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人們都習慣於走在同一條準繩裡,似乎走出那條線,就會萬劫不復;但 有的時候,如果你願意試著用不同的角度思考,走出既定的遊戲規則,你可能會邁向完全不同的道路。 這一次,Esquire帶你看看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們,他們在做什麼、怎麼做,又改變了什麼……

Text by 張世文、郭璈 Photographs by 黃少柔、林鼎皓 Images:courtesy of 誠品行旅、果子電影

這是一個有秩序的社會,人人都隨著秩序的準繩,一個接一個地行走;因為遊戲規則就在那裡,只要正常照著走,通常就不會有錯。但這樣的作法因為沒有「大破」,所以也很難「大立」,除非你願意不順著遊戲規則走,甚至改變遊戲規則。

順著遊戲規則走,沒有不好,這也是這麼多年來老師與父母教導我們的。但在現今競爭越趨激烈的環境下,模式的運作如同知識的產生,如果只依循過去的模式,將不會持續地發現及挖掘出各種創新想像,對於發展中的人與社會,都是停滯。只有跳脫既有的思維與運作,善用「聯想」才能產生新的能量。改變遊戲規則,就是創新。

改變遊戲規則的人,不會因為「做得更多」或「做得更好」而自滿,他更多的精力會專注於「做得不同」;要能做得不同,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必須眼光大而遠,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更專注於深入了解、聆聽、分析他的受眾,然後「問出對的問題」,才會找到對的答案,遊戲規則由問問題的人來定義。

看得廣、看得深,才會有顛覆性的想法,進而「做得不同」;改變遊戲規則的人而不會為了「做得更多」,而整天忙得半死,但到頭來只是在過時的模式上,替快要死的馬一直做人工呼吸。

台灣擅長把事情「做得更好」,所以我們有世界一流的代工業,但台灣更需要能夠「做得不同」,不受既有信念框限,不斷嘗試新體驗與構想,讓更多的顛覆式創新走進我們的社會中。

這一次,我們邀請了幾位可以被認為是「改變遊戲規則的人」,看看他們想了什麼、問了什麼、看了什麼、做了什麼,從而又改變了什麼?

 

吳明都 誠品行旅總經理 誠品餐飲事業群總經理 1982年加入誠品,負責餐旅事業的經營,在他手上曾成立誠品酒窖、零售事業部,更因推廣葡萄酒成績卓著,獲法國頒發「傑出貢獻騎士」;2015年接手誠品行旅,更落實他「結合生活、藝術、品味實踐家」的經營理念。

吳明都 誠品行旅總經理 誠品餐飲事業群總經理 1982年加入誠品,負責餐旅事業的經營,在他手上曾成立誠品酒窖、零售事業部,更因推廣葡萄酒成績卓著,獲法國頒發「傑出貢獻騎士」;2015年接手誠品行旅,更落實他「結合生活、藝術、品味實踐家」的經營理念。

誠品 連結城市的閱讀風景

「2008年富邦集團邀請誠品進駐松山文創園區,吳先生走進我的房間,他告訴我,他覺得這個提案少了什麼,『應該在這裡蓋一個旅館』,我心裡既震驚又疑惑,當時這地方還不算一個商圈,像是啞鈴的中間,被信義和忠孝東路商圈兩端夾擊,這已是挑戰,還要蓋旅館,我只能無言來傳達抗議,那天晚上我皺著眉頭,看著他自言自語走出去……」問起誠品為什麼要開旅館,誠品集團副董事長吳旻潔談到誠品行旅初始,自己的父親、誠品集團董事長吳清友說想蓋旅館時,她當時心中沒有說出來的疑慮。

2015年的3月6日,距離這段父女「對話」的7年後,座落在松山文創園區的誠品行旅開幕了。說一句實在話,對於誠品要開旅館這件事,不只是在記者會現場的人充滿疑問,恐怕也是很多人的疑問,但誠品,真的就搞了個旅館出來;同樣的,26年前,誠品也以一家定位為「人文藝術」的書店,矗立於仁愛圓環旁。當初幫誠品書店設計空間的建築師陳瑞憲笑說,誠品的確改變了大家對書店的想像,「過去你進誠品如果不穿得整齊一點,會覺得有點丟臉;但現在不一樣了,你即使穿個拖鞋進去,在書櫃間晃晃也覺得很自然,因為書店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26年來,誠品的確改變了人們對書店、人文與藝術的想像。

不只有賣書 賣的是生活

「誠品,從來沒有把自己視作為單純賣書的書店。」誠品行旅總經理吳明都說,從1989年在仁愛圓環旁的第一家誠品書店成立開始,便想落實將人文、藝術、創意融入生活的理念,「我們在有限的空間裡開闢誠品畫廊,呼應善愛美與終身學習主張。」誠品以閱讀為核心,試圖建構一個專業而有獨特品味,以及文化創意活動平台的整合經營能力與創新經營模式,事業範疇從「書」開展,轉換至生活所有面向,從書店、通路、畫廊、展演、餐旅、生活品牌、網路、物流,甚至走進住宅、旅館等,「這是一個以文化活動為基底的複合式文創平台,所做出的積極動作。」

只要說起書店,創辦人吳清友總說他「不懂這個行業」,一直累積到稍微懂的時候,已經賠錢賠了15年,「所以誠品走到今天,我心裡其實有很大的感觸。就是你看到實體書店這個產業是在沒落的,但是回到原創的初心,你又明白,生命裡閱讀是不能失落的。」接受訪問時,吳清友總是這麼說,而吳旻潔總在旁邊搖頭,一副「你又來了」的神情;但吳清友仍然總是很認真地再次告訴大家:「我希望人最好具備人文、藝術與創意,這也是誠品26年一路走來的初衷。」

走進誠品行旅,你也可以看到同樣的景致。進入強調「以書香迎賓」的大廳──The Lounge,大面書牆上共有超過5,000本的美術、建築、音樂、舞蹈、戲劇、攝影、電影、美學以及多元文學書籍;14樓的「人文套房」,每間房間都有一面書櫃,住客可以自由取閱其中書籍,「誠品大廳,會成為所有旅客的閱讀空間。」吳明都笑著這麼說。問起對於誠品這個品牌的想像,吳明都說,誠品作為一個品牌的存在,是要關注、關照對社會、產業、文化、城市,還有對市民的價值,城市最珍貴的資產是市民,而市民最重要的素養是心靈品質,也就是人文、藝術、創意能融入生活的心靈品質,「所以,我們認為誠品應該成為城市居民的集體創作;是城市的表情,也是生活文化的地標。」他說,誠品等於是一個平台,是一個連結城市生活的集散中心。

「旅行是一種自我探索、也是體驗生命、更是交織感動的歷程。」吳明都笑說,透過旅程,希望讓誠品行旅變為城市歷史的一部分,成為結合藝術生活無限可能的地方,「讓旅人在天地、四季、歷史與人文融合的環境中,交流心靈感動,與自己也與世界對話,豐潤生命的從容探索。」從誠品書店、誠品生活到誠品行旅,吳明都說,誠品自我期許不僅是提供閱讀的場域,亦是傳達溫度與故事的地方,成為華人社會的文化心靈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