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間Hotel Bar,East End無疑是更為多元──兼具傳統與創意,似乎為冷調的建築結構,帶入一絲絲暖意⋯

Produced &Text by 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 by Cheng-Yao Tsai

通常來East End其實並不是為了喝酒,但一進入酒吧所在的空間,似乎也跟著微醺起來。並不是因為它的設計(不過整體設計是建築師陳瑞憲所擔綱,完全呈現了他的風格──文藝而斯文,帶有一點冷調的修養),也並非迎面而來的一整牆酒,而是那個極具個性的態度,讓人覺得有些輕鬆,甚或有點飄飄然。

_DSC9388相較於一般的Hotel Bar,East End比起來算是迷你的,但說實在話,它的確麻雀雖小、五臟俱全。East End 是日本調酒大師上野秀嗣Hidetsugu Ueno全球唯一的合作酒吧,酒單是以台灣美好的四季為概念設計創意調酒,以經典調酒為主軸,並將台灣特色文化與特產融入酒譜之中,東西融合的風格,兼具創意與傳統,並大玩經典調酒、台灣古早味調酒、分子調酒以及創新的桌邊調酒儀式般服務,每季都能嚐到不同特色的風格調酒,讓酒客可以隨時享受新鮮的五感體驗。

喝雞尾酒,的確是五感體驗──你看著調酒師的調酒動作,從手指到全身的移動都有其態度,尤其注意他的動作細節,你會發現他的優雅或個性,來自於不斷的苦練,才能呈現精準的表現;聽著Stir、Shake的聲音,感受酒的律動;冰涼的觸感,讓你的心情地以沉靜;聞香、品嘗它的滋味,更讓你前面的體驗合而為一,一杯好酒就是從調酒師的手中,進入你的心脾。

不是要形容的那麼哲學,主要還是因為酒的元素融匯了東方元素,不管是茶、竹葉、香草或紹興(對,沒錯,就是紹興),都讓你似乎置身另一空間,說話也跟著文謅謅起來;但East End其實也沒有這麼「出世」,它仍然有很好吃的餐點,填飽你的肚子,作為你前往下一次拚搏的中途休息站。

Until We Meet Again

_DSC9397對East End顧問Nick來說,君子男人的形象是沉穩而內斂的,他的「Until We Meet Again」也是同樣的Style。作法與容器都類似Old Fashion,透過一點點紹興酒帶出蘭姆酒的滋味,其中隱約可以喝得出茶的味道,但卻是以「苦精」的風格呈現。雖有穩重厚實的Old Fashion Style,卻從茶味中感覺些許不同,和而不同的君子風格,是Nick眼中的男人。

(Zacapa 23 蘭姆酒/紹興酒/自製中式香草糖漿/自製伯爵糖漿/苦精/自製烘烤茶苦精)

 

 

 

 

Seafarer

_DSC9321East End的特色調酒Seafarer是Nick的創意調酒,也是他參加World Class的作品之一。「Seafarer」的意思是用船旅行的人,所以所有的元素都跟海洋有關,Nick融入了有草香、較為原野風的龍舌蘭,帶入東南亞風味的斑蘭及萊姆的酸甜,芳香萬壽菊讓酒帶有一點百香果的熱帶風味,用竹筒裝呈是呈現「竹筏」意象,裝載涵蓋東西的不同元素,來自世界各地的意象融入其中,彙整出旅人般的不同視角。

(Don Julio Blanco 龍舌蘭/七葉蘭糖漿/萊姆汁/斑蘭葉/芳香萬壽菊/黑胡椒)

 

 

bar網頁大圖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