傳真龐克,縱使主腦Dylan Baldi說自己從來不是一個龐克,只是一個「不喜歡任何人的寂寞音樂人」,新專輯《Life Without Sound》持續為這個迷惘的世代發聲,言之有物的憂鬱與憤怒背後,帶來出道以來最悅耳、也變化最大的一張作品。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映象唱片


 

帶著厚重黑框眼鏡、總頂著一頭亂髮的樂團主腦Dylan Baldi宅得很可愛,今年才過25歲的他腦袋有料,自19歲開始便躲在自家地下室透過簡單的錄音軟體創作歌曲並分享至網路平台,初期他同時創造好幾個分身,同一首歌用不同的帳號搞不同樂風發表──Cloud Nothings一開始只是他的眾多分身的其中一個──玩Lo-Fi的那個帳號。

這個帳號很快地被Bridgetown Records受邀前往紐約布魯克林這個搖滾文青勝地表演。歌先作、團員後找,順勢發表debut《Turning On》,失真卻真摯的宅錄風完全鎖定Lo-Fi迷,原本在大學主修薩克斯風的Dylan也毅然決然休學跳入Indie圈,專心做個全職音樂人跑巡迴,並加入名廠Carpark發表同名專輯,一路從宅錄的地下室爬到專業錄音間,但一貫的失真美學未曾更改,從一人樂隊實驗到完整樂團編制,Dylan是個稱職的melody maker,不斷重複的洗腦副歌是他的拿手好戲,可他從那不寫那些無病呻吟的二三事,透過Noise Pop、Lo-Fi與Garage Rock的直截態度,加上有點害羞的呢喃唱腔,說起魯蛇世代的迷惘特別令人動容,透過紮實悅耳的低傳真龐克訴說著更多言之有物的憤怒與無以名狀的自省。

主圖

2015年他們與另一團Lo-Fi勁旅Wavves合作《No Life For Me》,像是總結性地把低傳真噪音玩得爽快,新專輯《Life Without Sound》則帶來了全新丰采,歌曲旋律可說是來到歷年最悅耳,vocal也推得比以往都要來的前面,不再隱藏在音牆底下(Dylan曾表示他非常害怕唱歌這件事),延續了2014年那張《Here And Nowhere Else》聽起來有點像Green Day的朗朗上口,作品畫面與編曲條理比起過去清晰許多,雖擁有較為主流的輪廓,情緒鋪陳的起伏與成熟卻更勝以往。

Cloud Nothings《Life Without Sound》,映象唱片發行。

Cloud Nothings《Life Without Sound》,映象唱片發行。

Cloud Nothings每張專輯從來不超過40分鐘,《Life Without Sound》亦同,9首歌從開頭的憂鬱到結尾的憤怒一氣呵成,開場曲〈Up To The Surface〉用清澈的鍵盤作開場,對樂團來說是個全新體驗,憂傷的旋律層層舖疊,作出類英式搖滾的氣場,結尾處情緒刻意低沉;承接而來的〈Things Are Right With You〉與〈Internal World〉用愉快表現反差慘情;〈Darkened Rings〉的生猛好似Iggy Pop的狠勁;〈Enter Entirely〉和〈Modern Act〉亦有Weezer的風馳電擎;結尾〈Realize My Fate〉在歇斯底里的嘶吼下譜成黑暗詩篇,帶來前所未有的轉折。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版本的世紀,我希望這張專輯是鼓舞人心的。」Dylan如是說,透過原始而粗糙的音符表現最直接的溫度,持續為這個世代的寂寞與焦慮發聲,讓擁有共同哀愁的人兒們有個得以獲得共鳴的出口。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38期2月份


 

來聽聽〈Modern Act〉,是不是有種Weezer的爽朗氣息?

 

質問自己與世界的〈Internal World〉,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可以一起撐過來。

 

來回顧一下舊歌吧!十足躁鬱的〈Psychic Trauma〉,毫不做作的Indie龐克本色。

 

〈I’m Not Part Of Me〉,永遠都不要忘記年輕時的童稚與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