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觀察手記

在台北市長柯文哲喊出「8年追上新加坡」的口號時,台灣與這個假想中競爭對手之間的差異也逐漸受到了人們的重視。然而看到新加坡在國際上展現強大經濟實力的同時,關於為何它能達到今日地位,以及它在發展中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卻少有人討論,在《幹嘛羨慕新加坡》一書中,我們得以從移居星國的台灣人角度來觀察這些令人好奇的問題。

 

Text by 廖子良 Images:courtesy of 時報出版、春天出版

 

位於台灣南方的新加坡,島國特性與華裔為主的人口都和台灣近似,再加上近數十年來快速的進步將其與台灣的差距逐間拉開,讓越來越多台灣人開始討論它建設發展是如何快速超前本國的。然而這類作品往往給人有些「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既視感,而一些過於複雜的文化研究也讓許多對此現象有興趣的讀者望之卻步,相對來說,用更生活化的經驗平衡探討兩國差異的著作並不多。而這點便是讓閱讀梁展嘉的作品時感到特別耳目一新的原因。

來自台灣的梁展嘉在美國完成學業後,於2004年與新加坡裔的妻子移居現今台灣政府與企業都十分嚮往的新加坡,在當地先後從事過華文教師與全職交易人的工作。但十年過後,卻考慮和妻子兒子一同搬回台灣,究竟在當地的生活他看到了什麼我們隔海觀望沒有注意到的呢?他以自身經驗為基礎,觀察新加坡在政治、教育、法令、bookm社群、種族方面的特點,與台灣數十年間的發展及現況相對照,以更輕鬆的的語調,用一般台灣讀者會感興趣的主題來介紹這個國家。

由作者最初以外地人對於新加坡的觀察看來,在一般國外媒體看到所謂「李光耀版本」的新加坡之外,大部分的人生活卻是和所謂的「花園城市」有些差距的。儘管超過80%的人都居住在公共住宅「組屋」當中,貧富問題仍可從地域性價格差異及私有住宅價位居高不下略窺一二。此外,談到教育制度(也是作者選擇回到台灣的主要原因),菁英集中、高度競爭的現象與其他亞洲國家相較也是相當明顯,儘管為人詬病的「小四分流」制度在2008年已被取消,但許多學校私底下在小一入學時就已進行能力分班,有10%~20%的兒童在6、7歲時就被貼標籤,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下,讓無法在傳統學科上發揮優勢的學生更容易失敗。

另一方面政府推動快速發展的方式,是在媒體規範、選舉制度、族群政策方面以法令上加以箝制,執政的人民行動黨透過制度操作讓民意機關及國內的反對聲音閉嘴,很難想像所謂「民主」的制度也能可以做到如此。舉例來說,報社的成立規範中規定在報社的股權結構中,加入了由政府控制的管理股,投票權是普通股的200倍,使報社的營運方針完全是政府說了算。而除了這樣的規範案例,讀者可以透過作者在校教學、購屋買房、工作求職、親友互動等經驗,對這些本地民眾不甚重視的社會背景有更深入的理解,與本國現況比較,以發展未來自我改進的方針。

 

artwrok無人勝利的司法辯論
日本推理小說名家東野圭吾的最新作品《空洞的十字架》,是探討近年來國內引起熱烈討論的死刑議題,而標題所指的便是當前法律制度對解決問題無能為力的現象。主角道正和妻子小夜子在愛女慘遭殺害後,就算終於等到讓兇手被判死刑,卻感到失去人生目標,也使兩人走上分手。但五年後再聽到小夜子消息時卻是被通知前妻也被殺了,而死因似乎並不單純……劇情中藉由不同人物的互動,及主角研究前妻生前的工作,反覆論證與探討各方觀點對於死刑存廢的看法,死刑之於加害者還有受害者家屬的意義為何。另外我認為值得一提的是,在簡短的故事中作者先後呈現了性質各異的不同案例,為故事中相對立的觀點提出不同的佐證,讓讀者能看到更加整體的情境,了解議題複雜性,而不是為讀者決定應該接受的說法,讓抱持各種不同意見的人在讀過後也許都能得到新的領悟。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3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