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小時候那個沒什麼人在喝威士忌的年代,送禮或宴客需要體面的選擇,就只有干邑

白蘭地,尤其是XO,只要端出來保證會讓賓主盡歡。現在大家一窩瘋追著單一麥芽威士
忌跑,反而忽略了干邑的美好。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

 


Fusil plein sortant de la barrique台灣的烈酒品飲文化,在全球說算是數一數二地超前,所謂的超前,指的是對於新東西的接受與追求,也因此,各大威士忌品牌都一直在推出更新的「品種」,以餵養台灣饕客的嘴。對新事物的追求固然是好,但另一方面,可能就會對過往有所遺忘。回過頭來,喝酒或品酒這件事,不應該有著時代潮流的區分。我的意思是指,就算每隔一段日子就會流行不一樣的酒款,但真正美好的酒不該因此而相對黯然失色,它依然美好,只是被人遺忘,而這種遺忘,有些可惜。

比方說,現在大家都在喝單一麥芽威士忌,但並不代表調和式威士忌就是次級品,調和式威士忌的精彩不該被抹殺。同樣的,干邑帶領我們進入烈酒品飲文化,卻因為威士忌的盛行而逐漸淡去,新進場的人只喝威士忌,認為干邑是「老一輩的人」在喝的酒,這對有數百年歷史的干邑來說,非常不公平。

當然要認真研究起來,干邑和威士忌的歷史都很久遠,但干邑比威士忌更早發展出一套生產及銷售體系。最古老的頂級干邑品牌馬爹利成立於1715年(也還有其他更久遠的小廠),而這個年代蘇格蘭威士忌還在整天躲著稅務官的地下化私釀時期。當年不論是在英國,或是後來外銷到世界各地包括中國的所有國家,干邑都是要比威士忌更「高級」的產

品。原因說來可笑,干邑這類的白蘭地使用的原料為葡萄等水果,而威士忌則是使用大麥等穀物,同樣是蒸餾酒,水果的價值明顯高於穀物,所以白蘭地比威士忌較「高級」。這當然不盡正確,卻是當年所有新興市場對烈酒粗淺的認知。也因此才會發展出當要送禮或宴客時,首個選擇就是干邑的情形。

要瞭解干邑,我們得先來個名詞解釋。
以水果為原料蒸餾的酒叫白蘭地(Brandy),其中以葡萄為主,其他水果白蘭地就會冠上水果種類的名稱,如蘋果白蘭地、櫻桃白蘭地等等。而只有以在法國干邑區生產的葡萄並在當地蒸餾釀造,才能稱為干邑(Cognac),就好像蘇格蘭威士忌(Scotch)之於威士忌(Whisky)一樣,是個地區限定的產物。如果你不想和產地地名搞混,可以叫它干邑白蘭地,當然直接叫干邑絕大多數懂酒的人也都一定知道。

所謂的干邑區並非真正的行政區,其範圍主要分布在法國濱海夏朗德省、夏朗德省,小部分在德塞夫勒省和多爾多涅省,這塊區域的畫分是由干邑生產監管組織BNIC(Bureau National Interprofessionel du Cognac)所制定,其中又再分為六個區域:大香檳區(Grande Champagne)、小香檳區(Petite RM_Merch_Map_CMJN6_A4Champagne)、邊緣區(Borderies)、上林區(Fins Bois)、良林區(Bons Bois)和林木區(Bois Ordinaires)。雖然說是香檳區,但和有氣泡的那種香檳一點關係也沒有,唯一相同的是其土壤中皆富含白堊質成份,其中又以大、小香檳區的含量最高,愈往外走土壤條件相對愈差;而白堊土的含量愈高,所生產的葡萄品質也愈好,自然釀造出來的酒也愈佳。絕大多數的頂級干邑品牌,都只使用包括大、小香檳區、邊緣區和上林區這四大產區的葡萄來釀製干邑,以維持其優異的品質。

依據BNIC的規定,干邑必須符合以下幾條基本要件:
1. 必須於特定地區(即干邑區)中由特定的葡萄種類生產,通常用來釀製干邑的葡萄種以Ugni Blanc(白玉霓)、Folle Blanche及Colombard葡萄這三種為主,其中又以Ugni Blanc佔最大宗。
2. 必須以銅製的Charentais蒸餾器蒸餾兩次,蒸餾後的酒液稱為「生命之水(Eau-de-vie)」,此時還是無色的透明液體。由於葡萄是有產季的,限定產區也讓收成時間固定,因此干邑只會在每年11月至隔年3月底「開爐」蒸餾。
3. 必須在法國橡木桶中陳釀,通常只有Limousin和Tronçais這兩個產地的木材,才會用來製作陳年干邑的橡木桶,不同橡木桶雖然也會賦予干邑不同調性,但由於都是未陳放過其他酒就直接使用的新桶,並不會像是雪莉桶和波本桶之於威士忌那樣產生大相逕庭的變化。干邑至少要在桶中陳放2年才能販售,且酒精濃度不得低於40%。
4. 干邑年份的標示必須符合BNIC的規範,不像威士忌以實際的酒齡數字,而是以代碼表示。比方說VS要3年以上、VSOP最少要4年,而XO則至少要6年以上的原酒。所有干邑都是調和出來的產物,因此這裡的酒齡是指「最年輕原酒」的年份,不過有些品牌會將產品酒齡往上提升,比方說強調其XO產品都是至少10年以上原酒,自然就會迎得更多關注。值得注意的是,從2016年開始,XO等級就必須使用10年以上的原酒,這政策於2011年公布,讓各品牌有時間做調整。當然,頂級干邑品牌也會同樣調高自己產品的年份等級來高於這個標準。可以確定的是,因為較高年份原酒相對數量較少,所以未來XO的價格勢必會比現在貴上一截。

干邑的調和工藝與威士忌相較更為複雜,雖然厲害的調和式威士忌也具有相當的複雜度,但和干邑相比也不能算是同個層級的。這是因為干邑的原料是葡萄,所以當年的氣候條件與收成狀況就會有很大的影響,就算是同一年份,不同的產區、農莊、釀造、蒸餾,乃至於使用不同桶子、初次裝填或再次裝填、貯藏的酒窖環境……等等都會影響,且由於干邑在發展上相對穩定,因此可以保留百年以上的原酒,而威士忌大約5、60年就算是到頂了。這數十萬計的原酒並不是「大同小異」,彼此個性也會有極大差異,釀酒師必須要有一套獨特的管理法才能駕馭這麼多的原酒,並取出最適合的來調和出與原先產品一致的酒液,複雜程度實在難以想像。

干邑大多擁有固定的產品線,每個品牌的酒款都不算太多,雖然偶而會因特定的事件推出專屬限量酒款,但和威士忌產品線的豐富性是不能比的。對品牌來說,它們已經將每個等級中調和出最佳的產品,所以並不需要再多做什麼,只要維持這最佳的傳統即可。如此尊重傳統,可能也是干邑讓人覺得是「老一輩的人」喝的原因吧!

 


軒尼詩──兩個家族的融合

在干邑的規範中,一個真正的品牌要同時擁有兩張執照,一張是釀製的執照,而另一張則是販售的執照,沒有販售執照的小農莊,只能將釀好的干邑整桶賣給有販售執照的酒商,不能自行販售。這特別的規定,讓懂釀酒的人專心釀酒,而讓懂銷售的人用心經營品牌。

而成立至今滿250週年的軒尼詩,是最特別的雙家族品牌,於1765年由一位愛爾蘭人Richard Hennessy成立,他不僅懂得經營品牌,同時也熱愛釀酒,因此他算是軒尼詩的第一代總釀酒師。後來,可能是覺得有些事還是「讓專業的來」,於是就與當時相當會釀酒的Fillioux費爾沃家族合作,由軒尼詩家族負責管理,而費爾沃家族則專職釀酒。因此傳到現在,Maurice Richard Hennessy是家族第八代傳人,而Yann Fillioux則是Hennessy家族第七代總釀酒師。這種兩個家族橫跨三世紀攜手合作的例子可說絕無僅有,而這也是軒尼詩品質保證的祕密。因為若非世代傳承,總釀酒師的智慧與經驗難保不會在交替中有所保留,就像武俠小說中掌門人總有幾手絕招是「傳子不傳徒」同樣的道理。

軒尼詩也是干邑等級的創始者,首先是1817年,當時英國王儲喬治四世(沒錯,就是頒給格蘭利威第一張威士忌合法執照的那位,可見他真的很愛喝酒!)向軒尼詩酒莊訂購一款特別的干邑白蘭地,記載中註明要「Very Superior Old Pale」,意即色澤明亮的優質陳年干邑。當時軒尼詩家族傳人James Hennessy接下了這筆訂單,研發出了世上第一款VSOP,而這個名字由於有英國皇室的加持,很快地就被各個品牌爭相使用。

Comité de dégustation1865年,軒尼詩家族第四代傳人Maurice Hennessy開啟了干邑分級制度,分為一星到五星,而軒尼詩「三星白蘭地」也因此闖出了名號,起而傚优的也不少。時至今日,星級制度已不再使用,軒尼詩三星也就化身成為VS酒款。而軒尼詩家族當時一直都有一款私人珍釀,是用來款待親朋好友的,在廣受好評之下,1870年軒尼詩將其以XO(eXtra Old)的名字上市,迅速銷售至海外各地,至今XO幾乎也成為了干邑的代名詞。

要維持穩定恆久的品質,僅單靠總釀酒師一人是無法完成的,軒尼詩干邑由其品鑑委員會負責把關,而總釀酒師Yann Fillioux則是領頭的靈魂人物。百多年來,每天早上11時,軒尼詩品鑑委員們會在軒尼詩酒廠總部的同一個房間會面,試酒、聞酒、討論並做出決定,讓成千上萬種原酒得以安置在所適合處,這傳統一直延續,甚至連這個房間所有物品的擺放位置都未曾改變,由此可見軒尼詩對品質要求的嚴謹程度。

 


Yann Fillioux專訪Yann Fillioux

藉著軒尼詩250週年卓越之旅廣州首站之便,我們實地採訪了軒尼詩第七代總釀酒師Yann Fillioux,想要一探干邑釀製的祕密。Yann Fillioux表示,至少要有10年以上的經驗值,才足以進入品鑑委員會,而這10年的時間,會讓你像海綿一樣迅速地吸收學習,對所有原酒風味所累積的記憶與經驗,才能讓你做正確的判斷。

品鑑委員會每天在做的事,就是為每款生命之水決定其安身立命之處,包括它要裝進哪一種橡木桶、置於哪一個酒窖。這是以其「陳年實力」來做判定,如果覺得其潛力短,就放在新桶,反之則放在老桶。對於新蒸餾出來的生命之水,判斷的困難度很高,即便連這批老字號的委員們也可能會誤判,所以這些酒每年都要再從桶裡拿出來檢查一次,以決定是否為其更換居所,但陳釀5年以上的酒液,基本上就定調了,可以絕對準確地判斷。

對於干邑的產區,Yann Fillioux也有自己的看法,他不認為只有大、小香檳區的才能釀出好酒,四大產區的都有自己的特色,因此軒尼詩只取用四大產區最好的田所產出的葡萄來釀酒。他特別提到酒干邑的「表現」,就如果葡萄酒有最適合飲用的年份,干邑也是一樣,以優質大香檳區所釀出來的酒來說,一般都要陳放30~50年,才會表現出其最完美的一面。每個產區的酒有其不同的適飲年齡,只有在對的酒款中放入對的酒才能契合。如果大、小香檳區的酒太早拿出來調和,其所能表現的特性反而不會如其他產區來得出色,這就有些浪費了。軒尼詩對品質的要求凌駕於一切,所以Yann Fillioux向來不以產區來為生命之水打分數。

而提到品鑑委員會對於酒質的判定,是否可以用高科技儀器分析來取代,Yann Fillioux笑著回答說,現代的科技固然很精良,是有機會能幫忙判定出酒質的好或壞,但也僅止於此。機器不能從好中判定普通好、非常好、超級好,但人的智慧和經驗可以做出這樣的判斷,這也就是品鑑委員會所存在的最大意義!

 

 


4-2向250週年致敬:H250

為了慶祝軒尼詩250週年,品牌推出全新紀念酒款──H250,而這計畫早在3年前就開始啟動。首先是特別打造了250個250公升的Limousin酒桶,這是由傳統270公升老橡木桶(目前已不再使用,現今標準的干邑桶是350公升)縮減尺碼而來,在其中注入15~35年的原酒進行融合,並將這250個酒桶放入位於夏朗德河畔的創始人酒窖(Founder’s Cellar)進行最後的靜置。

H250代表了Yann Fillioux累積50年的釀酒經驗智慧,是他畢生功力精華所在,套句現代用語就是用來「炫技」的。H250的定位在XO之上,但從價格上來看,離更上層的百樂廷也還有一段距離,以這個價位來說,酒質的表現簡直讓人驚豔!花香、果香、木桶味及辛香料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在平衡中展現往來交織的複雜層次。初入口時,我只覺得非常順口好喝,但隨著第二杯、第三杯,漸漸地就可以發現Yann Fillioux在裡面想要傳達的意念,那是一種從學習釀製干邑開始感到的混沌茫無頭緒,到最後隨著時間累積、智慧經驗的成長,漸漸你就能從千絲萬縷中發現干邑每個關鍵因子如何影響。H250相當複雜,值得你好好用心多喝幾杯,好在它是1公升瓶裝,你真的可以多喝幾杯。

 

人頭馬──對特優香檳干邑的堅持

如果要提到家族經營,在其他干邑品牌紛紛加入大集團後,人頭馬是目前唯一仍是家族經營的企業。雖然在1999年曾和英國的愛丁頓集團以及美國的金賓集團公司合資成立Maxxium寰盛全球分銷公司,但在2009年即正式撤資Maxxium,之後即以人頭馬君度公司的名字持續經營。

人頭馬創立於1724年,出身於葡萄農家的Remy Martin在Rouillac小鎮創建了自己的酒品貿易公司。由於所5-1釀製的干邑品質極佳,於1738年獲法王路易十五的特許,得以擴展葡萄園並釀造品質最好的干邑。而為了避免碼頭裝卸工因不識字而將酒桶混淆,家族第四代繼承人Emile Remy Martin決定在酒桶上烙下代表自己射手星座的人頭馬標記(在現在看來是相當自戀的表現),從此誕生了品牌的第一個標誌。

而特優香檳干邑的誕生,則是在1898年,Paul Remy Martin在品嚐比往常陳年更久的生命之水後,相當驚豔,決定發明一種調配干邑的全新方式,於是誕生了特優香檳干邑,只用干邑區中葡萄品質最佳的大、小香檳區的葡萄釀製,而這種做法到了1938年,得到法國法律的正式認可,只有以大、小香檳區的酒液混合製成的佳釀,在法國法律上才被認可為「Fine Champagne Cognac特優香檳干邑」,且其中大香檳區的酒液更必須超過50%,這成為了人頭馬干邑品質的保證。

PK-ENG-RemyMartin-TheLegacy人頭馬雖然一直都是家族經營,但因為時代的傳承,使得經營者的姓氏有了幾次變動。1910年,Paul emile Remy Martin II與世代都在大香檳區栽種葡萄兼釀造葡萄酒的Andre Renaud會談,決定合組公司,而在1924年Paul emile Remy Martin Ⅱ過世後,Andre Renaud買下了公司所有的股票,成為人頭馬的擁有者。1942年,他的女婿Andre Heriard Dubreuil進入人頭馬公司,並決定自1948年起只生產和銷售特優香檳干邑。Andre Heriard Dubreuil在1965年繼承公司,自此人頭馬就由Dubreuil家族經營傳承。

人頭馬的總釀酒師就不是世代傳承,而是師傅帶徒弟的方式。人頭馬有位傳奇性的總釀酒師,就是在2003年成為人頭馬品牌歷史上第一位女釀酒師的Pierrette Trichet。她經過了近30年的磨鍊,潛心鑽研調酒的工藝,充分瞭解了造就人頭馬品牌的這些人們以及其理念。在為酒莊卓越奉獻了38年後,Pierrette Trichet決定將總釀酒師的衣缽傳給她悉心栽培的Baptiste Loiseau,並於2014年5月1日正式任命生效。

Baptiste Loiseau生於干邑地區,從小就對葡萄酒莊的工作相當瞭解。這位農藝和釀酒工程師於2007年入職人頭馬,當時,Pierrette Trichet就從這個求知欲極強、富有熱忱並且專注投入的人輕人身上,看到了釀酒大師的潛質,而讓他擔任副手的角色。Baptiste Loiseau熟悉葡萄種植,並在品鑑大小香檳區出產的生命之水和干邑方面,擁有極為公正客觀的見地,相信他的上任,同樣也將成為人頭馬風格始終一致的保證。

 

6-1金光熠熠:人頭馬XO新卓越「坎城影展2015限量版」

一年一度的坎城影展舉辦在即,被喻為是「干邑之心」、堅持一貫甘醇絕美特優香檳干邑而聞名的人頭馬,數十年來一直是法國坎城影展最喜愛的官方夥伴之一,為了歡慶此一屬於全球電影業界相關人士以及所有欣賞電影愛好者的閃耀時刻,人頭馬特別推出精心設計的XO新卓越「坎城影展2015限量版」,為坎城所有熠熠奪目的電影巨星們舉杯喝采。

人頭馬XO新卓越「坎城影展2015限量版」,除了擁有人頭馬傲視全球的特優香檳干邑,熠熠金裝的瓶身,更彰顯坎城巨星輝煌光采與其不凡成就,藉以向結合七大藝術的電影美學致敬。在包裝設計上納入了不少電影元素,以此向源自法國而聞名於世的坎城影展致敬,除了用來彰顯電影大螢幕視覺意象的沉穩內盒,與精緻立體的燦金色外盒外,並將酒瓶陳列於金色流線型的膠卷造型盒中,端詳人頭馬XO新卓越「坎城影展2015限量版」,彷彿就是一部令人雋永玩味的精采好戲,接受象徵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座。

 

莫忘初衷:人頭馬1738 Accord Royal6-2

人頭馬1738 Accord Royal象徵著人頭馬歷史上最值得讚頌、來自皇家的榮耀。Remy Martin於1724年在干邑區開啟他的第一座葡萄園,儘管釀造出品質非凡的干邑,但當時的法國王室為避免干邑品質良莠不齊,對於葡萄園的種植和干邑酒的釀造都有嚴格規定,需取得政府的許可才能擴展葡萄園。終於在1738年,人頭馬干邑的品質受到法王路易十五的肯定與賞識,特別頒布一道命令,允許人頭馬能在干邑區中最好的土地上擴展葡萄園,釀造品質最好的干邑。這道命令當時名為Accord Royal,無疑是人頭馬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至今人頭馬家族一直依循傳統,致力釀出品質最好的干邑。人頭馬家族從未忘記當初受到法王加冕的光榮時刻,因此特別推出了「1738 Accord Royal」特優香檳干邑,就是以1738年的榮譽為名,致力永遠維持良好的品質。這支酒的風味相當獨特,介於VSOP和XO之間,以65%來自大香檳區葡萄、35%來自小香檳區葡萄釀製而成,喝起來卻隱約透著威士忌的味道,豐富、滑順、醇厚的口感,是相當有趣的一支酒。

 

馬爹利──最古老的頂級干邑品牌

7-1在所有頂級干邑品牌中,歷史最悠久的當屬馬爹利。源自1715年,貴族Jean Martell來到干邑區,創建了馬爹利干邑酒廠,並開啟了自己的貿易事業。一直2002年,馬爹利正式加入法國第一大烈酒集團保樂利加。

馬爹利家族從葡萄栽培、釀酒程序、蒸餾過程之控制,到窖藏陳年之要求,每一步驟都堅持嚴格的品質管制,再加上獨步全球的特殊調和配方,創造出馬爹利干邑口感香醇,品味優雅的特質。幾個世紀以來,馬爹利創造出一種馬爹利專屬的風格。帶著淡雅花香,強調高雅、滑順且細膩的酒品形象。

馬爹利同樣使用干邑區的四大產區所生產的酒液加以調和,所不同的是,馬爹利特別強調使用「邊緣區」最優質的葡萄釀造,因為品牌認為邊緣區的葡萄具備了特殊的優雅感。馬爹利在眾多的干邑酒廠中,以古典、傳統的生產方法而著稱,調和方式更世代傳承。酒窖庫存豐富,變化多樣的木桶縱橫排列,生產出的產品,成熟感豐厚、品味高雅。為世人創造出一個酒質華麗而不失深沉、口感微妙、香氣淡雅的干邑世界。

7-2馬爹利現任總釀酒師Benoît Fil,他對陳釀生命之水方面的知識淵博,並藉此打造出珍稀的干邑。馬爹利酒窖被稱為「天堂」可說是實至名歸,這是品牌貯藏生命之水的地方,那些已臻完美的生命之水貯藏在套著草籃的細頸玻璃罈中,而那些尚未成熟的則繼續在酒桶中陳年。「天堂」是一個品嘗干邑的特殊場所,彌漫著老窖的木質香味,其中有些酒瓶甚至在拿破崙加冕時期便已存在,這也只有歷史悠久的酒廠才能做到。

Benoît Fil覺得所有生命之水都具有鮮明的個性,並以獨特的方式發展。唯有每天進行觀察,才能從內部對其進行瞭解。但是在貯藏中,它們偶而也會有驚喜產生。總釀酒師就像是撫養孩子的父母,要能夠識別出在他們成年後與眾不同的特質,也要知道將他們領向何方,更要準確掌握每個酒桶最恰當的陳年時間。而在干邑的生產中,時間是一個重要因素。在葡萄園中花費的時間、生命之水成熟的時間、酒品調配所需的時間等,耐心是總釀酒師最重要的特質。

今年適逢品牌創立300週年,Benoît Fil從馬爹利歷史檔案中尋覓珍貴的「生命之水」,並傳承馬爹利家族300年超凡的釀造工藝,推出四款臻藏版限量干邑:馬爹利干邑白蘭地300週年世紀臻藏版、馬爹利XO干邑白蘭地300週年璀璨限量版、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300週年復刻限量版,以及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首席臻釀,以此向馬爹利三個世紀以來對頂級釀製工藝及卓越品質的不懈致敬。

 

馬爹利XO干邑白蘭地300週年璀璨限量版

8-2馬爹利XO干邑白蘭地300週年璀璨限量版精選數種生命之水,放置於擁有300年樹齡的橡木桶中陳釀而成,同時也是馬爹利干邑向造就干邑品質的兩大不可或缺因素「時間」和「橡木」致敬的最佳表現。Benoît Fil表示,這款酒是經典馬爹利XO干邑白蘭地「本質」的展現,大小香檳區的口感結構與上林區的清新果香完美交融,酒體呈現完美調和的精湛深邃風味,釋出令人讚嘆的豐富芳香與醇厚口感,體現馬爹利300年以來生命之水的精髓,使干邑蛻變為真正的藝術。

 

8-3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300週年復刻限量版

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誕生於1912年,由馬爹利創始人的第十代傳人Edouard Martell所推出。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300週年復刻限量版是對擁有百年歷史干邑的最完美演繹,以百餘種生命之水進行調和,分別來自最負盛名的四大干邑產區,即大香檳區、小香檳區、邊緣區以及上林區,而邊緣區生命之水特有的優雅風味,使其酒體更爲圓潤芳香,餘韻綿長而細緻,奠定了馬爹利干邑的獨特風格。此款珍釀以300 年樹齡的橡木桶醇化,連結了品牌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8-1馬爹利干邑白蘭地300週年世紀臻藏版

馬爹利干邑白蘭地300週年世紀臻藏版使用分別來自1957年大香檳區、1982年上林區和1979年邊緣區的三種珍稀生命之水調和而成,以各自獨特的芳香特質喚起對馬爹利不同歷史階段的印記。大香檳區的生命之水芬芳濃烈且層次豐富,充滿力量,象徵著Jean Martell創立馬爹利時立下深厚根基的決心與勇氣;上林區的生命之水果香淡雅,入口滑順且柔和精緻,使人聯想到馬爹利在19世紀的卓越不凡;邊緣區的生命之水圓潤優雅,奠定馬爹利干邑的獨特風格,令人回憶起20世紀初法國的美好年代。

 

8-4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首席臻釀

馬爹利藍帶自1912年推出以來,即在全球干邑市場建立起卓越的聲譽,歷任首席釀酒師守護著生命之水的珍稀特性,以確保馬爹利藍帶經歷數十年依然保存其獨特風味。馬爹利藍帶干邑白蘭地首席臻釀是由馬爹利總釀酒師伯Benoît Fil所調配而成,以7支精選1975和1988年份的生命之水調製,包括由馬爹利藍帶創始人Auguste Chapeau侄子François Chapeau親手蒸餾的干邑白蘭地,靈感來自於馬爹利的獨特傳統,紀念馬爹利歷代釀酒師的專業和熱情。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5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