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Lowland是愛爾蘭威士忌首先傳入的主要地區,而Campbeltown則曾有「威士忌之都」之稱,但今時今地卻因為環境變遷而逐漸沒落,還仍有酒廠在此堅守陣地,保留歷史與風土所賦予它的獨特風味,這也讓蘇格蘭威士忌有更多元的想像、更人文的意念。而這也是蘇格蘭威士忌的不同「風土」,也是個有趣體驗。

Text by Gershwin Chang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

歷史的前進與衰退

要說風土,我們先從蘇格蘭的地理說起。蘇格蘭的地理環境多變,但簡單來說可以分為北方的Highland與南方的Lowland。Highland地區以高低起伏的山地為主,險峻的山巒、森林與深水湖為其主要景觀,而Lowland則完全相反,大片的平原與丘陵,主要城市愛丁堡與哥拉斯哥也在此區。因為環境與地理樣貌的不同,威士忌的風格也在這裡展現不同的形象。

Auchentoshan三桶單一麥芽威士忌。

既然談蘇格蘭威士忌,我們先從Lowland說起。Lowland威士忌產區位於西海岸Clyde河與東海岸Tay河的下游,由於距海有點距離不會受到海風的影響,加上這裡較少泥炭,因此釀造出的威士忌酒中煙燻與鹹味較少,風格也較為輕柔,甚至你會在其中找到花草植物的清新芳香。此外,據說Lowland是愛爾蘭威士忌首先傳入的地方,因此釀造蒸餾方式與愛爾蘭威士忌相近。現存的主要酒廠Auchentoshan就是以傳統完整三次蒸餾製酒的品牌,這種做法可以讓蒸餾出來的新酒酒質更為乾淨,於是跟陳放木桶的「對話」就更為清晰,於是乎能造成的可能性也更為豐富,而酒廠的風格也可以更為凸顯,像是Auchentoshan三桶單一麥芽威士忌[1]先後經過波本桶、Oloroso雪莉桶與PX雪莉桶的陳年,不但帶出了層次豐厚的香甜,卻仍帶有Auchentoshan特有的柔順口感,這種被酒友戲稱為「阿嬤的酸梅湯」形象的酒,可說是Lowland的重要代表。

另一個有「歷史」的地區,必須要說到的就是Campbeltown。這個大概已經逐漸被人遺忘的城鎮位於蘇格蘭西南部的半島上,由於當地盛產大麥與泥炭,加上終年受海風吹拂,威士忌風格為重煙燻與海水鹹味。在十九世紀Campbeltown是蘇格蘭威士忌的重鎮,全盛時期有高達28間蒸餾廠在此間營運,甚至還被稱作「The Capital of the Whisky World」。早期的Campbeltown有充足原料供應、航運發達,主要市場是美國的Campbeltown自然威士忌產業興盛;但1920年代美國禁酒令起,Campbeltown的生意就直直落,到現在只剩下3間蒸餾廠在運作,其中Glengyle目前仍未有正式裝瓶。不過雖然看似沒落,但這幾家酒廠所推出蘇格蘭威士忌卻仍是愛酒者眼中的逸品,尤其Springbank 的出品,更是飲家追捧的對象。其中被熱捧的優質酒款,酒價之高可不輸其他地區的精品;但在台灣量少可遇不可求,如果有機會遇到,一定要試試看。

環境的精采紛呈

The Singleton 12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左)、Highland Park Valkyrie(右)。

接下來,我們要往北進入山區,首先進到的就是Highland。Highland是個廣大的區域,你可以說這裡是蘇格蘭威士忌變化最豐富的場域,但基本上相較於Lowland的沉靜,Highland的威士忌共同表現可以說是更為奔放活潑,總體而言高地威士忌是可說是花香、果香與辛辣味和諧交織的組合。簡單分類,Highland可以細分為東、西、南、北四個子產區,所產的威士忌風格各異;東部與南部的酒體適中偏高,口感柔順帶甜味,餘味相當清爽,是Highland威士忌的經典風格;西部的蒸餾廠較少,所產出的酒體較為輕盈,但帶有明顯的海風味;至於北部所產酒體適中,口感複雜,有時帶有淡淡的海鹽味,泥炭味也較為明顯。

不過要說到Highland的經典代表,難度就高了,因為它的風格多元,飲者也各有偏好,像是位在高地區最肥沃土地的Glen Ord蒸餾廠所生產的The Singleton 12年單一麥芽威士忌[2],豐裕的果香隱約透露煙燻橡木味,口感平衡易飲,甜中帶著輕微的甘醇,可以說是Highland區的經典酒款。至於如果要說Highland比較有強烈個性的品項,那一定要提到的就是Highland Park;身為Highland最北酒廠的它,酒中帶有強烈的煙燻氣息,尤其是新推出的Highland Park Valkyrie[3]─女武神,更是有個性的品項:他強調「甜美芳香的煙燻味」,搭上香料與水果風味,帶有一股粗曠的維京氣息,是Highland非常有個性的代表作。

 

Mortlach 2.81 Rare Old(左)、Balvenie 12年三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右)。

與Highland在同一個地理環境,卻有相當不同風格的區域,則是Speyside。現在的Speyside說它是蘇格蘭威士忌的「心臟」並不為過,因為蘇格蘭幾乎一半的蒸餾廠都聚集於此,雖然大部分以生產調和威士忌的原料酒為主,但該處的單一麥芽威士忌也很有特色。它的地勢平緩、泉水豐沛,大麥質優產量高,該地區的威士忌也以複雜和多元化聞名。就風格而言,Speyside可進一步細分為3類——第一種是以Glenlivet為代表的輕柔風格,豐沛的花果香搭配輕盈酒體,相當溫柔,第二種則類似於Highland威士忌,酒體優雅,但有更濃的香氣,像是Mortlach 2.81 Rare Old[4],其酒體結構相當均衡,夾帶獨特花果香調,散發多層次的口感,可為代表;至於第三種,呈現形象是酒體飽滿,常令人聯想起水果蛋糕、乾果蜜餞,甚至是巧克力,像是Balvenie 12年三桶單一麥芽威士忌[5],經過第一次裝填的波本桶與雪莉桶陳放後,成為一款帶有複雜的香氣、香甜且帶有點辛辣的威士忌,可說是經典。

 

 

 

Caol la 12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左)、Lagavulin 16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右)。

最後走到的,是近幾年異軍突起的Islay。Islay是蘇格蘭西南部的島嶼,海風長年吹襲,苔蘚類植物分解成的泥煤覆蓋島嶼,居民就地取材,透過燃燒泥煤來烘乾麥芽,讓威士忌帶著豐厚的海潮味和濃郁的泥煤味。這種類似碘酒或消毒水的味道,一開始不易為初飲者所接受;但喜歡此道者卻唯恐泥煤味不重,最能展現蘇格蘭的粗獷面向。不過,並不是所有Islay的威士忌都帶有濃厚泥煤風格,像Bruichladdich、Bunnahabhain的風格就很清淡;有些則稍帶泥煤味,如Caol la 12年單一麥芽威士忌[6],其麥梗色酒體散發以煙燻為主、泥煤為輔的酒香,柔和水果味再附帶甜麥芽香,口感清柔且圓潤,個性複雜卻和諧,可以做此類代表;而至於Laphroaig、Ardbeg或Lagavulin等「泥煤三巨頭」,就屬於「重口味」,像是Lagavulin 16年單一麥芽威士忌[7],強勁泥煤氣息伴隨鮮明煙燻焦糖甜味,輔以烏梅、乾果及熟成果香,多重層次與海潮鹹味取得巧妙平衡,每一口的啜飲都將給予品飲者超越期待的驚喜。 圖說:蘇格蘭各地環境不同,所製作出來的威士忌也各有特色,充分展現當地風土所擁有的精神。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5期9月份

※未成年請勿飲酒

※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