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人們都習慣於走在同一條準繩裡,似乎走出那條線,就會萬劫不復;但 有的時候,如果你願意試著用不同的角度思考,走出既定的遊戲規則,你可能會邁向完全不同的道路。 這一次,Esquire帶你看看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們,他們在做什麼、怎麼做,又改變了什麼……

Text by 張世文、郭璈 Photographs by 黃少柔、林鼎皓 Images:courtesy of 誠品行旅、果子電影

這是一個有秩序的社會,人人都隨著秩序的準繩,一個接一個地行走;因為遊戲規則就在那裡,只要正常照著走,通常就不會有錯。但這樣的作法因為沒有「大破」,所以也很難「大立」,除非你願意不順著遊戲規則走,甚至改變遊戲規則。

順著遊戲規則走,沒有不好,這也是這麼多年來老師與父母教導我們的。但在現今競爭越趨激烈的環境下,模式的運作如同知識的產生,如果只依循過去的模式,將不會持續地發現及挖掘出各種創新想像,對於發展中的人與社會,都是停滯。只有跳脫既有的思維與運作,善用「聯想」才能產生新的能量。改變遊戲規則,就是創新。

改變遊戲規則的人,不會因為「做得更多」或「做得更好」而自滿,他更多的精力會專注於「做得不同」;要能做得不同,改變遊戲規則的人必須眼光大而遠,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更專注於深入了解、聆聽、分析他的受眾,然後「問出對的問題」,才會找到對的答案,遊戲規則由問問題的人來定義。

看得廣、看得深,才會有顛覆性的想法,進而「做得不同」;改變遊戲規則的人而不會為了「做得更多」,而整天忙得半死,但到頭來只是在過時的模式上,替快要死的馬一直做人工呼吸。

台灣擅長把事情「做得更好」,所以我們有世界一流的代工業,但台灣更需要能夠「做得不同」,不受既有信念框限,不斷嘗試新體驗與構想,讓更多的顛覆式創新走進我們的社會中。

這一次,我們邀請了幾位可以被認為是「改變遊戲規則的人」,看看他們想了什麼、問了什麼、看了什麼、做了什麼,從而又改變了什麼?

鄭光廷 FlyingV執行長 從小在美國長大,大學專攻電腦。2003年因工作搬回台灣定居,2011年7月與林弘全共同創辦FlyingV,經幾年的蓬勃發展,他也成為台灣群眾募資的最佳代言人。

鄭光廷 FlyingV執行長 從小在美國長大,大學專攻電腦。2003年因工作搬回台灣定居,2011年7月與林弘全共同創辦FlyingV,經幾年的蓬勃發展,他也成為台灣群眾募資的最佳代言人。

FlyingV 自己的夢想,大家挺

去年3月24日早上9點,一群完全不認識的人在網站上發起了一個活動,不到30分鐘,募款150萬;當時間到達11點時,這個活動已超過2,400人參與,募款500萬,12點時,募集款項633萬。

這不是邪教,也不是老鼠會或詐騙集團,而募集633萬的成果,就是3月29日刊登在紐約時報國際版「凌晨4點的民主」全版廣告。3,495人次參與這個宣稱是網路民主的行動,幕後英雄是2012年上線的FlyingV,一個一聽名字就知道有搖滾魂的群眾募資平台。

過去,如果你有好的夢想,你必須靠著洋洋灑灑的計畫書,看看銀行或投資人願不願意協助你達成,這些人與機構看的不是你的夢想偉不偉大、有沒有趣,而是投下去的資金有沒有機會回收;將本求利的心態當然無可厚非,但不少有意義的事情,卻也在這樣的績效評估之下胎死腹中。但隨著社群網路與電子金融的逐漸普及,一種新興的思維,透過社群聯繫,把一群在實質生活不認識的人聚集起來,也聚集他們的資源,讓每個人的夢想前進的更快速。

百花齊放的夢想平台

群眾募資,324的募款行動在台灣這並不是第一次,卻因為它沾染了社會議題,才讓FlyingV的大眾知名度快速提升;但在之前,包括空拍攝影師齊柏林的「看見台灣」紀錄片匯集3,000名贊助者,在中正紀念堂辦理首映,或是素人marc發起的「進擊的太白粉」活動,在FlyingV上只花了100小時就匯集上萬人贊助,「積小成多」的魅力,使大型活動不再是財團企業的專利,而自己的夢想也不再只是個人克勤克儉、聚沙成塔,透過群眾募資平台登高一呼,也能產生不同的效果。FlyingV執行長、也是共同創辦人鄭光廷說,FlyingV讓有心想要做一些事情、卻苦無資金的夢想者,在平台上發起主題不限的專案,設定目標、請求群眾贊助,同時也提供回饋給贊助者的行為模式。

「FlyingV裡的提案,有時追求的是我們不懂的意義,或許不符合社會主流價值、更賺不到什麼錢,卻還是看到一群人埋著頭努力。」你會被他們純粹的熱情感動,也許幫他一把,最後他也真的就做到了,「畢竟,我們不該嘲笑任何人的夢想。」鄭光廷說,因為當初他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2012年,群眾募資概念在台灣還不能被理解,但鄭光廷決定與同伴在台灣一起來搞搞看,「我自小生長在國外,見過群募如何在公民環境中發展,我知道怎麼玩,現在,就是它在台灣發光發熱的機會。」這件事情的起因,是創辦無名小站的林弘全在網站被Yahoo收購後,想回到當初創業的衝勁,與好友鄭光廷決定再拚一次,沒想到這一拚,竟然拚出新的想像。這些夢想,有的是設計師想要將他的作品商品化,有的是素人想要發片、出書,更多的也只是想要證明他的自我價值,而FlyingV提供了平台,就像當初幫忙鄭光廷創業的人們一樣。

現在的FlyingV,累積募集資金上達1.5億台幣、上架專案超過800件,最經典的案件除了3小時633萬的「凌晨4點的民主」廣告案,還有高達1,200萬的割闌尾專案。除了FlyingV,台灣的募資平台也愈來愈多,像前一段創造3,000萬募資的八輪滑板,就是幾乎與FlyingV同期成立的文創募資平台「嘖嘖」的發燒案例,這在過去是很難看到的。

目前的台灣,可說是亞洲發展群募平台最快的國家,而集資類型從公益慈善到產品研發、創業計畫都琳瑯滿目,因為只要提案者將計畫公諸於平台,透過市場決定他可行與否,當得到足夠資金支持就可以執行計畫或生產。這是一個新興模式,想要創業或實現夢想的人,不用再「仰」金主的鼻息,利用募資平台不只可以降低成本,也可以同時做市調和廣告,使提案者逐漸從素人擴及專家、企業,專案募資規模追高,更專門的群眾募資平台也跟著如雨後春筍般增加,像是前面提到的嘖嘖,或是近期才上線的新聞募資平台SOS,都是有趣而獨特的例子。

「過去,一個案子在國外的募資平台上募資成功,很多人都會說他『喔!台灣之光!』,但為什麼台灣之光一定只能在國外平台上才能展現呢?」當發現一件事情是擁有熱忱與報酬,並且能光榮地與人分享,這種無形的榮耀會讓人更加珍惜,更有動力成為參與者,FlyingV已經在台灣,創造出這樣的基地了。

誰來改變遊戲規則/專題報導: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4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