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正式開始訪談,在音樂圈被稱為「川哥」的陳鎮川,與在劇場界嶄露頭角、被暱稱為「蔡柏」的蔡柏璋就聊開了,但說起來大家可能不相信,其實他們倆卻是第一次見面。能聊得如此投機,主要還是川哥接受了個新的挑戰──舞台劇。問起這段契機,川哥笑說,他把舞台劇其實當成新的學習科目,他說一直以來,他就對劇場與舞台劇有濃厚興趣,這次接觸也把它當成不只是一般的交流,有點想要找到當初在學習時所遭遇到「解決困難」的熱情,「我其實滿享受這種感覺的。」他說,與其說是走出舒適圈,不如說是在找自己麻煩。

天生好奇

川哥說他19歲就進入演藝圈,隨時隨地在努力適應演藝圈的快速轉變,因為無法適應的話,該面對的事情就是失業,「你能想像現在的我還在寫《連環泡》的劇本嗎?」演藝圈環境的快速改變,只有因應轉變、創造轉變,才能創造出自己的價值;相較於川哥,蔡柏笑稱現在擁有多重身分的自己可說是「自找的」。就是因為好奇心太重,讓自己定不下來,加上劇場圈子小,每個成員都要「多工」使用,所以蔡柏從演到寫,然後「覺得別人好像看不懂我在寫什麼」而乾脆自己導,練就一身功夫。

笑說他們倆都是因為「天生好奇」而走入自己現在的領域,到現在才能擁有一片廣闊的天空,他們倒是異口同聲地認為,一切都是「愛玩」搞出來的,「這不是對表演有什麼使命感,一切都是為了興趣、好玩!」川哥跟蔡柏的創作都帶有「改變」與「創意」的特質,這正是他們一路「玩」到現在的最主要動力。

面對舞台劇,川哥說相較於蔡柏,自己只是站在「有熱情,但對自己的設定沒有任何期待」的位置,「我只要靜靜地站在旁邊,看著他們在舞台上表演的位置就可以了。」說自己是個對舞台劇「支援」、「支持」的角色,川哥說得謙虛「是個喜歡看舞台劇的人」,很希望能把自己手頭上可以找得到的資源提供出來,「擁有這樣的參與感,對我來說很重要。」

從遇到天使 到做別人的天使

說起支持,川哥說也是有貴人的幫助,才讓他現在能自由自在地做喜歡做的事情。時間回到1998年,川哥剛回到台灣進入TVBS G擔任節目製作,當時主管──人稱小燕姊的張小燕,竟然讓剛回來的他接手TVBS G第一次承辦的金曲獎,「我告訴小燕姊我不會做,小燕姊看看我,說了句『你會』,然後就拉起披肩走出會議室。」川哥說,雖然那句話聽起來好像很不負責任,但他知道他被支持了,「我知道,我後面有個瘋狂的人在挺著我。」小燕姊在電視台,可以說是川哥跟公司的橋樑跟檔箭牌,甚至作為他在慌亂時的心靈支柱,「當你知道被一個有Power的人信任,真的會讓人安心。」過了這麼多年,當回想起自己那段時間,川哥仍然對小燕姊充滿感恩,「她是我在那一段時間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心靈支撐。」

相較於川哥,蔡柏心目中的貴人,說起來自己都覺得有趣。他說除了把他帶進台南人劇團的呂柏伸老師外,另外很重要的一「大」部分,則是生活週遭的人與他自己的「信仰」。蔡柏自認是有信仰但不迷信的人,「應該說,從小我跟神的相處方式,就像面對朋友。」他小時候最常跟神祈雨,「不是我關心民生環境,而是避免我在體育課上出糗的手段。」蔡柏笑說,神好像跟他有些默契,而他也練就隨時與神「對話」的本事;在幾次人生轉變期,蔡柏也覺得似乎神有拉他一把,「不管是應驗我的需求或給我小小挑戰,我相信祂在冥冥中自有安排。」但他曾也面臨信仰崩毀的時期。那時在美國進修,想在美國再待段時間,於是問媽祖是否要再申請一個計畫,但雖然允杯連連,這次申請卻讓蔡柏鎩羽而歸,「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很恐怖的事,因為我是那麼地相信祂。」但後來理解,當時媽祖似乎是告訴他「你真的想要待在美國嗎?或許我在台灣會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笑說自己與神之間的關係更健康了,「祂幫我練就讓自己了解,如果這事我已決定要做就去做,不要再徬徨錯亂了。」

不管是川哥的小燕姊,或是蔡柏的媽祖,對他們倆來說,心靈支柱的確是生命中最大的貴人,也因為如此,自己才能夠願意隨時接觸新領域,並永遠保持好奇心的最佳狀態,「因為當你知道你後面有人挺,才有動力繼續向前。」川哥以自己為例,能遇到一個有勇氣、願意陪你賭一把的貴人,其實在某些層面上型塑了自己面對人生課題的態度,「我不敢說我能做別人生命中的天使,但我也願意用自己手頭上的資源,來幫助有熱情、想要做些不同想像的人。」「被相信」與「被感動」其實是一體兩面,而這些也是人生前進的動力,不管是完成自己的夢想,還是幫他人完成夢想,都會讓自己想要真心地全力以赴…

 

蔡柏璋 VS.陳鎮川(攝影:Morgan Lin)

蔡柏璋 VS.陳鎮川(攝影:Morgan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