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很多人眼中的藝術衍生品,就是博物館藝術商店販賣的貴桑桑明信片,但近年透過藝術跨界合作,讓這些藝術衍生品不再只是廉價而唾手可得的商品…

Text by 張世文       Images:courtesy of 台北101、國立故宮博物院

去年10月5日,在台北101有一場別開生面的展覽開幕,不同於以往的精品發表會,這場藝術感十足、又帶著隱隱陳年酒香的開幕式,可說是十足的開幕「酒」會,因為這一場展覽的主角不是別人,而是202支馬祖酒廠於1977年釀造的陳年極品高粱。

台北101這次與台華窯及馬祖酒廠合作,邀請鄭善禧、戚維義、洪仲毅、蕭進興、高義瑝、張進勇、郭柏州與黃霜如等8位台灣藝術家親筆彩繪的「韻藏陳年極品高粱酒」,可以說是結合了傳統窯燒、釀酒的工藝與台灣當代藝術。這202瓶酒因為獨一無二的「長相」還沒上市就成搶手貨,售價101萬的15公升高粱酒一下子就已被人預定,甚至像是高知名度畫家鄭善禧的作品更是銷售一空,讓人驚訝的發現,這類「跨界合作」藝術品的確不意外地受到人們的青睞。

藝術品的魅力延伸到與產業的合作,力量當然更不可小覷。資深拍賣官陸潔民就說,像這次台北101展出的藝術高粱酒,可以說藝術跨界的最佳案例,「包括工藝與藝術本身,加上高粱酒陳年的的價值,可以說是整合了台灣文化中眾多美好形象的跨界藝術品。」繪畫、陶瓷加上陳釀,成為一種來自生活,卻更超越生活的藝品,其實有她獨特的魅力存在。

 獨特的存在

跨界合作的藝術品,的確已經成為藝術市場中一種有趣的存在。這種被稱為「廣義」的藝術衍生品受到人們關注的原因,最早是從藝術品的獨一無二的珍貴性而來。早期的藝術衍生品,大多是由收藏藝術品的博物館所設計出來的。由於藝術家的藝術品通常就只有那一件,即便是版畫這類易於重製的作品,在註記上編號、銷毀原版後,她也成為那有限數量中的「獨一無二」,所以如果不只一個人喜歡她的話,只剩下競標一途,於是當藝術品在僧多粥少的競爭環境下,價位自然水漲船高。就像現在台灣的房價一樣,如果你買不起,那也只能另尋其他目標,但如果你還是非常非常想要她,一是買她的「山寨貨」──也就是複製藝術品,但品質好的複製藝術品價格也十分高昂,此時就只能選擇另一途徑──大量製造的藝術衍生品。

藝術衍生品也稱博物館藝術商品,就是說由藝術品原作發想,經由再創作而不同於於原作本身的商品。藝術衍生品的概念,最早從歐洲博物館商店環境中而來,是伴隨博物館系統零售業的發展而被大眾所知的產品,甚至在西方國家,藝術衍生品專指進入博物館系統零售的商品。

藝術衍生品也稱博物館藝術商品,就是說由藝術品原作發想,經由再創作而不同於於原作本身的商品。藝術衍生品的概念,最早從歐洲博物館商店環境中而來,是伴隨博物館系統零售業的發展而被大眾所知的產品,甚至在西方國家,藝術衍生品專指進入博物館系統零售的商品。

2013年故宮推出的創意紙膠帶「朕知道了」,就是最好的例子。2004年起,故宮與設計業合作推出「Old is New」計畫,開始了台灣時尚化的藝術衍生品的發展,尤其是其與義大利設計家飾品牌Alessi合作的The Chin Family系列,更是受到關注,全世界各地只要有Alessi的專櫃,你就會看到從乾隆畫像發想而來、丹鳳眼的Mr. Chin向你微笑,不但引發了一系列的「東方熱」家飾,也成為另類的台灣文化外交。此後故宮發展出一系列不同的創意商品,也創造了其不小的商機,據了解光是2014年故宮藝術衍生品的收入就高達9億元,藝術衍生品的魅力可見一斑。

不只是商品

至於跨界藝術品,則可以說是另一類的藝術衍生品。這類作品雖然相較於傳統藝術衍生品價值高昂,但仍可以以「商品」的角色來進行觀察。藝術品市場通常有兩條路線:一條透過畫廊或拍賣市場向外銷售原創作品,另一條則經由各種藝術商店對外銷售藝術衍生品,前者主要針對的是「收藏」的需要,後者則使藝術品進入大眾消費,而我們現在講的跨界藝術品,則夾在兩者之間。早期的跨界藝術品多是希望透過藝術的價值「加持」商品,讓商品可以更有文化風格來提升其「品味」,但現在的跨界藝術品則是「兩強相乘」,透過跨界的「趣味性」來擴張其影響層面,因為各類藝術品雖然在其領域的確有其影響力,但出了這「界」恐怕就變得名不見經傳,跨界合作則可覆蓋到原來藝術領域的界限之外,如此加成效果不但讓跨界藝術品更有價值,也讓藝術家走入不同領域,尋找更多不同的可能性。

藝術衍生品對於博物館來說,是一種獨特的存在,尤其是與不同領域跨界合作的成果,讓藝術品被賦予新生命,也讓衍生品有更多的文化深度。(圖為故宮與Alessi合作的The Chin Family系列)

藝術衍生品對於博物館來說,是一種獨特的存在,尤其是與不同領域跨界合作的成果,讓藝術品被賦予新生命,也讓衍生品有更多的文化深度。(圖為故宮與Alessi合作的The Chin Family系列)

 

在國外,當代藝術與精品品牌的合作已有一段歷史,而且都引起了不小關注,像是Calvin Klein曾和義大利影像藝術家Fabrizio Plessi合作,製作店內節慶系列裝置藝術,或是Andy Whorl亦曾與Absolut合作繪製瓶身,並且在其創作的廣告上加上Absolut Warhol的標題;但這種藝術和品牌的跨界合作其實範圍更廣,像LV在創立初期就曾與Monet、Renior、Cezanne等印象派大師合作,到了八○年代末期更找來藝術家及設計師大玩跨界合作,推出絲巾產品,包括美國極限主義藝術家Sol Lewit、日本建築師磯崎新、法國裝置藝術家Arman等,有些藝術家甚至是因為這個合作案後,開始逐漸被受國際藝術界的矚目,更別說後期與村上隆合作、頗具爭議性的櫻桃包了,但這類跨界合作,的確也造成市場的關注,讓合作的各方收穫滿滿。

 

因此,跨界藝術品的價值,也就必須重新計算了。陸潔民說,一般而言跨界藝術品的價值計算,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拆解藝術品每個元件,然後計算其單獨價值後相加;但事實上當然沒有這麼簡單,跨界藝術品更重要的意義,還必須要加上她的「獨特性」價值,以前面說到的「韻藏陳年極品高粱酒」為例,好的酒、瓷器與畫作都不容易得到,相加起來取得難度又更高,「所以,『更為稀有』可說是這類藝術品最獨特的地方。」像鄭善禧的水墨作品在市場上已是高價,加上其年事已高新作愈來愈少,尤其是這類畫在瓷器上的作品,不但獨特,更因為製作過程難度更高所產生稀少性,其價格也被拉抬起來,「再加上好的瓷器工藝與好酒,整體的價值自然不同。」不過他也提醒,跨界藝術品的價值在於她的「完整性」,「所以如果你把裡面的酒喝掉,那個價值可能就會縮水了!」只能看著她流口水的「價值」,或許就是跨界藝術品最「幽默」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