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 Book)小說原作者

馬修.魁克(Matthew Quick)撰寫的新作──《尼爾的幸運旅程》(The Good Luck of Right Now)──是關於一群在個人困境中掙扎,但又充滿可愛之處的「怪咖」,如何透過與彼此的互動認識自我,找到人生方向的過程。

Text by 廖子良 Images:courtesy of 美昇國際、華映娛樂

其實原本的書名──「當下的好運」──正是書中主角努力想要從母親那學習的教訓。抱持著世上萬物皆為因果相對的信念,當我們身陷困境時,是否能夠因為他人也許因此而得救的可能性而感到釋懷?

bookmain在社會常規中掙扎的邊緣人,似乎在《派特》已看過。故事中,巴索羅謬.尼爾是個年近40,除了照顧母親外沒有工作過,情緒和人際關係皆有障礙的中年男子。在母親過世後,人生頓失目標的他,除了開始接受悲傷治療,發現原來過去時常照顧自家的神父原來有著酗酒和躁鬱症的問題,還半強迫地搬來和自己同住;被分派來幫助自己的年輕悲傷治療師帶著瘀青上班,似乎被家暴的她好像也有著困擾;團體治療的同伴是個相信外星人,滿口髒話的傢伙……但這一切巴索羅謬都不是一個人面對,私底下他一直都和老媽生前最喜歡的演員李察.吉爾是無話不談的筆友,儘管李察從沒回他的信,他不時現身帶給他睿智的建議。

本書的呈現方式以巴索羅謬寫給李察的書信呈現,他在母親病入膏肓時為了討她開心而學會了「假扮」李察.吉爾,而面對這個感到格格不入,甚至連自己腦內的聲音都嘗試著打擊他的世界,似乎只要假扮成身為知名演員星的李察.吉爾,以無所不能的個人魅力,這些問題好像就不再無解了。但這也讓他擔心,如果假扮他人才能讓母親開心,是否自己根本不夠好?如果有全能的神在看照著我們,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是為了懲罰他嗎?或是有其他的理由?看到這裡很容易被引導去相信本書又是那種全部都「in your head」類型的腦內革命,但我們在此看到的自我探索之旅,其實是透過巴索羅謬和一群與他同樣感到不被了解的邊緣人,學會如何相信自已和他人,靠自身之力完成人生目標(無論對他人來說有多微不足道)的故事。

不過這樣的敘事觀點,儘管可以透過自我答辯更透徹地了解這些一般人難以理解的心靈,另一方面就是龐大瑣碎的資訊量帶來的壓力了。小說的情節推動直到後三分之一前都十分緩慢,主角大部分的互動都是與自己在腦內發生,外界的事件對現況的影響很少,就連最後由費城前往加拿大的「命運之旅」也不是由他發起的……有時候真的讓人摸不著頭緒這個作品是往哪個方向前進,但只要你能撐過前面的篇幅,後段展現的個人成長和角色互動也是相當有趣可愛。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全書封正義的本質
在個人意識抬頭與主流價值觀不斷改變的今日,你有想過為什麼有些族群,儘管在沒有任何合理證據支持的情況下,仍會堅守著看似陳腐的制度和體系嗎?在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所著的《好人總是自以為是》(The Righteous Mind)一書中,他深入探討了人們建構道德是非的機制與過程。有別於認為人們透過理性心理發展倫理與道德觀念的看法,他透過實驗與文獻,認為多數人的道德決策其實更易受到直覺與衝動主宰,而所謂的理性思考反而是為了將直覺進一步合理化的機制,也點出傳統觀念對理性主宰的崇拜,其實是一種妄想。透過了解不同的道德直覺,也能看到在政治光譜的兩端,更全面性地滿足普通人多樣性的基本道德原則(關懷、公平、忠誠、權威、聖潔),就有更多的方法能抓住人心。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4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