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聽說有種藥叫做popper可以讓性愛變得更美好。

Text by Stacey Woods Images: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Translation by 廖子良

Popper(台灣一般稱作rush)屬於一種叫做亞硝酸酯(alkyl nitrites)的化學成分,一般是用來治療心絞痛及肉類保存。它們在美國是被當作清潔劑合法販賣,用來清潔那些骯髒的磁頭,運送時被隱密地包裝著,上面不會寫著「Rush」、「Ram」、「Blue Boy」或是其他品牌名稱。這種藥物的作用包括血管及肛門舒張,提高心律,另外根據亞硝酸酯專家Ronald W. Wood表示,還能「使你的末端維管系統膨脹」。(如果你曾經讓你的末端維管系統膨脹過,你該知道他在說啥。)Wood也提到了「劇烈頭疼」還有會造成「巧克力棕色」血液的缺氧現象──有人告訴我那也是一種品牌名稱。Popper易爆炸,具可燃性,最糟的是,它效果只有大概一分鐘,所以你整晚都得用它。(我一年只會因為花粉症的關係用個幾次。)然而,在一種情況下popper是很重要的。「它們被那些需要肛交裡扮演受君的人經常使用並喜愛著,」G. Merrimen Landeau說道,他是一位熟悉popper生活型態的俱樂部公關。換句話說,如果某人對接受肛交有所顧慮的話,他會吸入popper來幫助自己「放鬆並享受性愛」。所以如果你懷疑自己可能需要很快地放鬆肛門的話,也許你可以看看和你玩的人有沒有。(編按:台灣目前非合法,僅特定線上情趣購物有販售。)

為什麼我太太達到高潮的時候看起來好像很痛苦?

噢,這不只是在高潮時,她現在看起來就如此。

其實不只是她會這樣。如果你多偷看她,你大概會了解你形容的那種痛苦表情其實很普通。「性和痛苦共用同樣的神經路徑,」神經科學家暨《高潮的科學》一書共同作者Barry R. Komisaruk說道,「但在腦內的某一處它們產生了分歧。」科學目前還不確定是它的位置或原因,但據說在那的都是好野人。有人可能會猜想,高潮像是快樂披著痛苦的外衣,在門禁森嚴的神經社區中佔據了某個昂貴的地段。別問我們為什麼,但我們知道的是,在高潮時疼痛感會減低,這種機制如果時間計算精確的話可能會很有用。但目前來說,我們必須把痛苦對決快樂的判決延期:我們把快樂判給了高潮,而痛苦還是保有對臉部肌肉的控制權。如果那對你造成困擾的話你可以別過頭去,如果你覺得有需要的話也可以在自己高潮時繼續微笑。

 

其他話題

為什麼看著太陽會讓我打噴嚏?你是生化人。請向最近的警局通報。

為什麼英國律師都戴假髮?我把這種行為稱作國家規定的cosplay。

我應該把收據保留多久?直到它們完全褪色,你就能在上面寫自己的商店和金額。

 

本月性事

電影方面

在電影《愛的萬物論》中,患有漸凍人症(ALS)的宇宙學家史蒂芬.霍金(艾迪.瑞德曼飾演)在一位護士的幫助下享受了《閣樓》雜誌。

森林裡

交配與狩獵季節的重疊讓秋季末成了對當鹿兒最棒也是最糟的時節。

在咖啡館

混和蜂蜜、可可、瑪卡(maca)、肉桂和椰奶可以做出傳說中的催情飲料──「性愛咖啡」。

本月BODY

在電影《老闆不是人2》中,珍妮佛.安妮斯頓的出口成髒。

【完整內容請見2014年1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