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對於台北君悅新任總經理麥迪加(Jan-Hendrik Meidinger)來說,是件有趣的事,尤其在變化快速卻生活步調相對從容的台北來說,在這「花費時間」是件悠遊的行為…

Text by 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 by Stan Hung

 

「時間對我來說,是最高貴的奢侈品,所以要先問,你想怎麼花費你生活中的這些時間。」問起怎麼看待台北這幾年的變化,麥迪加開宗明義就給了我一個頗具「哲學觀」的回答。他是第二次來台任職,距離他第一次到台北君悅已經十年了,那一次來台,也是他第一次來到台北。

2006年,他從香港到台灣,在他的印象中,香港是一個不夜城,每個人都「非常努力」地生活著,「走在路上都覺得,香港人走路好快。」到台灣的第一時刻,他就發現兩地之間的龐大差異,「台灣感覺怎麼那麼慢…」這是麥迪加當初對台灣的第一印象,對他來說,這個變動讓他不但不習慣,而且還有點沮喪,「不過這一次來,我的確了解台灣為什麼會有這種生活步調,而且甚至有點享受於其中。」

台灣的生活步調的確有點「緩慢」,但城市的發展,從麥迪加的眼光來看,卻又是快速的,「我7年前離開台灣時,人們還在談台北『該』怎麼發展,現在回來,這些當初的計畫,其實都已在逐步實現中。」他記得7年前的台北,捷運信義線還在蓋,信義路還是個大工地,而現在的信義路已經回復到寬闊大道的面貌,「我還記得,現在的Att 4 Fun原來還是紐約紐約呢!」他說,就一個局外人來看,雖然7年不長也不短,但台北的變化,的確是相當快速的。

10年後回到台北君悅,對麥迪加來說,是個很有趣的體驗,「因為我感受到時間的變化。」台北君悅雖然是都市型飯店,但住在裡面的旅人百百種,從「時間流動」的觀點來看,台北君悅的變化其實是有趣的,而且也跟台北的脈動相關,「我常問,人們是為了什麼原因而移動?」不管是旅人或是台北君悅的工作人員,人的「流動」對麥迪加來說,是個有趣的事情,「人們都會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利用自己的時間,於是乎我們的工作,就是提供來到台北君悅的人們,以最適合的方式讓他們利用自己的時間。」

既然說到「時間」,當然就要問起麥迪加自己怎麼利用時間。一聽到這個問題,他就笑了,「我的時間大多分配給工作和家庭。」他說,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是選擇自己要穿上班的服裝,然後帶小孩上學,接下來進入辦公室,「至於下班後,我的所有時間是給我的家人。」到現在他還會每天晚上唸故事書給兩個小朋友聽,哄他們睡覺,「我很感激我的小朋友們,雖然我不是很會唱歌,但他們還願意在我陪伴他們的時候聽我唱歌,這些相處的時光,我是最珍惜的。」

假日時,除了他會帶著小朋友到公園打球之外,另外的休閒生活就是騎自行車,尤其是「風櫃嘴」這段讓自行車手都覺得是「挑戰標竿」的路段,「我現在只要告訴人家我在騎車,大家就會問我我騎風櫃嘴花多久時間,所以我現階段的目標就是好好練這一段,讓之後在說的時候也可以讓人讚嘆一下。」話還沒說完,麥迪加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