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可能是很多人從小到大的夢想。從萊特兄弟發明第一架飛機開始,脫離地心引力的牽絆,就是很多人的期待,「讓雙腳離地」這件事情,的確是很多人念茲在茲的事情。

Text by 張世文 Images:courtesy of 安捷飛航訓練中心、交通部觀光局、微軟、Bell & Ross

凌空而起的確是個讓人感到極度興奮的事情。一位已退休的朋友告訴我,他退休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美國去報名飛行學校,一圓飛行員之夢,「就好像小時候第一次開車,那種肚子酸酸的感覺。」他說第一次坐進駕駛艙,一看裡面怎麼這麼小,心裡想著「這能飛嗎?」但機艙一關起來,你就有很爽想衝出去的感覺,「第一次真正駕駛小飛機準備起飛,當塔台同意出發,你油門一推,就好像小孩子玩雲霄飛車或開車一樣的感覺,真的是很好玩。」他說,那是個令人感動的時刻,當飛機機鼻拉起來的時候,總有一個「Wow!」的感覺,心想「原來就是這樣子呀!」,「當下的那個快感,我想我到今天還記憶猶新;坐在駕駛艙中看世界,跟坐在客機機艙中是完全不一樣的!」看著朋友形容第一次飛行的快感,的確讓人躍躍欲試。

當然,如果飛行是他的工作,那又更帥氣了,君不見《神鬼交鋒》中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光是假扮副機長就可以受到眾多美女的青睞,假機長如此,那真的飛行員那不就更值得嚮往?

但我還是沒敢去做,因為計算了一下,這的確不是現在的我能負擔得起的;但我想,還是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心中仍有些許嚮往,說不定未來總有一天會成行。飛飛機的確有些門檻,因為它不像飛輕航機或飛行傘,用很簡單的知識就勉強可以飛得起來。要拿到一張自用飛行駕駛執照(PPL,Private Pilot License),基本條件包括:55個小時課程,包括50小時單引擎飛行,5小時飛行模擬器的模擬飛行,培訓後還要再加上20小時單引擎實戰飛行,才能報考自用駕駛員執照;至於學科,則包括氣象學、航空數學、導航學、空氣動力學與航空法規的綜合性考試。因此,也有人去國外念飛行學校,透過專業訓練來補足那個門檻,但你要靠金錢換取時間,念這樣的飛行學校一定所費不貲。

遨遊天空的門檻
飛行學校的主要工作,也是協助一般人進入飛行殿堂的第一步──拿到飛行執照。這張執照跟駕照一樣,有不同的層級差別,它代表了駕駛飛機的不同能力。最基本的,就是我們剛剛提到的PPL。基本上擁有PPL,就等於具備基本越野飛行能力,能夠利用地圖導航,有能力飛到本場以外機場降落的認可。有了這張執照,就可以自己租飛機(或是開自己的飛機)載人飛行,但這張執照不能營利,只能作為個人代步使用。

一般我們看到的民航機駕駛,所持有的是商用飛行駕駛執照(CPL,Commercial Pilot License),代表可以用這張執照營利謀生。擁有CPL相對的要求也比較高,因此拿到這張執照除了要擁有PPL執照(以及駕駛自用飛機所需要的學科和術科能力)之外,商用飛行員飛起來要省時省油又準確,還要顧慮到後座乘客的感受,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必須至少拿到大概250至300小時以上的飛行時數,才有這樣的能力;至於在CPL與PPL中間,尚須一張儀器檢定(IR,Instrument Rating)資格,這是因為部分天候關係像是能見度太低或是雲量太多而無法目視飛行時,還是可以運用飛機上的儀器導航,或是用儀器進場降落,這個資格就是認證有能力透過儀器進行飛機駕駛。

1

也可工作 也可休閒
不過,如果志在民航機飛行員的身分,通過飛行學校種種考驗,不過只是取得資格的第一張入場券。因為你過去駕駛的飛機多是螺旋槳的小飛機,如果真正要進入民航產業,從國外飛行學校回台後,還得再花一段時間完成大型客機各種銜接教育、機種訓練與航路飛行考驗,才能成為人人稱羨的民航機師。

以華航來說,訓練一名培訓機師成本約600萬元,為了成為正式機師,從第一階段不到3%的甄選錄取率,過關斬將後還要再通過大大小小100個考試,原則上每關只有一次補考機會,兩次不過就退訓。要想享受翱翔天空之前,面對壓力的能耐,才是拿到這個新鮮人最高起薪的工作最重要考驗。

近10,000個小時的機師培訓路儘管辛苦,待遇卻很優渥。學員取得相關執照回台機種訓練時,月薪就有70,000元,順利結訓後便以副機師任用,薪水更是三級跳,相較於需要長期養成教育的醫師、律師等專業項目來說,時間的投資報酬率高上不少。

目前,台灣籍飛行員已有好幾百人上線,很多航空公司(尤其是大陸)對台灣人的評價是「非常好用」。這除了來自於良好本職學能、語言能力,另一點就是很耐操;由於航空公司對於飛行員的「主動性」要求高,台灣飛行員常因為非常高的配合度而受到青睞,這或許是台灣長期以來的工作文化所導致,「就評價來看,台灣人在國外有很多飛行員在飛耶!從韓國、日本、香港、越南、泰國、新加坡、中東這些國家,都有台灣籍的飛行員。」

不過,撇開優渥的工作待遇,要飛上天空,最基本的還是要拿一張PPL執照。在歐美國家,自駕飛機飛行相當普遍,過去在台灣受限於政府領空管制及法令規定,甚至連一般輕航機的駕駛飛行,也都是屬於無法可管遊走於法律邊緣;在2014年9月下旬台灣也設立了專門的飛行學校,讓在台灣駕駛著飛機翱翔天際不是遙不可及的夢像。以費用而言,課程費用大概與一輛房車差不多,而在台灣購買一架私人小飛機,也大約也是高級跑車的價格而已,但這樣的升級,也讓人的視野從二度空間,拉開到三度空間。

2

為什麼要在台灣設立飛行學校?我問了創辦安捷飛航訓練中心的高健祐。他說成立安捷的宗旨,其實是希望重新塑造飛行教育的品質,「我們可以扮演一個更重要的角色──讓台灣的飛行員可以到國外去飛。」他說他沒有辦法控制台灣各航空公司每年「必須」要招多少人,但如果可以讓國際的航空公司願意用台灣的飛行員,不但提升了台灣人的就業機會,也鼓勵年輕人往外走,「因為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奇妙,真的很好玩。」

就環境觀察,包括腹地、環境與目前的政策法規,台灣其實是一個適合設置飛行學校的地方,所以高健祐除了想要協助台灣人更容易投身飛行員的行業之外,推廣「飛行的生活型態」也是他一大目的。

在亞洲的生活,大家可能會覺得飛行是很遙遠的,但在美國社會,飛行卻是很稀鬆平常的,「一架小飛機大約30,000到50,000美金就可以買到,這可以說是跟買車子一樣。」加上美國有5,000多個大小機場,所以有些地方可能坐固定航班可能還不容易到達,「反而自己飛小飛機還比較方便。」高健祐說,他曾經想像過整個台灣有機會成為一日生活圈,靠著螺旋槳小飛機就可以達成「中午在澎湖吃海鮮,晚上在台東烤肉」的目標,「現在各種生活型態,都會有它的成長空間,我覺得飛行就是可以讓大家用不同的角度,重新來觀看這個世界;如果台灣的天空可以更開放,那可能會吸引更多的人來到台灣,欣賞這個美麗的地方。」

他說,飛行是會讓人上癮的,雖然飛行其實是不簡單的一件事,但是在飛行的時候,真的是「you have the best view in the world」,「當你進入三度空間,你會知道飛行為什麼會讓人著迷。」

 

4你適合飛嗎?

飛行是大家的夢想,但是不是真的適合飛行,其實也有些先決條件。詢問已經20多年飛行經驗的高健祐,他這麼認為:
一、一個好的飛行員必須個性陽光、思考正面的:陽光與正面的人比較好跟他人相處,尤其在現代的機艙裡面講求的是組員的合作,如果可以順暢地與人溝通,自然而然在工作上面就容易勝任。
二、一個好的飛行員必須「積極」:飛行員的職業生涯裡除了對身體的要求之外,更重要的是在於不斷的進修,因為每半年都必須要考試,所以在學習方面如果沒有一定的定力與上進心,應該也飛不久,「不然就是萬年副駕駛,幹了一輩子就只能坐在右邊。」
三、一個好的飛行員必須有良好抗壓力:在飛機上總是會遇到緊急狀況,面對壓力時必須要沉穩地面對這些狀況,「有的時候在面試飛行員時,我們會故意在問題上一直找飛行員的麻煩,從中看他們的反應;有的人一被找麻煩就開始胡說八道,要不然就開始東張西望,這都不是一個好飛行員應該要有的反應。」但如果即便他答錯了,或當你質疑他的答案時,可以很沉著的回應,這都是good sign。

即使無法成為飛行員,你也可以……

1. 用「傘」飛行
相較於飛機,飛行傘是御風而行的工具,從山坡上一躍而下的飛行傘刺激感,某種程度上調劑了職場與生活的單一性;當你開始從倒數中驚叫著縱身一躍開始,到後來飛翔時俯瞰腳下的世界,很多人驚覺,飛翔其實並不難。

BOX.2-1翻開歷史,高空跳傘可說是飛行運動的鼻祖。1797 年法國人葛納林,帶著依據達文西手稿做出的斗篷狀傘具,從熱氣球上一躍而下,開啟了人類挑戰地心引力的大冒險,而後發展出滑翔翼、飛行傘等飛行運動。

飛行傘與高空跳傘類似,不同的是,飛行傘在有落差的山坡上就能起飛,藉著逆風助跑,產生將背後的傘翼往上提的「升力」讓人在天空中爬升、滯留和滑翔,是一種更接近飛行的運動;事實上,飛行傘和滑翔翼更類似,不同的地方在於飛行傘是橢圓形,採輕鬆的坐姿,而且只要用手操控2條繩索就可決定飛行方向,因為裝備簡便、操作容易,漸漸取代了滑翔翼,基本上只要能跑能跳,幾乎每個人都可以學。

許多人一飛到天空,生活壓力也跟著釋放,當再度踏上地面,整個人好像仍輕飄飄的,加上在高空必須全神貫注,卡路里燃燒的速度也特別快,壓力與體重同時都能減輕不少。所以,拿飛行傘作翱翔天空的工具,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

2. 數位「雲端」
如果沒有這麼多閒暇時刻到郊外進行戶外活動,也不希望僅僅只用兩條繩子的陽春方式來擺佈自己,想要體驗真正駕駛民航機的樂趣,你可以試試以虛擬環境為中心的模擬飛行。

BOX.2-2想要用電腦來模擬飛行的感受,2012年微軟推出的Flight Simulator X這套堪稱是模擬飛行界最夯的王者就是最佳的選擇。這款歷經30年歷史的飛行遊戲,以超高擬真度(也代表高難度)讓真正喜愛天際飛行的玩家,體驗到駕駛飛機翱翔世界各地的感動,甚至有很多飛行員也是以此來做為公餘之暇的練習使用,因為它除了提供全球24,000個機場進行飛航模擬之外,也內建不同機型可供選擇;如果你覺得只是這樣的飛行太過無聊(雖然你在無聊之前可能就已經墜機了),新增 50 種以上的飛行任務,讓玩家可以挑戰更刺激的玩法,玩家必須參加紅牛競飛賽與時間賽跑,或者必須在極端特殊的狀況下進行空投作業。透過強化的網路遊戲連線機能,玩家可以自由選擇角色,從航管、機長到領航員,和全球其他飛行員進行互動溝通。

如果這樣還不能滿足你,目前也有很多私人設置的「模擬機訓練中心」提供更為擬真的飛行體驗,這種通常保留給用於培訓未來的航空公司飛行員而設備,目前也提供給想要體驗駕駛民航噴射客機的朋友來進行使用。

3. Bell & Ross對航空儀器的癡迷
BR01-Heading-Indicator鐘錶原本只是簡單計算時間的儀器,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鐘錶廣泛應用發展於軍事用途,諸多計時功能如雙追針、飛返計時對於飛航與戰略有很大的作用,飛行員對於時間掌控的精確度要求極為嚴謹,因此配戴的腕錶也必須符合飛行所需的設計與性能,而最好的做法就是如機艙內的儀表概念,以對比鮮明又清晰、好讀取為先決條件,所以後來許多所謂的飛行錶都擁有這些特徵。早期我們看到的飛行錶,多數以飛航元素點綴面盤而已,直到Bell & Ross大膽採用飛航儀表的原型做為腕錶造型設計,震撼了鐘錶界與飛航迷;過去誰想得到把這些原汁原味的飛行儀表配戴在手腕,結果卻意外地有飛行員上身的感覺,這些錶款著實就是飛行裝備,讓配戴的人都備感驕傲、英姿煥發。

FLIGHT PANEL - 103 BB-V2Bell & Ross Aviation系列的靈感直接來自飛機駕駛艙,回應了其四大要求:清晰易讀、功能性強、精確度高、以及防水。2005年的BR01以1970年代的駕駛艙為靈感,並運用高科技材質製作,反映出最高級的鐘表工藝。Bell & Ross決定進一步探索航空導航儀器的可能,於2010和2011年催生BR01 Compass和Radar,透過這兩種錶款,Bell & Ross創造出全新的讀取時間概念。2012年,Bell & Ross推出三種新錶款:BR01 Horizon、BR01 Altimeter、和BR01 Turn Coordinator。 設計都源自機艙儀表,包括基本飛行儀器(儀態儀、高度計等)和導航儀器(羅盤、轉彎協調指示器等),也創新時間顯示的設計,讓人渴望珍藏這些難得的飛行儀表款式。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