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個威士忌的愛好者,一定會覺得生活在台灣真的好幸福。因為台灣不僅有最便宜的威士忌價格,還有許多只能在台灣買得到的威士忌。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

 

根據「吸引力法則」,具有相同能量的人會彼此吸引,而讓這個能量場更加壯大,而這個能量場會再吸引更多相同能量的人加入,沒有極限。「沒有極限」聽起來似乎有點恐怖,但如果「吸引力法則」為真,那麼台灣應該是有個非常強大的「喜愛威士忌」能量場,而且應該也會有愈來愈多威士忌的愛好者持續投入。

根據《2015麥芽威士忌年報》(Malt Whisky Yearbook),台灣的麥芽威士忌消費量在2012、2013連續兩年高居全球第三,第一、二名分別為美國和全球免稅通路。以單一國家來說,排名第二的台灣和排名第一的美國,不論土地或人口都相差極大,輸得算甘願,而排在台灣後面的那些國家,應該也很少比台灣小的。以如此蕞爾小島之姿能夠榮登第二,到底每年有多少威士忌被台灣人喝掉,光是用想的就覺得相當驚人。

所以,我寧願相信這個「喜愛威士忌」能量場真的存在,也正因如此,不僅許多威士忌選擇在台灣進行首發,也有不少僅限台灣發售的威士忌,只希望這個能量場愈來愈大之際,威士忌的價格不要跟著水漲船高就好。(什麼?不可能嗎?那至少維持住比其他國家都低的現狀好嗎?)

1

1

台灣首發
台灣不僅是威士忌最重要的市場,兼且擁有地狹人稠的特性,行銷與市場反應都相對迅速。因此「台灣首發」背後的含意,多少也有那麼點「試水溫」的感覺,然後再參考台灣情況在其他國家做些調整。另一方面,以單一麥芽威士忌來說,台灣老饕的嘴早就被養得很刁了,能過得了台灣市場這關,再拓展到世界各國都算是至少有個譜。

當然對台灣人來說,台灣首發這件事,代表我們能比別人更先喝到新款的威士忌,聽起來挺過癮是吧?台灣首發最成功的例子,應該就屬2007年上市的[1]麥卡倫紫鑽12年了,究竟是因為麥卡倫知道台灣人偏好雪莉桶而在台灣首發紫鑽,還是因為紫鑽大賣使得大家都知道台灣人偏好雪莉桶,這應該算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等級的問題了。紫鑽的英文名稱是Gran Reserva,其西班牙文原意為「上等的存酒」,而紫鑽12年是這系列中最年輕的酒款。雖然年輕,但因為使用首次裝填的雪莉桶陳年,所以顏色非常深(這也是顏色深不等於年份高的最好教材),入口濃郁且有綿長的蜂蜜水果香甜,有如豐腴富繞的繁榮景象般,令人忍不住喜愛親近。

2

2

3d

3

時序拉近一點,近期比較轟動的台灣首發威士忌,則是[2]格蘭菲迪1963復刻版The Original,這是復刻自1963年格蘭父子家族第四代經營者Sandy Grant Gordon在調和式蘇格蘭威士忌為市場主流時,大膽推出的全球第一支單一麥芽威士忌「Straight Malt」。由於這個復刻的點子是由格蘭菲迪台灣區品牌大使詹昌憲James所提出,他也與格蘭菲迪首席調酒師Brian Kinsman共同研究這復刻的配方,因此這支酒的第一批次就在台灣首發。巧合的是,這支復刻版帶著很符合台灣味的熱帶水果風情,甚至喝得到淡淡的鳳梨甜味,有股勇往直前的衝勁在裡面。

格蘭父子非常照顧台灣,照顧到連旗下第三家蒸餾廠Kininvie奇富的第一支酒,就由台灣首發,因此[3]奇富23年單一純麥威士忌第一批次可說是這個品牌從台灣開始向世界發聲的代表作,而到今年已經推出第三批次了。這支第一批次的酒有著新鮮水果及香草太妃糖的風味,入口滑順飽滿且尾韻悠長,就像等待了23年初試啼聲般,訴說著生命中的美好。

台灣特選
除了台灣首發,更特別的就是只限台灣販售的台灣限量酒,而要做到限量,最簡單省事的方法就是「整桶拿去」式的單一桶威士忌,限量的數目就是選中的桶子所能裝瓶的數量,要多也不可能了。但說是省事,可是過程可一點都不簡單,首先有能力推出單一桶的品牌並不多,並非每一個陳年的桶子都夠精彩到能獨立裝瓶。而做給台灣的單一桶,總得要能代表台灣人的喜好才有意義,如果選出的桶和台灣之間找不到任何關連的話,充其量也只是行銷上的炒作而已。

印象中最有趣的選桶過程,是台灣格蘭菲迪於2009年向蘇格蘭酒廠爭取的專屬於台灣的Vintage Reserve珍稀酒款,特別之處在於這是由5位台灣威士忌專業人士組成的評選小組所選出,加上當年的首席調酒師David Stewart及當年的台灣區品牌大使黃麟,總共7人透過台灣與蘇格蘭視訊連線,在4個1972年裝桶的威士忌原酒中所選出的,整個視訊過程就在記者會上實際發生,我有幸能目睹這歷史性的一刻,對於台灣人選出自己的台灣桶這件事大感嘆服。2011年時格蘭菲迪現任首席調酒師Brian Kinsman,也由自己實地造訪台灣、與台灣威士忌同好交流後的心得,挑出一桶獻給台灣的1976珍稀酒款。兩個不同的台灣限定桶,由台灣人挑的1972年是波本桶,而由Brian Kinsman挑的1976年則是雪莉桶,這結果相當有趣。更有趣的是2010年David Stewart在轉任百富首席調酒師後,也推出了一支百富1973台灣桶的產品,這款也是雪莉桶,如果有人能把這三支都齊集來比較一下,應該會是極佳的體驗。

5d

5

4-1

4

格蘭路思也有類似的概念,只有真正夠格的酒款才會特別挑出來做單一桶,而在其137年的歷史中,總共也只有18支單一桶威士忌而已,前任首席調酒師John Ramsay只挑出了11桶,現任首席調酒師Gordon Motion更只認可了7桶。而在這7桶中,今年就一口氣推出了兩支[4]格蘭路思1987及1989單一桶,交給台灣全球獨賣。特別的是這兩桶是由台灣團隊從眾多樣酒中試飲討論出來的,也是算台灣人選自己的台灣桶。這兩桶都是由豬頭桶(Hogshead)陳年,這是一種將橡木桶拆開後再挑選優質的木片的重組桶,在單一桶的產品中相對稀有。

6

6

也有比較少推出單一桶威士忌的品牌,只為特別的市場推出限定販售的酒款,像是格蘭利威就是一例,繼2012年推出的單桶1990 Inveravon,於2014年又再推出一款[5]格蘭利威單桶1999 Cairngorms,兩者都是以對格蘭利威相對重要的地名來命名,Inveravon是格蘭利威所屬的教區,而Cairngorms則是蘇格蘭最後的野生淨土Cairngorms國家公園,而格蘭利威酒廠就坐落於Cairngorms國家公園北部的山麓。1990 Inveravon使用的是波本桶,而1999 Cairngorms使用的則是二次裝填的雪莉桶。這支酒有著優雅的香草奶油太妃糖甜味,濃厚中帶著清新,是熱情有個性的女性形象,用來代表台灣非常適合。

其實由這些不同品牌所推出的台灣桶來看,各品牌並不會特別挑選雪莉桶來迎合所謂的台灣市場偏好,因為喝到單一桶威士忌等級的饕客,心中評斷的標準早就超脫了桶子的種類。

而最最特別的單一桶例子,可說是威雀這個調和式威士忌品牌,也推出單一桶的產品,這事發生在威雀的精神莊園陀崙特(The Glenturret)酒廠,因為意外發現了一批品質極高的老酒,剛好處於最佳飲用的狀態,為了不要浪費,決定以單一桶的方式呈現。去年推出了[6]陀崙特單一麥芽1988限量原桶,因為「88」這個數字太好,且台灣一直是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重要市場,所以總共7桶全部被台灣市場包了下來。而今年更老的1987限量原桶也決定由台灣獨賣,在佩服台灣人消費力真的很驚人之餘,也不難看出台灣對於單一桶產品的愛好,還真的沒有極限。

台灣特調
而真正大費周章的,我個人認為還是特別為台灣調和出一款全新產品,我們知道除了單一桶威士忌之外,威士忌都是經過調和的,但要調和出一款威士忌並不簡單,除了首席調酒師必須從成千上萬桶原酒中挑出適合的酒桶之外,彼此間的勾兌比例、要以多少酒精濃度呈現,都得要錙銖必較。所以相對來說,為了台灣市場而調和出的威士忌產品,實在是誠意十足。而這樣的產品,也比較需要迎合台灣市場,所以大多會以雪莉桶產品為主。

7

7

8

8

其中[7]格蘭花格179年紀念酒麒麟二部曲是以限量酒款的方式呈現,代表著出完這一批之後,這個調和比例的配方就束之高閣了,當然聽起來更加尊榮。這支酒有著淡淡的奶油堅果香,伴隨著清新的水果味,50.6%的酒精濃度卻不會覺得過於厚重,展現了面面俱到的平衡口感,有種在峰迴路轉間乍見雲煙繚繞的清爽感。麒麟系列一共有三部曲,以漸進的方式來慶祝即將到來的酒廠180週年,從去年的178年、今年的179年,一直到明年就會有180年的第三部曲產品。取名麒麟可想而知是針對華人市場,的確這連續三年的三部曲都會是由台灣獨家販售,這是由台灣團隊特地向原廠爭取的限量版,由格蘭花格家族第六代傳人George Grant親自挑選酒廠內最高品質的雪莉桶威士忌,所進行調配裝瓶的無年份酒款,齊集三支收藏應該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同樣也主打雪莉桶的還有[8]蘇格登大師精選雪莉桶版,其實原先的蘇格登大師精選就已經很對台灣人的味,這次的雪莉桶版當然更是直接命中要害。由蘇格登首席調酒師Maureen Robinson親自選桶,先特選出波本桶和雪莉桶原酒加以調和後,再放入雪莉桶中做二次熟成,如此小批次的生產方式極為耗時,但卻可以看出這位少見的女性首席調酒師於其中加諸的功力。它表現出比前作更多的花香與果香,在厚實綿密中又似乎能撥開重重複雜的層次,就像情人間化不開的濃情蜜意般令人神為之醉。這支完全依照台灣人喜好的威士忌目前僅在台灣販售,但並沒有特別說明不會推到其他市場去,或許明年它就會被移到台灣首發的類別去也說不定。但為台灣市場量身打造的心意,仍是極為感動的。

之前我們提到,台灣是麥芽威士忌市場的大宗,但對調和式威士忌來說,卻連世界前十名也排不上,因此鮮少有台灣限量版的調和式威士忌。然而另一方面,台灣對高價威士忌同樣偏愛,於是頂級調和式威士忌也成為台灣市場開發的重點。皇家禮炮就是個

9

9

10

10

最佳的例子,這標榜最低年份的酒液至少都是21年起跳的品牌,毫無意外地受到了台灣人的喜愛,也因此就有了[9]皇家禮炮大師精選的出現。這是由皇家禮炮首席調酒師Colin Scott專門針對台灣親手挑選打造的珍釀,從淡淡的煙燻味中綻放出濃郁的水果香甜,各層次間的平衡令人心曠神怡,更展現出壯闊的空間感,彷彿高山峻谷中的花海般,是將皇家禮炮推向另一個層級的巔峰之作,完全可以從中感受到調和式威士忌的無窮奧妙。

而在調和式威士忌與單一麥芽威士忌中間,還有個調和式麥芽威士忌(另稱純麥威士忌)的產品,顧名思義就是不添加穀物威士忌、只用麥芽威士忌調和式的產品,不少調和式威士忌品牌都有此類產品。其中最有名的當屬約翰走路綠牌了,它在1997年上市時名為約翰走路純麥,到了2004年才正式更名為約翰走路綠牌15年。而今年品牌特別把綠牌原先的43%濃度調高為48%,成為[10]約翰走路綠牌48%台灣限量版。較高的濃度除了口感更為醇厚濃郁外,也更突顯原先想表達的四大產區意念,從濃濃的海鹽及煙燻味中,帶出水果香甜與麥香,藉著厚實的酒體迴盪在口腔中,並且還能感受到綿長的尾韻,有種海邊餐廳大快朵頤的歡樂氣氛,事實上它與海鮮料理一起飲用也真的很搭,對台灣這類海島型國家來說非常適合。

台灣威士忌市場的得天獨厚早已無庸置疑,這也是因為許多前輩大力開疆闢土的成果,連帶也讓台灣的威士忌品飲文化更趨成熟。有幸生活在台灣,我們更應該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環境,才能喝到更多美味的威士忌(完全老饕思想)。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8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