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人們都習慣於走在同一條準繩裡,似乎走出那條線,就會萬劫不復;但 有的時候,如果你願意試著用不同的角度思考,走出既定的遊戲規則,你可能會邁向完全不同的道路。 這一次,Esquire帶你看看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們,他們在做什麼、怎麼做,又改變了什麼……

Text by 張世文、郭璈 Photographs by 黃少柔、林鼎皓 Images:courtesy of 誠品行旅、果子電影

這是一個有秩序的社會,人人都隨著秩序的準繩,一個接一個地行走;因為遊戲規則就在那裡,只要正常照著走,通常就不會有錯。但這樣的作法因為沒有「大破」,所以也很難「大立」,除非你願意不順著遊戲規則走,甚至改變遊戲規則。

順著遊戲規則走,沒有不好,這也是這麼多年來老師與父母教導我們的。但在現今競爭越趨激烈的環境下,模式的運作如同知識的產生,如果只依循過去的模式,將不會持續地發現及挖掘出各種創新想像,對於發展中的人與社會,都是停滯。只有跳脫既有的思維與運作,善用「聯想」才能產生新的能量。改變遊戲規則,就是創新。

改變遊戲規則的人,不會因為「做得更多」或「做得更好」而自滿,他更多的精力會專注於「做得不同」;要能做得不同,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必須眼光大而遠,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更專注於深入了解、聆聽、分析他的受眾,然後「問出對的問題」,才會找到對的答案,遊戲規則由問問題的人來定義。

看得廣、看得深,才會有顛覆性的想法,進而「做得不同」;改變遊戲規則的人而不會為了「做得更多」,而整天忙得半死,但到頭來只是在過時的模式上,替快要死的馬一直做人工呼吸。

台灣擅長把事情「做得更好」,所以我們有世界一流的代工業,但台灣更需要能夠「做得不同」,不受既有信念框限,不斷嘗試新體驗與構想,讓更多的顛覆式創新走進我們的社會中。

這一次,我們邀請了幾位可以被認為是「改變遊戲規則的人」,看看他們想了什麼、問了什麼、看了什麼、做了什麼,從而又改變了什麼?

 

閻家驊 台灣籃壇的傳奇怪傑,從未入選國手、也未曾打過甲組賽事、更未經嫡系教練養成,卻能自組多支甲組球隊,並培養出多位知名國手,現任SBL台灣啤酒籃球隊總教練,也是現今SBL最多勝紀錄總教練,著有《咱們後段班:勇敢走出不一樣的人生路》一書。

閻家驊 台灣籃壇的傳奇怪傑,從未入選國手、也未曾打過甲組賽事、更未經嫡系教練養成,卻能自組多支甲組球隊,並培養出多位知名國手,現任SBL台灣啤酒籃球隊總教練,也是現今SBL最多勝紀錄總教練,著有《咱們後段班:勇敢走出不一樣的人生路》一書。

閻家驊 以人為本的戰術

他從未入選國手,也非嫡系教練子弟兵,卻能培育多名籃壇國手;從未打過甲組賽事,卻能將一支瀕臨解散的球隊起死回生,變成蟬聯冠軍的勁旅;他行事作風備受爭議、直言不諱,強勢挑戰僵化判決與裁判水平,他是閻家驊,現任台灣啤酒籃球隊總教練,更是近代台灣籃壇的傳奇怪傑。熟識他的人,習慣稱他叫閻總或閻哥,自2003年執掌台啤兵符的那一刻起,他的存在,就像是對台灣體壇的舊有思想投下一枚震撼彈。

常見電視上的閻總,總是眉頭深鎖、深思熟慮,私下的他倒是非常親切,甚至面對攝影師時還有些靦腆,和電視轉播中那種運籌帷幄、氣勢非凡的霸氣似乎有些迥異。從學生時代便接觸籃球的閻總,喜歡打籃球的那份熱忱在退伍出社會後依然不變,平時一有空,就會去球場找人鬥牛,球打著打著,也認識不少朋友,其中幾位更是當年叱吒風雲的飛駝籃球隊球員,才開始對於所謂的甲組有所接觸。爾後在因緣際會下,也籌組了一支甲組球隊。閻總回憶當年,坦承當初本有點玩票性質,經費也比別的球隊少,但成績卻越打越好,也漸漸開啟了往後擔任球團領隊的契機,先後曾任台北市區運籃球隊、宏福籃球隊和九太籃球隊領隊。

當年,台灣菸酒公司欲解散球隊之際,在輿論壓力下試圖重建球隊,閻哥也因此被推薦接手,台啤重啟的那段日子,閻總擔任其領隊,他大刀闊斧,展現強勢手腕,將球員與教練團全面大換血,對他來說,能接下這支球隊,他十分有信心。「第二年,我轉總教練,才有些質疑的聲浪出現,大家會覺得說,管理階層跟教練還是有些差距,但其實我自己很清楚,在籃球場上,很多狀況其實就是反應果決的快慢和機智的應變,我非常有把握妥善應用我的球員。我對於籃球的情感其實很直接,上場比賽,就是要打場好球就對了。」

以球員為本 帶兵帶心

精於解讀球賽的閻總,草根性的帶兵風格與其他球團教練截然不同,「我非常信任我的球員腦筋和基本動作,先因為球員能有所發揮,而後才去想戰場上的戰術。」閻總認為,現在多數球隊往往事先設計戰術、再讓球員配合該戰術去打球,但他覺得,這樣的作法未免本末倒置,「我的作法是回歸每位球員本身,先找出我的球員的特質,再從這些特質去歸納戰術。」

他笑說,現在年輕人都很有想法,自己也要常保年輕心態,「球員要為你打球,彼此不能有代溝呀!我都告訴自己,要去了解年輕人所喜歡的東西,保持話題,我們才可以一起完成很多事。每個人個性都不同,心理因素或外在考量,都很有可能影響這位球員在場上的表現,這些都是我要去深入了解的部分。」

從面臨解散到重組,從重新振作到蟬聯冠軍,這些年來,台啤內部經歷過幾次的改朝換代,尤其在第6、7年的時候,明星球員的出走、年輕新血的加入,每一次對閻總來說都是一個困難的挑戰,但他總是慧眼識英雄,大膽採用年輕球員。身為總教練,閻家驊總是能夠維持戰力,「能把台灣啤酒籃球隊帶到這個成績,讓台啤在這個世紀的台灣籃壇佔有一席之地,我覺得很欣慰、也很滿意,不管是戰力、競爭意識、還是球員本身的素質與努力,我們講──『態度』,一個球隊的精神與戰力,我相信是可以傳承的,我們一直在執行,而且,我覺得做得還不錯。」

SBL元年起掀起的風潮,就是因為台啤的崛起而廣受大家注目,身為SBL唯一一位執掌超過10年的總教練,閻總自是看盡朝代更迭,「所幸其實現在經營一個球隊,成本說真的並不是太高,大家也都還能支撐,那這就有賴球團老闆、訓練人員、以及球員本身都需要努力,讓SBL能真正代表台灣籃球的最高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