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商務出差或是休閒旅遊,搭乘飛機出國或許已成為很多男人的生活型態。在天上飛久了,你是否早就對於機艙內的種種事物感到興趣缺缺?但為了讓你擁有舒適的旅程,航空公司在飛機上做了很多不一樣的想像,這次由Esquire慢慢告訴你⋯⋯

 

Text by 張世文 Photographs by 郭政彰 Illustrations by Shirley Lu Images:courtesy of 中華航空、十月設計

 

如果看過電影《型男飛行日記》,或許會對於劇中男主角到處飛來飛去的情節印象深刻。電影中男主角帶著登機箱到處遊走,從這個機場到那個機場,從這個機艙到那個機艙,在各處移動的人生中,「機艙」成為他生活中的主要場域之一。

當然,你或許並非如電影中男主角一般的「機艙重度使用者」,但不論是商務或旅遊,利用大小客機移動的機會,應該也是所在多有。不過,當你登機進入機艙時,你是否會對於座位上所有事物視之為理所當然?在搭乘的同時你是否會覺得「反正機艙就是這樣」,於是上機後就只忙著吃飯、睡覺,一直到飛機降落,然後頭也不回地邁出空橋?其實,機艙中除了讓你吃飯、睡覺(有時還上上廁所)外,為了讓你舒適地飛行,從環境設計到服務流程,都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小細節在其中,值得你去留心與注意;這些細節,設計師、機務人員與空服員在你登機前與乘坐時就已安排完成,下次登機時,你可以留意這些小細節,看看這些有趣的設計,為你的飛行添加了什麼不一樣的元素?

你登機前 他們在幹嘛?
很多年輕美眉小時候就立志當空姐,也有很多男人在長大之後立志「把」空姐,空服員的確是一個讓人覺得光鮮亮麗的工作,不過他/她們工作的複雜度不是你能夠想像的。當然,空服員並不是端端盤子、賣賣免稅品就結束了,工作中仍有很多小細節必須要處理,像是過去頭等艙或商務艙的餐食需要擺盤,這當然也成為空服員的工作,甚至各種疑難雜症,處理的第一線通通是空服員。

基本上空服員的工作型態可以說是「特殊形態工時」,在飛機上空服員等於是跟著飛機的航程工作,所以「工時」、「休息」與「假期」環環相扣,尤其是長程航線的空服員,工作型態可說是更加嚴峻。以台北飛洛杉磯的航線來說,台北至洛杉磯航線一般飛行時間為12小時(因天候與風向狀況可能延長),經濟艙空服員一組8人(另有商務艙7至8人)在起飛前2小時20分鐘報到,光是這一次航程,等於就是合計工作14小時20分鐘。在飛機起飛後,空服員在送完第一次餐、賣完免稅品後,8個人會分為兩組,一組4人,分別「休息」與「待命」各3個小時。扣掉這3個小時休息,工作時間大約是12小時左右,不過因為空服員飛行途中不可能下飛機,所以他/她也必須待在飛機的密閉空間中。

不過,不要以為飛機上的工作是在你登機之後才發生,在你進入機艙之時,空服員與地勤維修人員已經為你這班要起飛的客機,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為了經濟效用最大化,客機最好隨時都是在飛行勤務當中,所以常都是循著「整備→起飛→降落→整備」的流程,於是當飛機在前一班航班降落後,就開始著手新一班旅程的整備。

新一航班出發前4小時,地勤人員就已經在機場待命,當飛機一降落,地勤人員就開始進行機體的外部檢查,仔細審視飛機是否有任何外物損傷、組件鬆脫或油料洩漏,並協助地面勤務人員進行貨艙作業、補充飲用水、卸除水肥與清洗作業;當外部檢查完畢後,地勤人員與空服員即開始進行內部檢查,如客艙座椅、乘客視聽娛樂、廚房與廁所等的確認;接著到駕駛艙與飛航組員面對面再次進行簡報,檢查航路中系統異狀。最後在加油結束並完成安全檢查後,才開放乘客登機、放飛。

所以,當你在登機展開旅程時,看到這些空勤與地勤人員,要記得表示感謝之意,因為就在你舒適地坐在客機座位之前,他/她已經為你這一航程忙了大半天了!

在未來機艙中你會發現⋯⋯

space

 

多功能交誼空間

有些客機上會搭載類似小吧檯的地方,讓乘客在長
途飛行時社交聯誼。這樣的地方會是開放空間,讓
乘客不用侷限在狹窄的座椅上,一方面可以稍做伸
展,而吧檯上提供的飲料、點心或是資料,也可以
讓乘客對於將要抵達的國度先做了解。

 

 

kid

親子臥艙

飛機上有小孩,恐怕是搭飛機的乘客最害怕的事情
之一,因為小朋友的自制力較弱,在侷限而封閉的
環境中容易感受到恐懼。親子臥艙可以把一整排座
椅攤平,這樣的平台空間讓小孩無須久坐,夜間也
可以有一個比較舒適的睡眠環境。

 

 

 

 

tv

 

消失的機上娛樂設備

對時常坐飛機的人來說,座椅前的小螢幕彷彿是打發時間
的救星,不過一方面因為成本過高(一架飛機上的機上娛
樂設備恐怕要9,000台幣),另一方面隨著科技進步,這
樣的螢幕不但解析度不足,維修與重量更是航機的負擔;
隨著機上WiFi的逐漸普及,飛機製造商也開始淘汰這些設
施。所以,未來在你在飛機上睡覺時,應該不會再有干擾
你睡眠的螢幕光線了!

 

3.WIFI

機上WiFi

過去在飛機上因為飛安關係,是完全禁止使用行動
電話及電器產品的,但隨著科技的逐漸進步,飛機
上安全的行動通訊也成為可能。透過機上WiFi的設
置,你可以在飛行模式下使用行動電話、平板與筆
電,讓你充分享受這些行動裝置所帶來的便利,當
然也讓空中移動的過程不再那麼無聊。

 

 

 

舒適的飛行 從設計開始
講完了服務,再來談談機艙,當然,最基本的就是空間規劃。飛機上能大幅改動的部分並不多,由於在乘坐經濟性的考量,必須在固定的空間內塞入最多的座位,最好能到人類或運用空間的極限才是王道,所以從機艙的設計開始,就是最直接的挑戰。設計飛機內裝的設計師說,在這個極限中如果你拿掉任何一個座位,航空公司都會爭上半天,因為座位就是資源,但長途飛行必須考量舒適度的問題,所以如何在有限空間內進行完整的規劃,兼顧空間經濟與舒適性的問題,可說是最考驗設計師的地方。

從舒適度出發,設計師再向上堆疊更多的附加價值,包括視覺的美學、燈光、音樂,甚至是嗅覺的體會,都是其中的焦點。所以,飛機機艙的空間必須被賦予「多功能」的想像,也就是說同一個空間設施在不同的時、地之下,它可以用於各種不同的目的。在飛機上做設計,必須要珍惜空間、想像它的變化;此外,在一個封閉的空間當中,人的五感會變得敏銳,所以可能會因為旁邊一個嬰兒的哭泣就影響整個旅程,或是因為當乘客座位前方有一個廁所,會讓她隨時感受乘客的走動,甚至使用設施時對其他乘客的干擾,都必須思考。

如何在一個有限的空間中做出無限的想像,機艙是很好的場域,所以登機時,你可以看看設計師的巧思,如何讓你這一次的移動行程變得更有趣。

設計師的飛行想像
對於在天空移動的想像,落實在機艙設計上,其實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這一次,Esquire邀請了為華航設計777-300客機的建築師陳瑞憲,談談他對飛行的想像,並如何落實成為設計。

對我來說,飛行其實是一個過程,比如說你到每一個目的地,你都會對這個地方產生新的期待,也帶著某些的徬徨與不安,更有點想要一探究竟,想要知道這個地方是不是合乎你的想像。

當機艙開門的那一剎那,如果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你可能連那個地方的空氣都很熟悉,但如果是你沒有去過的地方,你可能必須透過移動的過程來提供想像;尤其是飛行器,很多時候都已開始在給你暗示,當你踏上不同航空公司飛行器的同時,就開始幫你「預習」所要前往的地方。所以我覺得靠著飛機裡的點點滴滴,來告訴你接下來要去的地方,這對我來說是有趣的事情。

_CI_9832比如說我第一次從尼泊爾轉往印度,一上飛機的時候,這家航空公司的空姐不問你要不要喝甚麼飲料,第一句話就問你要不要換美金,這就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雖然在旅程裡,你在這個機艙中的時間長短不一,但其中發生的事情會不由得你不去跟要前往的國家,做一個很親密接觸的連結。

也因此,設計一個飛機的機艙,當然與設計建築或其他空間有所不同。比如說你如果要去住一間旅館,你恐怕會在意房間看出去的view如何;對我來說,我自己坐飛機的時候一定選窗邊,因為我喜歡看窗外雲影的變化,不同的天氣,外面天空雲的變化是不一樣的,所以我覺得在機艙設計的時候,「鄰座」所發生的事情或你接觸看到的景像,都與你的旅程有所連結。因此很多飛行的老鳥都會有自己鍾意的位子,因為這是你探索的一個方法。

所以在飛機上做設計,你必須要去珍惜這些有限的空間,用不同的模式去想像空間的變化,要在有限的空間中,給人家不一樣的想法,或讓人去體驗完全沒有體驗過的事情。我覺得必須要解決「搭飛機很無聊」這件事,飛行應該可以有再多一點點想法。所以我們設計了一個「交誼空間」,讓你在沒有事的時候,可以跟你的同行者或剛認識的朋友輕鬆互動,不管是氛圍或是文化的主題,所以就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呈現了水郵山驛的想像。而在吧台上,也可以選擇具有台灣特色的茶品與點心,甚至擺放敘述台灣文化的書籍,這些是在進入台灣之前的一種「文化預習」。

我也很重視空間與人的互動,比如說過去在飛機上因為要調整時差,所以我們會透過燈光的亮滅,提醒乘客是該睡覺還是起床。飛機要降落前3小時,會把你叫醒吃早餐,不過那受到的待遇就像是在軍隊中一般,非常的殘忍;這次我們在燈光上做了一個設計,讓起床前20分鐘燈就會慢慢點亮。人會因為慢慢升起的天光而逐漸甦醒,我們就模擬它讓燈光從幽微慢慢變化,所以如果有人醒來比較早,你可能會看到機艙中日出的想像,這個設計是讓我覺得很貼心的體驗。

我們在飛機上設計了很多小驚喜,例如說我在吧台上放了兩首詩句,那是非常感性的東西,因為我們把它做得非常低調,如果在燈光比較昏暗的環境下是看不到那首詩的,你可能會在搭了很多次之後,在某個特殊的情境之下,不小心發現這些東西,所以你會知道「原來這裡有這樣的小玩意兒!」這算是一些設計出來的小小驚喜;飛機上有十個驚喜,不過我不會告訴你,因為這是要你自己去發現。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4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