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異形》前傳《普羅米修斯》的續作《異形:聖約》,故事設定在《普羅米修斯》後的十年,聖約號載著船員和兩千名於冷凍艙睡眠的殖民者,前往遙遠的Origae六號行星,只留生化人瓦特一個人穿梭於艙廊之間,聖約號的能量收集帆被附近的恆星燃焰破壞恆星燃焰,船員們被提早喚醒,意想不到的曲折讓船員們被迫面臨一場痛苦的逃脫之途。福斯也於網上釋出番外篇章,讓新手觀眾更了解故事的承先啟後。

Text by Paris Lee Image:Courtesy of Twentieth Century Fox Taiwan

(❈以下有雷❈)

眾神進入瓦哈拉

「眾神進入瓦哈拉」是在片中一開始韋蘭要生化人大衛所演奏的曲子,大衛與創造他的韋蘭在對談中可以了解到大衛的野心與狂妄,而「眾神進入瓦哈拉」一曲更是暗喻了背後的故事。

眾神進入瓦哈拉來自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中的第一部《萊茵的黃金》,來自北歐神話,萊茵河面上三位水仙子歌詠讚美著神聖的萊茵河水,水仙們時刻守護著萊茵的黃金,黃金有著奇異的魔力,誰能拿到用它做成指環,便得到統治世界的權力,但只有棄絕愛情的人才能夠擁有。而尼伯龍根族的侏儒沿著少女的歌聲前來示好,少女們只是嬉笑他,侏儒感到被羞辱,高聲發誓從此沒有愛情,並伸手抓住了河底的黃金,隨即消失在地的深處。暗喻大衛犧牲了對伊莉莎白蕭的愛情,而獲得權力。

生命的起源

導演雷利史考特第三度執導《異形》系列,非常巧妙的運用三個神話交織探討著生命的起源,不論是希臘神話中創造與教導人類知識的普羅米修斯、基督宗教信仰與神之「約」以及北歐神話中眾神走向瓦哈拉,預告著人的創造。在《普羅米修斯》中,伊莉莎白蕭為信徒,她的信仰雖與他所發現的科學事實:人類是由工程師創,造相互牴觸,卻更加堅定自身的信仰。而《異形:聖約》中的大副克里斯多福歐朗在動盪恐懼中也專注於自身的信仰,雖說他的信仰也促使他做出另一種安排,而生命的起源一直以來就是全人類探討的議題,在片中更衍生科學是否可以與對神的信仰共存的問題。

【異形:聖約】劇照 3

在韋蘭與大衛的對談中,韋蘭說自己是大衛的創造者,大衛則提出疑問:「那麼是誰創造了韋蘭。」、「韋蘭會死,自己卻不會死。」句句戳中核心痛處且語氣充滿狂傲,大衛也跨出自身限制,自己成為造物者,開始「創造生命」。「工程師」創造「人類」,「人類」創造「生化人大衛」,「大衛」創造「異形」,「工程師」被「人類」所創的「生化人大衛」毀滅,「人類」被「大衛」所創造「異形」毀滅,非常玩味的循環。

恐懼血腥不安感並存

作為《異形》的前傳,本片完整交代了異形誕生的起源,在片中除了大量的血腥畫面,不安感的恐怖氛圍也一直持續到片中最後,大衛深層的詭計得逞,在片尾,他優雅的從嘴中吐出兩個胚胎,若無其事的篡改航艦日誌,渾然不知的待宰羔羊依舊安穩的睡在冷凍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