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與HBO Asian合作的首部中文原創迷你影集《通靈少女》在包含產製國台灣等24國上映,合作推動的InFoucs Asia(新加坡稜聚傳播)也功不可沒,各國好評不斷,第三集後更刷新收視紀錄,連續兩周蟬聯周日戲劇類節目收視冠軍,近日才播出完結篇,感人轉折讓觀眾感動不已。揉合台灣經典宮廟文化,國、臺語並用的「通靈少女」瑤瑤,完全呈現了臺灣特殊的文化特色,而故事主角的原形,就是我們熟悉已久的台灣第一位棒球女主審,索菲亞。

生活很單純 沒那麼戲劇化

一席便裝,身穿運動長衫外搭勵馨基金會Polo杉、牛仔褲運動鞋,兼具棒球主審、作家和社工等多重身分的索菲亞,有點難和我們印象中的「仙姑」或靈媒形象兜在一起,她在這次訪談中,也打趣的說:「我本人不是通靈少女啦!要也是通靈中途美少女,我退出靈媒這個工作也十年了。」至於會和陳和榆合作,表示也是因緣際會,最初導演寫信給她,是希望協助畢業製作。

初見陳和榆作品是一支五分中的器官捐贈短片,因為自己也有簽器官捐贈,想說也很認同這個人,後來合作談了一下,才催生了《神算》一片。然而想像中只是課堂上學生放映的5分鐘畢業短片,居然最後變成六集的通靈少女,也是要感謝公共電視對學生的協助,還有和HBO Asian牽線。她最初也只是把自己的生命故事丟給導演,有些是真的故事,但很多已經有戲劇化的改編。

她也笑說,我的人生沒那麼精彩,沒那麼戲劇化啦!至於那部分不一樣?她笑說:「沒有學長(何允樂),謝謝,我也不會作紅龜粿,但有準備紅龜粿跟豆漿請大家吃。」

通靈從來不是百分之百

索菲亞說過去很多情緒也是氣自己,因為高一的時候有自己所屬的宮廟,也在那邊幫大家辦事到大學,她說自己是誠心誠意的想幫助人,但當時卻想說,怎麼會搞成這樣,搞到有人在吵架、迷信,整個變得有點亂七八糟,也有點怪自己,覺得把整件事情搞砸了。當然還年輕,想玩社團,想有partner,但覺得大家把慾望都投射到靈媒身上。

當然通靈也可能通錯,有些人甚至直接講,那妳要多少錢?甚至說她是神棍,索菲亞則說,我何必咧,通靈其實本來就沒有百分之百,如果他們想找的(指靈)沒有來,那其實沒辦法。然而有的時候是迷信,信眾自己扭曲了,覺得事情會成是因為有拜拜、有仙姑的幫忙,就像《通靈少女》第四集的小真那樣,但其實她也不過是個高中生而已。

雖然大家都認為小真是法力高強的「仙姑」,其實她有自己的生命故事,也有青春期的煩惱和躁動。

雖然大家都認為小真是法力高強的「仙姑」,其實她有自己的生命故事,也有青春期的煩惱和躁動。

「男性的場域」:宮廟跟棒球場

聊到性別議題,其實索菲亞曾待過的地方都是屬於「男性的場域」,像是棒球場,像是宮廟。她也分享,曾經在自家宮廟被喝斥:「女生不能碰神像」,但對方不知道她就是負責「辦事」的人,其它像是生理期來不能主祭、進廟等,都是例子,她相信宗教都是正向的,往往讓它歪的都是人的想像。

至於在棒球場的生涯,前兩三年真的辛苦,陋習仍在,仍有老派的教練覺得棒球不屬於女生,甚至索菲亞爭取當主審時還討論過,能不能讓她不摸到球也能當主審,相當荒謬。

對此,她提到整個劇集,最喜歡的部分就是每一集都有的獨白,很深刻,整個劇組和導演很用心。像第三集刻劃的霸凌事件,就像現在台灣的常見的現象,評論都很快,像是一則神棍、一則性侵的新聞,網路上馬上就會喝斥受害者笨,或是說女生不檢點,家暴案也是,肯定男性是垃圾,但這都太扁平,真的不需要太快對未知、沒看到的事情下判斷,先去罵就看不到其他可能原因,反而在檢討受害者。

未來屬於你自己

索菲亞說,有信仰會差很多,宮廟的過往對她而言就只是份工作,以前還是會因為一些事情生氣,但現在想想自己還是一個很健康、對社會很有幫助的人,像後來轉裁判,轉社福界,工作也都作得很好。認為冥冥之中都是上天的安排,像她寫書,分享當「靈界翻譯」得過去,也是為了幫助可能和他有一樣靈異經驗的小孩,讓他們,甚至是父母能知道怎麼和這樣的孩子相處,會通靈不是壞事,你也可以不用被逼著當神,可以活出自己。像是索菲亞選擇去當棒球主審、去念宗教研究,有很多路可以走。

就像最初寫下《靈界的譯者》前,也只是為了自我療癒將一些生命故事放上網路,當時都是免費的,想說能不能藉著經驗分享,讓一些有類似經驗的人可以讀完得到安慰,可以安心。不過後來看到一則小孩穿著濟公的衣服,爸媽覺得有佛緣,就送他到廟裡去修行的新聞,讓她突然很生氣,很像是看到小時候的自己,這才有了出書的念頭。

宮廟是台灣獨有的文化特色,靈媒也成為信徒祈求願望實現的靈界代言人。

宮廟是台灣獨有的文化特色,靈媒也成為信徒祈求願望實現的靈界代言人。

人生經驗最後開枝散葉

談到她的伊斯蘭信仰,表示全世界16億的人口,其實在中東地區也才佔11%而已,台灣媒體有時候卻報導一些很負面的新聞,但其實穆斯林很多種人,《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演員阿米爾‧罕,被稱作印度的良心,長期關注人權議題,他也是穆斯林,不是穆斯林就只會做炸彈而已。像她連坐計程車都會被問,是不是會做炸彈?只是這都是偏見,我們並不了解彼此。

索菲亞大概沒有想過,最初一個分享的念頭,會在幾年後催生出《通靈少女》的轟動,無論是寫下《靈界的譯者》系列、加入勵馨基金會從事社工工作,甚至在青春期仍在和世界衝撞、懷疑自己的年紀,她也是秉持赤誠的心想幫助人才從事宮廟工作。面對有形界或是無形界,索菲亞總是很真誠,很直爽的說出自己的看法。

就像劇中女主角小真,嘴裡抱怨,卻因為天性善良,最終還是會伸出援手。第一集金師傅曾說:「不學做人,怎麼做仙姑。」,人生充滿苦難喜樂,難免遇上過不去的時候,但如果我們自己不堪破迷障,宮廟的辦事人又何德何能替我們學做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