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一張令男人女人都羨慕(與忌妒)的耽美臉龐──且不管是何種表情,光是坐在那裡,就像一幅好看的靜物畫。那一雙充滿靈氣的眼睛,彷彿對世間萬物充滿好奇與疑問,就好像意外落入人間的神祇,對塵世間所發生的大小事,都感到驚喜,這是他,三浦春馬,身為演員的樂趣。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王綺琇 Photographs by 蔡明宗

ZY8A9025

多數人羨慕那些好看的演員明星,我們渴望擁有偶像般的臉龐,卻又拒絕那些青春偶像的病毒行銷,挺矛盾的,不是嗎?

我有時候很羨慕日本國情,不管是什麼樣的內外文化,他們總有辦法變成屬於自己的風格,例如,源自歐美的搖滾或嘻哈,到了日本,還真的就會變成另一種樣貌,可卻不又失風味、自成一派。

或者,把一位美少年變成十足的實力派演員。

嚴格說起來,三浦春馬算是童星出身,7歲開始就在電視台戲劇圈走跳的他,有個讓人無法拒絕的俊美輪廓,同樣的臉孔,換做在其他偶像身上,那幾乎是能夠讓自己幾年下來不愁吃穿的最佳武器,但三浦春馬並不這麼想,或者說,他壓根沒想過這問題,也不甘於只當個偶像便滿足。
靜靜觀察這個世界
此次封面拍攝,對日本經紀方來說算是個秘密行程,甚至不算在原先的電影宣傳計劃當中,然而就在這緊湊而保密的行程裡,三浦春馬始終展現高度的親合魅力,雙方互動愉快,經紀人表示,他是非常隨和簡單的人,五星級飯店裡的食物他反而不愛,對他來說,吃碗牛肉麵或四神湯才稱得上是體驗過台灣美食。

是說他對一切事物都感到好奇,從進到攝影棚的那個瞬間,眼神就像是發現一個又一個新大陸,一盞攝影燈、一本雜誌、或是一句新學的台語方言,好像都能讓他樂上一整天,不知怎地,我想起井上雄彥筆下的佐佐木小次郎,耽美、天真、有個難以忘懷的氣場。採訪當下,我與他比肩而坐,他不時盯著我的訪稿、看我寫字,彷彿是要讀出什麼端倪來。說起來,三浦春馬的中文說得倒不錯(甚至咬字捲舌還比我標準),源自於去年他與張孝全、劉詩詩合作電影《深夜前的五分鐘》,劇中所有台詞都由他本人親自說出而非後製配音。

他笑說,那些中文台詞是硬背下的成果,但其實我們都知道,他在拍攝前一年就開始習修中文課程,也於開鏡前親身前往上海戲劇學院精修對白,由於該劇他飾演製錶學徒,因此每天再抽時間跟隨當地一位高級製錶老師傅學習工藝。

這是他演戲的方式,有點土法煉鋼的慢慢摸索,因應不同的角色背景職業,他甚至會去拜訪相關領域的專家達人請教學習,最後再自己靜下心來、關起門來孤獨地入定,與他安靜的外貌不謀而合──靜靜地、慢慢地觀察這個世界,接著從中發現樂趣與自我。
從演戲中成長的男子
16歲那年,是三浦春馬在戲劇上的一個里程碑,電影《那年夏天的第一次》他首次擔任主角,年底廣受注目的電視劇《14歲媽媽》是他目前花了最多時間揣摩的角色,在劇中,他飾演的男主角讓女主角未婚懷孕,一個對未來無所適從的初中生,從讓女友未婚懷孕、逃避、直到最後勇於面對一切責任,他表示,那樣的心境轉折,對當時年僅16歲的他來說的確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他也表示他不是這種不負責的男生);之後,隔年上映的電影《戀空》讓他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新人演員獎,大家開始明白,演前這位少年,不單只靠外型取勝而已。

或許因為他的帥氣臉龐與輪廓,三浦春馬倒是和漫畫改編題材很有緣,近期最受注目的,莫過於飾演《進擊的巨人》主人翁Eren,作為目前全球最火紅的動漫,他非常開心能夠參與這次的電影演出,「一開始看這個作品覺得很有趣,畫風很有強烈的壓倒性與震撼,故事構成很嚴謹,以往這種故事,人類的對手似乎都是外星人或非生物,第一次遇見像這種活在巨人──而且是大上好幾百倍的巨人威脅下的世界,前所未有的未知恐怖讓人印象深刻。」由導演樋口真嗣改編的真人電影上下兩集也於8、9月中上映;而年底12/11起至明年2月,「進擊的巨人展」也在松山文創園區一號倉庫及台灣設計館盛大展開,預計讓更多人欣賞作者諫山創筆下的奇異世界。

他很開心地和我述說著對這部漫畫的感想,私底下也是漫畫迷的他,眼神充滿愉悅,還原成一名大男孩模樣。以24歲的年紀來說,三浦春馬或許正處在男孩與男人之間的一個交界處,有些童星長大的演員,會有種說不出的世故感,但他不會,以演員來說,三浦春馬有種深不可測的抽象特質,這難道不令人期待他的未來?

>身為演員,我要做的就是去了解劇本給我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故事設定是有多麼地天馬行空都沒有關係,導演與劇本給了我什麼樣的角色,那就是我的全部。理解這個角色的心境,是我每次都會先做的事,人性由心而生吧!我是這麼想的。
>我常常私自想像,一些戲劇圈的前輩們他們在戲劇領域中可能所看到的風景、可能所體會的心境,都讓我好想效法、體驗,古今中外都存在著非常優秀的演員,國內的話像渡邊謙、中井貴一;例如又以整個亞洲來說來說,梁朝偉,他們都是我非常尊敬的大前輩。有時候看著他們演戲,都會讓我覺得,自己還有好多事可以學、也有好多挑戰在等著我,雖然心中並沒有存在著「希望變成誰」的那種必要,可能是很早就出來演戲的關係吧!我很習慣每次接戲都讓自己歸零、從零開始。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9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