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年創立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是歐洲最早成立也最重要的藝術活動

之一,與德國卡塞爾文獻展、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並稱世界三大藝術展;在這個國際藝術盛會中,
張耀煌結合東方文人水墨的抒情揮灑和西方現代藝術的激情表現,在這被喻為「藝術界的奧運會」
場域,他的獨特水墨風格也展現出與眾不同的墨色映像。

 

 

Text by 張世文 Images:courtesy of 張耀煌

5月初的威尼斯,在世界著名的「威尼斯雙年展」前的聖瑪利亞聖殤學院中,張耀煌在其中揮舞著大毛筆在其中揮汗作畫。這是威尼斯雙年展的平行展之一,張耀煌試圖在大約10天的時間中,以「駐地創作」的概念和行動,將純白的空間場地轉換為一件超大全新的個人畫作。這個單一繪畫的創作和展出,以「蒼生問」為主題,是透過張耀煌歷年創作中不斷出現的各種「臉譜圖像」或說「生命之相」,來做為貫串這整個展場空間、牆面、門窗的視覺元素,可說是是啟動「跨文化」的作品閱讀、激發現場觀眾之連結和共感的精神符號。

D張耀煌不諱言,當初台北當代館首次派出他這位非正統學院派藝術家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在國內藝文界確實出現一些不同的聲音,「大家都說我是『商人藝術家』,這太無聊了。」
面對全世界未來的挑戰
這一屆威尼斯雙年展的主題──全世界的未來,本身就有一種向世界提問的意味在。在這個國際藝術盛會中,透過線性書法的張力演出和水墨與色彩的合作,張耀煌試圖呈現一張張充滿提問表情、或啞口無言、或嘶聲吶喊、或靜心冥想、或凝神觀看的眾生群像,並以這個就地成形、具體而微的藝術「臉屋」,對照網路世界爆量成長的「臉書」,再連結到每個人都自有不只一張臉的超大現實世界。

這個包含現代水墨和行動藝術的大型展覽,可說是張耀煌的大挑戰。直接在威尼斯雙年展上作畫,張耀煌可以稱得上是台灣第一人,十多箱的顏料、畫筆、工具、訂製紙張直送威尼斯,其中包括最心愛的一支高達210公分的畫筆,年逾60歲的張耀煌駕馭起來卻仍游刃有餘。在展覽之前,他每天畫上18個小時,總共做出超過50幅的作品,這樣的數量讓人驚訝,而對他的體力也是極大考驗,「一開始到那邊,我就得了重感冒,再加上時差,那幾天根本就天昏地暗,讓人不知如何是好。」不過,看著巨幅作品慢慢成形,他說那心中的成就感也跟著逐漸清晰,「直到開展當天,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A就創作概念言,張耀煌的作品是從探索個人生命的意識和潛意識出發,針對眾生的多樣與複雜來進行提問,並挖掘人類本質與動物本性的同異;他融合書法美學與表現性線條,畫出指涉神聖、世俗、獸性的各種頭像與面相,再將這些佈滿整個展場空間,進而將展場營造成另一個互動場域。雖然現場墨色、彩色交替出現,但從看似混亂的面像群譜當中,似乎也能從中找出人生的百態。

多年來,張耀煌透過一種冥想式的人像畫反映自我的人生,涵納他在這個世界上所遭遇和經歷的拒絕、掙扎、接受和愛;這些人像畫多樣的內容和固定的構圖,隱約和中國神龕的傳統保有一種精神關聯,彷彿紀念著那些存在於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人們。展覽現場,藝術家邀請觀者凝視著牆面上的眾生臉譜,希望將展場空間轉變為一個觀想萬物的儀式性空間,並對人的存在意義提出自我設問和尋答的辯證。
隱含批判的表現水墨
這是一個有趣的觀察角度。水墨繪畫本來是東亞地區獨特的一種藝術形式,不但源遠流長,而且具有深厚的傳統與歷史,就在西方現代的風潮席捲東方之前,水墨繪畫始終佔據東亞藝術史的主流位置,自20世紀初期以來,隨著東方受西方文化與藝術的影響越深,水墨繪畫在現代以至當代藝術發展的過程當中掙扎,也逐漸發展出一條自己的路。

相較於傳統水墨畫,當代藝術則早已徹底個人主義化,甚至進入某種「後歷史狀態」(post-historical condition)。此一結構也影響了水墨藝術的創作。當代水墨藝術的「後歷史狀態」不但十分明顯,同時也意味著水墨藝術以個人主義為主的時代已成事實。換言之,這是一個百家爭鳴的時代,更是水墨藝術家強烈要求民主化、解放與創新的時代。

「我沒有受過正統的學院訓練,只是把想要的感覺畫出來。」張耀煌笑說,不是科班出身的他總是把畫布當成「調色盤」直接在上面作畫,也曾經拿著水泥工的工具來畫油畫、雕塑品也做,「我每天都在找新的材料、媒材來創作,只要順手就好。」展場除了牆面之外,現場亦將藉由彩色玻璃花窗及光影反射,強化展場中的戲劇氛圍,這不只是在紙上作畫,亦是在空間裡作畫:彩色玻璃花窗結合了藝術家眾生相系列的畫像,作為一種對白中的紀念或神聖化,而近旁的慈悲聖母院教堂則為神聖的背景。當日光穿透彩色玻璃花窗,強化著觀者於展場中的互動經驗,從而將展場空間轉化為一神聖化的環境,讓觀者觀看光線在展場內自然變化的互動時,能接合自身於靜觀的沉思之中。

張耀煌笑說,畫畫的時候就是畫畫,「每一個人每一天,都應該專注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即使只有10至20分鐘,那都是一種享受。」在表現水墨畫的意象中,張耀煌優游其中,似也怡然自得。

 

張耀煌

1948年出生,被人稱為「經營企業的藝術家」。作品揉和東西方媒材,採用各種粗細的毛筆,透過身體與毛筆的融合運動,或以水墨,或以壓克力顏料在巨幅宣紙或畫布上創作;雕塑作品也展現出豐富的中國書法元素,雕塑的輪廓反映出毛筆運墨之軌跡。他初次參展即獲得廣大迴響,更受邀到德國、日本、韓國、大陸等地方展出;今年5月受台北當代藝術館之邀,赴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參與平行展─蒼生問。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7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