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男人都有一個武俠夢,每個導演也都想拍一部武俠鉅片,李安《臥虎藏龍》、王家衛《一代宗師》、候孝賢《聶隱娘》,都把武俠電影的藝術價值擴展到極致,在電影史上佔有地位。但如果要深入人心呢?那一部電影能改寫人們追求稱霸武林的強者心態?或許只有《葉問》吧!高手也可以在慘勝之後,全身是傷、鼻青臉腫,笨拙地說想要回家抱小孩。甄子丹成功詮釋了平凡的葉問,也讓我們明白,男人不必硬撐著威武外表,受傷也沒什麼,只要有磊落心胸,堅定意志,就算不是武林高手,也永遠是值得尊敬的男子漢。

Text by 郭璈、陳勝鴻 Style by 蔡明琮 Photographs by Olivia Tsang Special thanks to DEF Boxing, 進行勢格鬥運動館

 

1960年代,香港出了位李小龍,讓全球掀起功夫狂熱;半世紀後,我們有幸還有甄子丹。他是最能打、也最能演的武打巨星,更是綜合格鬥實戰電影的先行者,在特效掛帥的現代影業中,他憑著過人的「甄功夫」打出一條令人崇敬跟隨的道路,戲裡招招迅電爆裂的致命拳腳,蘊含著戲外日積月累的人生修行與領悟。甄子丹的功夫無話可說,但他愛妻顧家的好男人形象,更是廣受讚賞,這位總被影迷讚譽為「宇宙最強」的男人,卻有顆最溫暖的心。

從影30多年,螢幕上的甄子丹千變萬化,他是狂氣豪放的大俠、亦能是帶有邪氣的迷人反派;是氣勢凌人的粗獷警探、抑是細膩斯文的一代宗師,靈活的演技收放自如,打破學院派刻板印象,甚至能在喜劇中軋上一角。從小學習音樂的他,彈得一手好鋼琴(《精武風雲》裡陳真的鋼琴橋段即是他的現場演奏),出入各式場合的穿搭功力堪稱一絕,曾獲頒香港十大傑出衣著人士獎,可謂文武雙全的男性典範──最懂得穿衣的武打明星。

我們很難再找出像甄子丹這樣的人物,他並不是設想中完美的電影明星,既非高大威猛,也非斯文秀氣,成名過程歷經波折,直到葉問大紅,從此踏遍世界,無人不識葉師父。甄子丹的真功夫與真性情,讓人不得不被他吸引,我們不得不自問,電影裡那位看盡人生起伏,虛名華服,身著落魄青衫,不掩至情真誠俠義本色的葉師父,和眼前駕臨香港柴灣攝影棚,這位演藝生涯臻至顛峰,飛過大半地球,忙於電影拍攝的甄子丹,是否是同一個人?

戲裡一拳 戲外一生

甄子丹的演技純熟精練,絕對不遜於他的武打功夫。在《武俠》裡的劉金喜,年少入匪幫,武功蓋世卻殺人無數,受不了心靈譴責,隱姓埋名入荒僻農村,只為求一個安穩的人生;《一個人的武林》的夏侯武,追求天下無敵,一雙鐵拳與天下英雄爭勝,直到失手殺人入獄,重新思考何謂武林,何謂江湖。

生涯顛峰之作《葉問》,和前面兩個角色也有相似之處,年少時無敵於天下,傲視一切,一句「詠春、葉問」的起手勢,隱含著強大的自信和氣勢。直到日軍叩關,武學難敵槍炮,家產散盡,只能落魄帶著妻小,身無分文落難香江,受到外界欺侮羞辱,淡然視之,心有磊落志,又何須與一般人爭勝?

「武俠電影」是華人獨有的類別,跟傳統儒家、道家、佛學信仰文化與武術修為都有很深的關連,「武俠」這個詞彙,也算是最難翻譯成外文的一個字吧!身兼電影巨星與武術大師的李小龍曾說,要學習水的特性,無固定形體、柔順忍耐,卻能滴水穿石、強悍無比,這是武學的巔峰造詣,也何嘗不是對人生的深刻體現?李小龍過世時候還太年輕,來不及將自己的人生觀和武學領悟之間的異曲同工完整傳世,但甄子丹可以。

甄子丹的電影好看,在於他把自身經歷和體驗,在這些角色中散發出來,他就是葉師父、就是夏侯武、就是劉金喜。這些貌似平凡的人物,將多年武學修為融於一心,內斂化為令人欣賞的氣度,絕非一時三刻背個劇本就能演出個模樣,戲與人生,真能分得那麼清楚嗎?

 

(全文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