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最近經過台北君悅酒店的大廳,可能會發現君悅聘請了新的保全,而且…還是個高大的老外!這老外保全相當敬業地站在那邊一動也不動,仔仔細細地觀察著往來於大廳的顧客們……

C

你在看我嗎?你可以靠近一點…

這時有人或許會不滿,為什麼一個台灣的飯店要聘請外來的保全作維安工作,難道外來的和尚會唸經,外國的保全比較威嗎?還是國際飯店就要請外國保全,那台灣的勞工權益不是就被排擠了嗎?

好了,如果就是這樣的事,恐怕也不是一件大事(即便是排擠本地勞工的議題,也該是賴中強該管的,不干本人的事),既然我會拿出來說說,代表這件事並不只有這麼簡單。其實只要注意一下就會發現,當你早上看的時候,這位老外保全就托著腮,彷彿若有所思地站在那裡;到了下午,你還會看到他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地托著腮……這並非是該保全定力深厚,也不是台北君悅酒店虐待外勞,事實上,「他」根本就不是保全,甚至他也根本就不是個老外,而是一件藝術品……

這件作品的名稱就叫「站崗(Standing Guard)」,這位名叫Charlie的藝術品,是專精於超寫實雕塑藝術家Marc Sijan的作品。來自密爾瓦基的他,受到米開朗基羅的影響,投入了超過35年的時間,運用玻璃纖維、矽膠、樹脂等材質創造出栩栩如生、令人難以置信的逼真作品,忠實呈現人體肌膚紋理、血管筋脈、毛髮指甲等極端細節,精確完美反應角色情緒的姿態與表情,給予觀賞者無庸置疑的真實震撼感受。

B

保全的皮膚、肌理及血管完全可見,跟真人沒有太多差別。

這套Standing Guard系列,可說是Marc Sijan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全球許多博物館皆曾展出不同型態的版本,有正經、有懶散,如果不仔細看,真的會以為有一個人就靜靜地站在那裡。

Standing Guard描繪了Marc對於超現實主義的詮釋 ,表彰社會中經常被忽略的族群所展現出的樸實之美。身為藍領階級的警衛臉上的表情,除了展現出自信外帶有一絲脆弱,彷彿知道他正在被人注目著,而感到愉悅並有些不好意思。作者以真人翻模,再使用放大鏡進行母模內側細部雕塑,完成後再使用樹脂翻模並修飾,栩栩如生的外觀色澤則是透過25層的油性顏料,耗費約6個月的時間完成。

D

Art其實很敬業,一直都坐在這裡,所以千萬別以為他很懶散而投訴他喲!

Standing Guard受到關注,其實是因為一件「投訴」事件而造成的。由於Marc出身密爾瓦基,密爾瓦基的NBA球隊公鹿隊(Milwaukee Bucks)老板Herb Kohl收藏了一尊由其製作的懶散警衛造型的作品,並將它放在球隊訓練中心的入口。據說一次Michael Jordan領軍的芝加哥公牛隊進城比賽,Jordan前往練習中心練球時,就因為這位名為Art的「警衛」不但沒有跟他打招呼,問問題也不回話而大怒,向球場管理階層投訴「你們的警衛非常懶散傲慢。」

由於從頭到尾並未發現Art並不是真人,此事經由媒體曝光後,讓Marc的作品知名度大增;而NBA波士頓塞爾蒂克隊前球星Antoine Walker亦曾被隊友惡整,隊友告訴他說Art的孩子是Walker的球迷,想要索取簽名,於是Walker就興沖沖的去跟Art交談,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發現Art並不是真的警衛。這些軼事到處流傳,到現在仍有許多遊客會刻意前往訓練中心,特別跟Art合照一張。

所以,下次到台北君悅見到這位保全大哥Charlie,你可別嚇一跳了!人家可是很敬業地站在那裡,看看有沒有人會去跟他聊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