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標槍是一條不容易走的路,你可能使盡全力只能進步一點點,但對黃士峰來說,他寧願用這樣緩慢的步伐慢慢前進,因為穩健的步伐,才能讓標槍擲出最美的弧度…

 

採訪當天一大早天氣陰陰的,不時還飄著一陣陣雨絲,對於練田徑人來說,恐怕都不是一個讓人會快樂的天氣。不過當黃士峰準備完竣正式開拍之際,雨就不下了,天雖仍未放晴,但逐漸明亮的天色也讓操場的顏色逐漸鮮明起來,就跟黃士峰給人的感覺一樣,穩穩的,沒有太多多餘的情緒。

如果在一般的情境遇到黃士峰,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個溫和的大男生,有點「與世無爭」,但一拿起標槍表情就不一樣了,不知道是為什麼,但你就會覺得他的眼神中似乎多帶了一點自信,那種「我就會讓標槍射到那裡」的神氣。

他說開始練標槍,其實也是一種機緣。國中時踢足球的黃士峰後來轉練田徑的原因,竟是因為「足球校隊解散了」,一開始其實對田徑沒有很大興趣的他,本來希望可以去改打棒球(「因為只要是台灣人,就會對棒球有些嚮往呀!」話還沒說完,就笑開了。),對那時的他而言,田徑算是「孤獨」的項目,不管是在競技場上或是平常練習,甚至在台灣人的關注度上,似乎沒有受到太多的青睞,「一開始我也覺得,練田徑的氣氛似乎沒有過去球隊的感覺,之後才慢慢適應那種比較像『自我修行』的訓練模式。」訓練一開始會難免讓人覺得有些無聊,尤其是還沒有成績可以激勵自己的時候,黃士峰自認為當時並沒什麼全心投入,直到後來接受專項訓練開始才「有些感覺」,「不過這一切還是在後來成績慢慢起來之後,我才知道怎麼去適應這件事,認知到『這條路本來就是這樣的』。」

 

也是自我修行

雖然說得淡然,但提到奧運達標,黃士峰仍滿臉興奮「突破奧運標準的那一刻,心情真的超感動的,可以說之前累積的所有壓力都被釋放了。」距離上一次台灣標槍項目進入奧運,已有三十二年的時間差距,這對台灣田徑界與黃士峰個人來說,當然都算是個重要里程碑,因為三十二年前參加奧運標槍項目的選手,其實是黃士峰教練的教練,三十二年後再次達標,其實也算是幫教練圓了過去的夢想。

黃士峰自承在2013年東亞運奪銀之後,的確有一段「撞牆期」,「我明明知道自己實力是有機會達標的,但可能就是因為『太想拼了』,心理和技術上的細節沒有做得很扎實。」有的時候這裡缺一點、那裡缺一點,可能在練習的時候表現可以不錯,但直接到了賽場上又好像不是那回事,或許是因爲「想不通」,所以成績就一直卡在那裡。

黃士峰說,雖然說成績就一直還算穩定,但就是找不到可以讓成績更好的「方向」,或許是「得失心」太重,又加上自己在賽場上容易被競爭對手的成績影響,因為「在乎」別人的成績,不斷跟別人比較的結果很容易受到影響,「常常忘記忘記自己仍然在場上,是個比賽選手這樣。」這一段對撞牆期的「執念」,其實與現在看到的黃士峰有很大不同,不過這也不讓人意外,一出道就有不錯成績,成為標槍界人人爭奪得明日之星,的確讓剛入真正體壇的黃士峰產生不小壓力,加上他是個勤勞的選手,自然對於成績無法進步容易感到憂心,更急於找到讓自己開竅的方法,但愈找不到壓力就愈大,於是乎陷入一個讓自己極度困擾的迴圈當中。

 

只與自己競爭

到高三畢業進入大學,成績一直卡著不上不下的黃士峰,曾經一度認為「大概就只能這樣子了」。直到大三那年到金門,才在那次比賽找到標槍的「點」,覺得似乎開竅了,「那個開竅的感覺很奇怪,我覺得我好像做到了個過去我從沒做到的程度,於是在那之後,我就知道我有突破了。」

運動員練習不輟,就是希望能找到黃士峰所說的「開竅」感,有時在練習上似乎抓到點感覺,但可能第二天早上又忘記了,「開竅這件事除了努力之外,有的時候還是等待著一些機緣,如果你的腦袋跟身體剛好記憶下那個『點』,就永遠都跑不掉了。」他發現自己在賽事中能擲出好成績的原因,通常是因為「不在意是否會得獎」,「當沒有得失心之後,我好像只要不要在意別人的成績,我就不會因為別人好像很厲害而影響情緒,讓自己可以以平常心發揮實力。」

頂尖運動員都有一種「只跟自己競爭」的心態,黃士峰身上就讓人看到這種特質,「我希望在場上的感覺,是自己一個人在比賽,不要被其他人的成績或環境影響。」因為很多選手會被身邊更頂尖的選手的成績所影響,黃士峰也是如此,因此他的自我訓練更重視在「穩定自己的心情」上,「我睡覺前,甚至會訓練自己如何在場上找到那個心無旁騖的感覺,告訴自己我應該怎樣去面對這一場比賽,這樣久了自然而然就會變成一種習慣。」因為進步是自己知道的,也不會特別執著地去想要做出什讓人驚訝的事,一點點讓自己的成績慢慢進步,似乎研究是黃士峰這幾年的「修行」所得到的感悟,「即使今天旁人沒看到,總有一天我的成績會被大家所看到的。」他笑說當然因為給自己進步的要求並不高,所以只要能「慢慢地進步」,就是他在在參加比賽時的最大成就感,「當然說不緊張還是騙人的,可是做好自己就好了。」

 

黃士峰

男子標槍選手,曾代表我國榮獲2013東亞運標槍銀牌及2015年亞洲田徑錦標賽男子標槍金牌,是32年來台灣獲得男子標槍奧運參賽權的第1人。

﹝同場加映﹞

﹝將  出征﹞跨出自己節奏 陳傑

﹝將 出征﹞挑戰引力極限 向俊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