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在音樂、文學、各種藝術和學術領域上,造就優秀的成就須借重於個人天資與周遭環境等因素的交互影響。然而要進入卓越超群,追求完美的代價為何?在導演達米恩.查澤雷(Damien Chazelle)半自傳的電影《進擊的鼓手》(Whiplash)中,真正令人玩味議題的便是對此的探討與思辯。

Text by 廖子良 Images:courtesy of 傳影互動、Catchplay

觀賞本片讓人最印象深刻的體驗之一在於現場的反應,在結局的最後高潮後,字幕升起時觀眾席立刻響起一致的掌聲,這樣的狀況在本地是很少見的。然而稍微看一下電影已獲得的肯定就能發現這一點也不誇張,在去年1月日舞影展曝光時,本片獲得了評審團大獎及最受觀眾歡迎獎。而它的聲勢從2014去年初到即將登場的2015奧斯卡獎似乎持續不減,在金球獎奪下最佳男配角後又獲得了奧斯卡獎包括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配角等共五項提名,

故事中,個性害羞卻有著偉大夢想的音樂學院新生安德魯(麥爾斯.泰勒,Miles Teller)立志成為頂尖爵士鼓手,在被音樂教師費查(JK西蒙斯,JK Simmons)相中後加入他的菁英樂團。然而他在經歷費查的嚴厲指導(包括身心暴力),不斷瘋狂練習下,變得為求完美不計代價,神經緊繃下性格中的偏執與傲慢也逐漸取代原本人格……

驅動劇情的爵士音樂在電影中是相當重要的元素,與不久前上映的電影《鳥人》(Birdman)一樣都是以擊鼓為主要配樂內容,片頭在一片黑屏中由緩慢的鼓聲引導進入,比起音樂帶動的情緒,純粹節奏的變化更有一種生硬原始的直接衝擊感。

電影故事架構是以導演自身在高中學習爵士鼓的經驗為基礎,比起在教學時循循善誘,當年的指導同樣偏好以無情的羞辱與言語暴力來訓練年輕學子。這裡查澤雷丟出來讓觀眾思考的問題是,了不起的成就是否伴隨著精神上的苦痛?即便有天資者,要出類拔萃是否必定得經肉體上的折磨與心理上創傷?透過不同角色面對壓力與希冀成功時的反應與結果,以及在不同階段主角與導師兩人關係的轉換,讓我們看到以不同方式走在同樣的路上,每個人所能看到的結局也不同。

演員方面,飾演鐵血教師費查的JK西蒙斯,和他過去電影中老實人的演出是天差地遠,而就算詮釋的人物擁有如此極端的特質,他仍然能夠細膩地將狂躁下的各層情緒表現出來,讓觀眾了解為何學徒為其言語和行為所震攝恐懼時,仍會依附其領導。另一方面,飾演安德魯的麥爾斯.泰勒在之前的經驗多屬青少年愛情電影,靦腆的外型讓主角在心境轉化時讓人感受的張力更明顯,也讓中後期負面特質逐漸浮現時觀眾仍不致失去對主角的同理心,而其對於演出的投入十分驚人──為了更具說服力地詮釋角色,除了在準備時全心投入的練習,在螢幕上不停擊鼓到血染鼓具和鼓棒上,讓人無法忽視他為演出做的努力。

逐漸流失的自我
由同名小說改編,探討阿茲海默症病患逐漸失能過程的電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將在月初上映。這會是茱莉安.摩兒(Julianne Moore)第五度挑戰奧斯卡獎的作品,在1月她才剛以此拿下了金球獎最佳劇情類女演員獎,也一直被視為今年拿獎大熱門。本片在結構和故事推進速度有些跳躍和混亂,但不影響演員們出色表現為觀眾帶來的情緒衝擊,而在不同的角色也讓觀眾看到在遭遇這種困境時,病患周遭每個人不同的反應與面對方式。在詮釋罕病患者方面,摩兒的表現在內斂下仍能說出很多故事,將主角心智在空洞與絕望間搖擺掙扎呈現得淋漓盡致,尤其令人心碎。而讓人意想不到的則是飾演么女的克莉絲汀.史都華(Kriten Stewart),她在片中與母親的互動給了她許多在過去作品沒有的發揮空間,也顯現出她更為脆弱的一面。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