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讓你畫一幅畫,卻限制你只能用某幾種顏色,你會不會覺得畫起來很不盡興?

如果能無限制想用什麼顏色就用什麼顏色,是否就可以畫出更精彩的畫?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

這其實是個很弔詭的問題,理論上,如果你的畫功夠厲害,就算只有黑白兩色也足夠勾勒出令人動容的畫作。但實際上,愈多的色彩當然能夠填補愈多的細節,你可以更隨心所欲地描繪自己心中的想像。所以色彩的運用之於畫作應該是相對值而不是絕對值,畫功愈厲害的人,給他愈多顏色,應該就可以得到以倍數成長的精湛作品。

為什麼在寫威士忌時講了那麼多畫畫,其實對調酒師來說,原酒就是他的顏料,要調和出一款精彩的威士忌,能夠使用的原酒愈多,就愈能填滿每個想要的層次,創造出更為精彩的威士忌佳作。

許多人對威士忌產業的調酒師都不太瞭解,甚至還有人會和酒吧裡的bartender(也是調酒師)搞混。在威士忌酒廠中,才華洋溢的調酒師大都會被賦予首席調酒師(master blender)的任務,這可是整個酒廠的靈魂所在,基本上,每個品牌威士忌的產品風味,都掌握在首席調酒師身上。首席調酒師需要控制產品風味的穩定,比方說同樣是12年的產品,總不能今年出的和明年出的味道不一樣吧?這中間細微的拿捏,就是首席調酒師的功力所在。

在這裡要先說明一個觀念,那就是「幾乎」所有的威士忌,都是調和出來的產物,許多人誤以為只有調和式威士忌才需要調和,但其實單一麥芽威士忌也有調和的動作,只是單一麥芽威士忌使用的都是同一個酒廠的麥芽威士忌如此而已。為了要維持風味統一,首席調酒師會把不同酒桶的原酒混合,以求穩定的品質,再加水稀釋至固定的酒精濃度之後裝瓶上市。

而另外要提的一件事,就是依照蘇格蘭的法規,威士忌標示的年份,必須以使用原酒的最低年份為標示數字,比方說如果我將12年、15年、18年三個年份的威士忌加以調和,即便我只使用了非常少量的12年,最後成品也只能標示為12年。如果我想要創造出層次豐富波瀾壯闊的口感,很貪心地使用了3年~50年間各種的原酒,要知道雖然這些高年份的原酒都彌足珍貴,但最後我卻只能標示3年,那豈不是太沒意思了嗎?所以我就乾脆不標示年份,然後給它一個特殊的名字,這就成為無年份威士忌。

1當我剛接觸威士忌的時候,就曾經對[1]約翰走路藍牌充滿好奇,為什麼明明沒有標示年份,卻賣得比其他各種顏色的牌都貴,後來才知道這就是無年份的魅力。但藍牌和其他無年份威士忌不同的是,它有個原始的配方,首席調酒師依據這個配方來調酒,但當某些配方上的原酒早已停產時,首席調酒師就得要找出替代品,好讓酒的品質維持一定,這艱難度比創作全新酒款又更高了一些。我一開始接觸藍牌時就非常喜歡,從那時剛入門的新手到現在已喝過數百款威士忌的熟手,依然還是覺得它非常好喝,它在各個看似南轅北轍的口味中穿針引線的功力真的厲害,既衝擊又平順的層次深得我心。目前市面上標準包裝的藍牌都改成40%,但某些藍牌特別版則保持原先設定的43%,酒精濃度不同,在口感上當然也有些許差異,但仍然保持著基本的調性。

一般來說,無年份威士忌都算是獨立於原先常態型酒款(12、15、18年……等)新創的產品,這些首席調酒師們為什麼要推出無年份威士忌呢?絕大多數都是為創作出不太一樣的酒Highland Park Dark Origins款,就像一個畫家如果每天都讓他畫清明上河圖,偶而他也會想要畫畫百鳥朝凰圖來著。當然也有些是為了某個特別的行銷目的而創作出不一樣的酒款。總之,無年份烕士忌給了首席調酒師們一個很大的創作空間,讓他們可以盡情地發揮,因為沒有年份限制,就好像不限顏色的畫作一樣,通常都會得到非常精彩的作品。

我最喜歡的無年份威士忌的創作目的,就是「說故事」。酒廠有了某個想法,讓首席調酒師用威士忌來說故 事,這樣的威士忌只要一喝下去,幾乎就可以從腦海中浮現出首席調酒3 4師想要傳達的意念,活靈活現地非常過癮。比方說像[2]高原騎士Dark Origins,講的就是其創辦人在還沒有正式執照時,於夜晚私釀酒的故事,不要覺得怎麼會講這種違法的事咧,當年幾乎每家酒廠都經歷過這個黑暗期,一直到英國政府終於開放執照才得以重現光明。綜觀歷史,很多運動也都是看似衝撞體制,卻對未來灑出希望的種子。

[3]雅柏Supernova 2014限量版則陳述品牌的「太空陳釀實驗」計畫,所以這支酒喝起來就有那種升空飛向外太空,盤旋一陣後再飛回地球降落的層次展現,讓其超重泥煤口味隱藏在故事中,就不會覺得那麼難以接受,甚至不特別說還不會意識到它是超重泥煤口味的酒款。而[4]格蘭菲迪1963復刻版則在訴說品牌於1963年推出首支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故事,雖然說這支酒的本

Image 026

意是復刻當年首支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風味,但重現當年的風味,不就是在告訴大家這段故事嗎?這支復刻酒可以喝出當年創作的原意,頗有思古之情。

另一個無年份威士忌的創作目的,我可以簡單定義為「炫技」,當然這絕對是正面的,產品本身就是要告訴大家我們的首席調酒師有多厲害(以及我們酒廠的酒藏有多豐富),所以要能夠炫技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威士忌老饕的舌頭可是刁得很。我印象最深刻的是[5]格蘭傑稀印,這也是我在初學時期喝過的第一款無年份單一麥芽威士忌,可以想像我那時感受到的震撼,雖然當時只覺得這酒6 7怎麼那麼厲害,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直到多年後再次品嘗,才發現箇中奧妙,入口瞬間頓時覺得彷彿被困在稀印的結界中,口中各種味覺同時被激發,但每一個味覺順著走卻又繞回接續另一個味覺,有種走不出去的包圍感。

[6]蘇格登大師精選則令人覺得不可思議,它充份展現了Maureen Robinson身為女性首席調酒師獨特且細膩的特質,將大自然的花果樹木包容並蓄,品牌還特別打造了個全感體驗空間,透過不同的空間屬性,帶領品飲者進入這支酒所想要表現更深層的境界。另一支[7]皇家禮炮大師精選同樣也以大自然為題,但營造出更壯闊的空間感,彷彿在深山峻谷中發現滿山遍野的花海,那種奪天地之妙宛如君臨天下的氣勢,也唯有皇家禮炮才能顯現如此王者之尊,這在其產品線中的確是個異類,也十足體現「炫技」的美感。這款大師精選僅台灣限定,還真覺得身在台灣好幸福。

8同樣也僅在台灣限量販售的還有[8]百富1858號桶第三批次,在前兩批次熱銷之後於去年再次推出,這次更變本加厲使用了共13個高年份酒桶,放置於獨特的1858號融合桶(marry tun)中數月,高年份威士忌都很有自己的個性,要將這13種不同元素完美結合,真的不得不佩服其首席調酒師David Stewart的驚人功力。每個批次由於使用的原酒桶子都不盡相同,當然風味也就大異其趣,絕對是值得好好收藏的珍品。

我真的超喜歡無年份威士忌,不僅是因為酒的本身精彩,喝的同時還可以感受各品牌首席調酒師的創意,在品牌精神下所能做出最無限制的發揮,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人感受到威士忌的世界包羅萬象,實在非常過癮!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3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