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人類的生命如同許多動物一般,除了受到呼吸進食睡眠等生存本能的驅動,各種情緒與感受更是與思考及行為過程緊密相關(這也是為什麼你會覺得週一上班特別痛苦的原因)。如果在人類可以將感情排除,完全理性,沒有貪嗔癡的世界會變得更理想嗎?達到此境界的附加代價又是什麼?

 

Text by Charles Liao Images:courtesy of Catchplay

德瑞克.多雷穆斯(Drake Doremus)這位曾以描述遠距離戀愛的《愛瘋了》(Like Crazy)抱回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的導演,在他的新作《禁愛世界》(Equals)中,描述在未來世界,情緒感受被視為一種應該被淘汰的缺陷,除了焦慮、恐懼、快樂、憤怒等概念皆不存在之外,人類個體之間除了工作任務外也沒有密切的依存關係。而在這樣的世界中,展露出情緒或脫離體制規範下的行動反而被視為病態(在劇中被稱為「愛流感,Switched On Syndrome」,是如同愛滋般可從血液中被檢驗出的狀態,需服藥控制),我們觀念中「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的關係也顛倒了過來。

在故事中,身為繪圖師的賽勒斯(尼克拉斯.霍特,Nicholas Hoult)如大部分人一樣原本過著毫不特殊的生活,直到有天他的內心開始對周遭事物有了不同的觀感,這些憂鬱敏感的心理作用讓他體會了未曾經歷的孤立感。某天他注意到了公司的同事妮雅(克莉絲汀.史都華,Kristen Stewart)隱約有著不同其他人的舉止,後來才發現這位同事一直以來隱藏著自己的心理狀態,而同病相憐的兩人彼此間的吸引力迅速發展,很快地這段祕密戀情竟成了他們賴以維生的動力。然而當局終於研發成功一種能永久治癒愛流感的藥物時,當感情面臨消逝的危機,兩人會如何做出選擇?

0512-2

本片拍攝的優點除了如音樂錄影般極簡卻優雅的場景塑造,劇中演員的表現其實都相當不錯。儘管許多人大概會開玩笑說這個大家都面無表情的世界像是專為史都華所創造的,但認真說來這樣的安排的確使她的演出有了更多深度與層次去發揮,對比之下角色的各種情緒張力更為明顯。

做為一部以未來世界與反烏托邦背景來構築的故事來說,本片的格局相當小:片中對體制與權力的批判僅存在於幾位核心角色的對話中,幾位主角們對於現有體制的壓迫採取的是躲避逃亡,而非起而反抗。這樣的安排某種程度上,削弱了故事應有的政治性意涵,而角色刻劃方面這部電影採用的也是屬較抽象的方式:大部分角色在去除了背景故事和明顯性格後,比起人物反而更接近概念論述。而就整體故事看來本片的社會價值似乎可套用於現實社會中各種少數族群面對的狀況──本片在第一眼看來就像是受心理疾患所苦的人對所謂「正常」世界的觀察,以及他們被對待的方式。儘管片尾「羅密歐與茱麗葉」式的劇情安排稍嫌老套,但轉折後反而讓男女主角間的關係變得更為抽象且耐人尋味,整體來說算是符合成年人胃口的現代童話。
0504-2

【更多內容請見2016年5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