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喝威士忌喜歡看年份,儘管並非愈高年份的威士忌就一定愈好喝,但不能否認的是,高年份威士忌存在著一股經歲月洗禮的魅力,值得好好品味。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

要怎麼定義高年份威士忌,坊間會有不同的答案,有些會說是21年以上,有些則嚴苛到要30年以上才算,但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認同,只要是25年以上的產品,基本上就足以被冠上「高年份威士忌」的名號。在我動手構思這篇文章時,曾一度想要把標準降低到21年,但後來想想,如果把威士忌比喻成人的話(我很愛),21歲大學都還沒畢業,還算是很有衝勁;25歲則已在社會中打滾一些時日,開始有成型的目標及想法,相對來說更能稱得上是成熟穩重。也因此,在這裡推薦的高年份威士忌,都是至少25年以上的優質酒款。

愈高年份的威士忌,價格也相對愈高,在這個送禮的時節更受歡迎。可以說同樣的威士忌,擺在橡木桶裡多一年價格就往上升一點,好像是個穩賺的投資,但考量到每年倉儲、照護的時間及人力成本,其實貴得有道理。而且橡木桶陳年有所謂的「天使的分享」(angel’s share),每年都會自然蒸發個幾%回饋給上帝,所以陳年愈久橡木桶內的酒液愈少,按照物以稀為貴的道理,高年份威士忌當然價格也就會較高。

雖然說「酒愈陳愈香」,但所有威士忌老饕都會認同一個觀點,不是愈高年份的威士忌就一定好喝。這是因為威士忌陳年的關鍵在於橡木桶,當所有的生產條件都固定,甚至是同一天蒸餾出的新酒酒液放置於不同的橡木桶中,經過漫長年歲的潛移默化,它們也會發展出完全不同的個性。這就好像一對雙胞胎從小如果就被不同的家庭扶養長大,這兩個有著一樣基因的人,卻會長成完全不同的個體。橡木桶之於威士忌就像是每個人的成長環境、教育背景,是型塑人格特質最重要的關鍵。

當新酒注入橡木桶後,酒液與橡木桶的交互作用就開始產生,不同的桶子會賦予威士忌不同的風味,市場上概分為波本桶和雪莉桶,但要細分的話,波本桶和雪莉桶都還有初次、二次、多次裝填的差別,更不用說不同種類的波本桶或雪莉桶,也都有決定性的影響。威士忌講究的是麥芽和木桶風味的平衡,愈年輕的酒麥芽味愈強烈,愈老的酒則木桶味會逐漸蓋過一切。如果一支威士忌只剩下木桶味而喝不出原始的麥芽風味,即使它的年份再高,我們也不會認為它是支好產品。就好像如果一個人過於世俗化而迷失了本性,我們就會覺得他不夠真誠一樣。這中間平衡的拿捏,該怎麼讓一桶威士忌在最適當的時間裝瓶,考驗著各品牌首席調酒師的精湛功力。

1

1

想要試試不同的橡木桶在經年累月下對威士忌有什麼影響,可以一次買下雙生的[1]百富50年珍稀威士忌,這是繼2012年百富首次推出50年珍稀單一麥芽威士忌後,於2014年底再次推出的超高年份產品。為什麼說是「雙生」?典故在於這兩桶酒都是於1963年5月28日(David Stewart加入格蘭父子的隔天)裝桶,同樣是歐洲橡木桶,同樣置於歷史悠久的24號酒窖,時隔半世紀後,再由百富首席調酒師David Stewart親自挑選4567號(左)與4570號(右)桶以原酒濃度裝瓶,分別為45.4%及45.9%,各裝瓶131及128瓶。4567號桶色澤深紅,有著豐富水果氣味的醇厚口感;而4570號桶則有著漂亮的金色,洋溢著香草及太妃糖的複雜口感,充分展現橡木桶對威士忌的絕大影響力。

 

3

3

2

2

50年真的是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要能夠照護橡木桶長達半世紀的時間,並且確保其品質仍在最佳狀態,並不是每個酒廠都辦得到,因此有能力推出50年優質產品的品牌,相對也是在顯示其精湛的釀酒工藝。就像[2]格蘭冠50年,這是第一家在蒸餾器上加入獨創「純淨器」的酒廠,讓酒體更為清香,即便在以非冷凝過濾的50年產品上,都依然能感受到其清新香甜,完整體現其中的豐富層次,令人回味再三。

讓我們逐步降低年份,來看看[3]蘇格登40年祕境珍桶全球限量版,蘇格登首席調酒師Maureen Robinson以其獨有的女性細膩特質,為這40年酒款賦予不同於其他高年份酒款的面貌,彷彿遊盪在漫山遍野的花海與森峨的樹林間,令人感到無比心曠神怡。另外,老是喜歡推出特異年份的格蘭父子,也推出了一支[4]格蘭菲迪珍稀26年,硬是把戰場拉出25年的高年份基準帶。這支以波本桶陳年的產品,保留著品牌傳統的水果與花香調性,又同時完美的融合了麥芽及橡木桶的風味,不負其以「Excellence」命名。

4

4

5

5

6

6

而酒廠與格蘭菲迪同樣位於達夫鎮(Dufftown)的慕赫,號稱是達夫鎮威士忌產業的起源,以其2.81蒸餾法聞名。老實說,我並不能很精確地分析出所謂2.81蒸餾法的奧妙,這數字著實精細到令人覺得不可思議,連帶讓人覺得[5]慕赫2.81 25年也同樣不可思議。以這擁有190年以上歷史的老酒廠來說,這支25年威士忌卻充滿著活力,它的活力來自於豐富而有勁道的層次,一般高年份威士忌的層次都較柔和,但它卻有戲劇般的變化,著實令人驚豔。同樣令人驚豔的還有[6]格蘭傑25年,甜蜜的果香撲鼻而來,在每個層次間都掌握得恰到好處,你可以感受到衝擊,但卻不到震撼的程度,它一方面侵略著你的味蕾,另一方面又撫平你的神經,這兩手策略真不是蓋的!

7

7

講了那麼多單一麥芽威士忌,也該來說說調和式威士忌。一般來說,調和式鮮少有高年份威士忌,這是因為調和式威士忌的原料包含麥芽威士忌和穀物威士忌,而且網羅各家酒廠,絕大多數酒廠高年份的原酒,都保留給自己推出產品,哪會輪到賣給調和式威士忌品牌呢(而且也有點浪費)?何況還要有高年份的穀物威士忌,更是難能可貴。所以能推出高年份調和式威士忌的品牌,本身存酒一定非常豐富,一開始就把所需原酒買齊慢慢放,才能到了適當時機拿出來調和。但這樣同樣會承受陳年過久酒質不穩變質的風險,所以一般來說,高年份的調和式威士忌都不太便宜,某些限量產品甚至會比同年份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還要貴上許多。

8

8

而提到高年份調和式威士忌,首先想到的一定就是皇家禮炮,這是一家旗下產品所使用的原酒都不會低於21年的品牌,相當令人敬佩。[7]皇家禮炮38年命運之石是其年份最高的常態型酒款(但每年僅有限量配額),喝下去的第一個感覺就好像被帶到石頭砌成的城堡中,感受到莫名的莊嚴與肅穆,與「皇家」及「命運之石」完美地點題。而另一款更驚人的則是[8]百齡罈40年,它是數位調酒大師聯合完成的產品,頗具傳承意義。從2012年開始發售,每年僅限量100瓶,而且每年訂價都會往上翻不少。它優雅深邃的琥珀色真有迷醉人心的神奇力量,喝下去會感到既像是置身幸運溫暖的光暈中,又像是在海上被浪濤輕撫而載浮載沉,完美的平衡感令人忍不住還想再來一杯(但好貴)。

高年份威士忌就像人一樣,到了一定歲數就開始有著獨特個性,不論是單一麥芽的個性彰顯,或是調和式的協同合作,都讓我們喝到了歲月中所要展現的人生,綻放迷人的精彩。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