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歲,飯店經營者、旅行者│2017年11月16日,重慶市採訪。

Text by Gershwin Chang    Image:courtesy of 台北晶華酒店

旅行者,觀察一個城市的第一印象,是一個外地人的眼光的視角。對我來說,當然會希望能體驗最當地、最有特色的東西,最好是這裡有,但其他地方完全找不到的體驗;這樣的特色可能不是地理或自然環境,或許可以說是人文的累積──包括歷史、環境、文化與住民各方面,經年累月所打造出來,關於這個城市的獨有個性。

我會去觀察一個城市街頭的生活與藝術,尤其是街頭表演與博物館都是我會看的;當然還有飯店,還有餐廳,這是城市最直觀的意象。一個城市的脈動,可以從各個層面進行觀察,尤其是飯店,我覺得它就是城市的縮影。

所以飯店的任務就是把城市的特色、個性融入旅行的體驗中,而不是讓旅行者到飯店,感受到的卻是一個與周遭城市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飯店的「世界」可以串接進入城市的風格當中,但是又與真實的城市有一點點不一樣,飯店的城市風格應該更「Confortable」一點、更安全一點,這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飯店形象。

對我來說,重慶是山城、兩江交會之處,也是霧都,人民非常勤奮、熱情;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重慶菜的「麻辣」,我想也是因為麻辣,讓重慶這個土地特別有「溫度」、很熱情。所以如何從人文環境的特色,與歷史文化裡面來重新演繹所謂的「現代重慶」,現代重慶如何展現在世人的面前,我覺得這是重慶麗晶生活風格呈現的任務,也可以說是城市的文藝復興。

對我來說,重慶麗晶的目標是想要打造一個讓重慶人引以為傲的亮點。每一家麗晶都該有自己的亮點與獨特的特色(而且是「一定要」),這個特色必須從重慶出來,而不是麗晶自己想要做什麼就做出來的,麗晶的角色是讓重慶去演出它最好的一面,這是我們的任務。

飯店不像一般的房地產,你蓋完賣出去你的任務就結束了,它會跟這個城市在一起生存,即便不是永久存在,但也會跟個這城市一起存在很長一段時間,至少在可預見的將來你會一直看到它。而且你會發現,很多著名的飯店,像是巴黎的麗池、香港的半島,都可說是城市的象徵,甚至能說是城市歷史與文化的意義存在,因此我希望,重慶麗晶可以是未來重慶持續永久發展的一部分。

>如果我到了一個城市,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是城市怎麼呈現它的「真實感」

真實感這個要怎麼解釋,我也無法說得很清楚,就像我可能到了一個地方,讓我覺得這個地方很「人造」,都是後天塑造出來的形象,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因為很多像是人們的純真、自由度的呈現,都被這層人造感給隔絕掉了。

柏林是我很喜歡的城市之一,因為它雖然並非美侖美奐、極度現代化,但是「歷史的衝撞」直接呈現在城市景象裡展現,包羅萬象、容納百川,對我來說這很真實,因為人生就是這樣多元。 >真實感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不喜歡做作的感覺。

尤其是人文歷史,我觀察城市很重要的一個角度,倒不是說現代建築沒有什麼,因為錢堆積出來的其實對我來說沒有那麼多意義,智慧累積出來的東西才是最可貴的。


潘思亮

1965年生於台灣,現任晶華麗晶集團董事長。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企管碩士,1992年自美返台任台北晶華酒店總裁,2000年正式買回集團經營權,建構台灣最大的酒店集團;2010年取得麗晶品牌全球經營管理權,並再度佈點全球;2017年11月16日,重慶麗晶酒店正式開幕。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8期12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