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超級英雄「橫行」,夜魔俠這個在超級英雄世界中 頗具「人味」的漫畫主角,也成為非常特立獨行的存在,尤其是搬上電視螢幕後,所有漫迷們都瞪大眼睛地觀看,他們心目中的街頭英雄, 在鏡頭下是否仍是與眾不同?而查理.考克斯(Charlie Cox) 就這樣走進如此世界,用他好奇探索的童真, 為孤獨的街頭鬥士,注入一絲赤子之心。

Text by Gershwin Chang Style by Hedi Wang Photographs by 黃少柔

三月底的炎熱下午,我們在新加坡。新任夜魔俠──查理.考克斯正在街頭,用他充滿好奇的眼神,探索著這個與歐美完全不同的世界。

160327es-s087

.綠色西裝外套_$56,000 Burberry Prorsum;手繪棋盤格短袖棉質襯衫_$5,400 by Vivienne Westwood Anglonania;丹寧長褲_$27,400 Berluti; 丹寧風便鞋_$18,600 by Bottega Veneta。

或許你過去對查理沒有印象,但他在接演Netflix的漫威《夜魔俠》(Daredevil)後,可說是聲名大噪。你絕對無法想像,那個在《愛的萬物論》中最後被女主角愛上的呆萌鋼琴師強納森,竟然在這部影集中如此「能打」;這個被查理戲稱為漫威版「李小龍」的馬修.梅鐸雖然是盲人,但長得短小精幹的他白天是執業律師,晚上則是靠著自己「逼著」練出來的強健體魄及非凡身手,自行主持正義的街頭英雄。這樣的設定與傳統漫威的超級英雄有很大的不同,更與在我面前的查理有更大的差異。什麼樣的差異?或許就是查理眼中的那份赤子之心吧!

不過,雖然夜魔俠是漫威中的超級英雄,但他所擁有的能力卻稱不上是「超能力」。因化學藥劑而失明後,他除了眼睛以外的身體機能都被大大加強,讓他可以透過絕佳聽力、身體感知來偵查敵人並且流暢地打鬥;但查理所飾演的夜魔俠依舊是凡人,他非但沒有超能力,更沒有所謂的主角威能,他所擁有的就只有正義感、聰明的頭腦、以及捍衛「地獄廚房」(漫畫設定的所在場域)的決心。影集中常常可以看到他被打到半死不活,所以不喜歡看到英雄掉漆的人,可能就比較不適合看這部影集。

不過,影集中(與漫畫設定非常相近)的馬修.梅鐸是個孤獨英雄,現實中的查理卻是個對什麼事情都充滿好奇的人。問起第一次到新加坡的查理最想體驗的異國風情,他立刻跟我分享在美國的朋友告訴他新加坡非常有特色的「街邊小吃」,他很想在忙碌的行程中偷閒一下,試試具有獨特東南亞風味的街頭美食,也迫不及待地跟我討論他昨天剛到時吃到的新加坡美食香辣蟹的酸甜口感,更推薦他在那家餐廳體驗到的小玩意兒──吃香辣蟹綁在脖子上的圍兜,查理說那是very cool的好東西,「我覺得這是個很聰明的設計,因為我老是會把食物的醬汁弄到衣服上。」話還沒說完就哈哈大笑的他,感覺就像是個大男孩;尤其當我告訴他台灣的街邊食物(也就是夜市攤販)的食物比新加坡還有趣時,他瞪大眼睛說「我下次一定要去試試看」的表情,的確讓人覺得,查理根本就像個哥兒們,完全沒有明星架子。

160327es-s398理說,飾演馬修.梅鐸後,他的生活除了重心從倫敦轉到紐約之外,其他沒有什麼不同,「現在有比較多人在街上認出我,粉絲們都對我相當有禮,感覺不錯。」私底下低調的查理,自己很重視私人空間,也沒有使用任何社交軟體,「沒拍戲時,我和以往一樣,會與家人和朋友一起度過。」查理說,他從來沒想過會接演這樣一個經典的角色,「我完全不曉得為何會找上我,因為我既不高,身材也沒有其他人厲害,甚至除了慢跑之外我也不做其他運動,而且,我也不是紅頭髮。」一直到細究劇本才發現角色與自己的性格多有雷同,屬於苦往肚裡吞的壓抑類型,讓他決定進入這位街頭英雄的世界,「我熱愛拍攝這齣影集,因為我們有更多時間來探索他的背景故事,真正去處理這個角色與他的內心衝突,花了很多時間來蘊釀那個世界與其中情感。這對超級英雄來說是很少見的。」

「我超愛被打得很慘!」查理的夜魔俠離「所向披靡」有段很大的距離,在劇中常被打得像豬頭,但查理一點也不嫉妒其他在談笑風生間就擺平對手的超級英雄,「對我來說這才是真實的,不是所有超級英雄作品都會觸及這些不光彩的面向。」甚至還向超人嗆聲表示,超人打擊犯罪其實沒什麼了不起,「反正他很難受傷。」

雖然《夜魔俠》的故事題材相當黑暗及沉重,不過查理說他盡量為劇集注入一些幽默,「因為我相信就算在災難中也能看見幽默,所以我讓夜魔俠有時能開玩笑或擠出一個諷刺的笑容。」說起「赤子之心」,查理不諱言,他的心中的確住著一個小孩子,「你知道我是演員,其實我不是潛意識裡有個小孩,我覺得我的個性就有點像小孩。」他笑說我們都知道小孩子都會想說「今天我要扮演誰,明天我要扮演誰」,這其實就像他現在每天在做的事情,「做什麼像甚麼,這是我在演戲的生涯裡一直在實踐的事情。」

對查理來說,做一個演員最重要的特徵,他必須要完全不懼於他人的眼光與批評,甚至一個好的演員必須要能夠「解放」自己,「我們常會在意別人眼光中的自己,所以所有的事情都要隨時隨地重新檢視自己到底合不合乎一般世俗的標準,但一個好的演員卻不該是如此,必須要讓自己直接享受當下的狀況,才是最佳的表演。」查理覺得,小孩子就是那種「無入而不自得」情境的最佳示範,「所以我希望我心中的那個小孩,永遠都可以玩得很開心。」

查理所飾演的角色,的確有些壓抑,但現實中的他卻不放過任何可以探索的機會,這也跟小朋友很像。問起他如果有時間(這次當然沒有),最想去探索新加坡及台灣的哪些地方,他不加思索地就回答「鄉下」,「對我來說,城市以外的生活,才是這個地方的真實面貌。」雖然旅行的大多地方都是都會區,但查理比較想探索的,則是城市外的人們是如何生活的,尤其是山間,「我喜歡比較安靜的地方,因為在城市中很多能量被壓抑、綁住的,人們到了山頂可以釋放在生活中累積的壓力。」查理很喜歡阿爾卑斯山,他說那邊會讓他覺得心胸開闊,「感覺所有被綁住的能量,通通都被解放了。」

160327es-s467

西裝、西褲_私物;水母圖紋條紋襯衫_$15,600 by Vivienne Westwood Man;Drive de Cartier 精鋼腕錶_約$202,000 by Cartier。

【更多完整內容,請見2016年5月號第129期君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