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天母山坡巷弄內的Kopi Ibrik是一間無論怎麼看都很獨特的咖啡店,首先名字就讓你摸不著頭緒,Kopi還可以試著朝發音去猜想它和咖啡的關係(Kopi是印尼話咖啡的念法,東南亞如新加坡等地都以此稱呼咖啡),後面的Ibrik可就是相當少見的字,其實它是指土耳其咖啡壺。所以兩字合起來就可以知道這間店專營土耳其精品咖啡。

Kopi Ibrik是由兩位學音樂出身的男性所開設,因為都對音樂有興趣,而有了成立一個表演空間的想法,負責店內餐飲研發的阿仙來頭不小,在美食產業中已打滾多年,常讓人忽略了他的背景其實是學音樂出身。店內放置的樂器不是常見的西洋樂器,而是台灣少見的中東各地的樂器,他和伙伴Eason因為音樂所以相聚,店內常常舉辦音樂會,歌舞歡唱的同時,便興起了提供相呼應的簡單點心的念頭。

%e6%a8%82%e5%99%a8

雖然目前台灣歐式甜點當道,不過阿仙認為甜品起源應該是來自歷史悠久的中東區域。店內提供的中東點心看似簡單,但其實都是經過不斷調整而研發出來的,其中最費工的便是果仁蜜酥Bakalaba,層層疊疊的酥皮裡夾帶杏仁和核桃碎粒,出爐時再倒入加了玫瑰純露的糖漿讓其吸收,最後撒上開心果碎粒便完成,食用時將酥皮打開放入鮮奶油後搭配著吃,芳香撲鼻簡直能繞樑三日。據阿仙所說,這款甜食以前是王公貴族享用,因為堅果(尤其是開心果)價格高昂,而且手工桿揉餅皮相當費工,雖然說市面上有現成皮可以使用,「不過用現成皮就沒啥意思了,我相信手工製作的果仁蜜酥這裡絕對是唯一一家」。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cg preset

%e6%9e%9c%e4%bb%81%e8%9c%9c%e9%85%a5

土耳其咖啡是很古老的玩意兒,但隨著時代的演變,發展至今已經500年的咖啡文化早已有了變化,不再喝得滿嘴咖啡渣,也不用研究杯底殘渣算命未來,一切回歸精品咖啡的本質。店內咖啡分成兩種,分別是砂萃精品(薄萃)與精品土耳其(STC濃萃)。

砂萃顧名思義便是將壺放進細砂中加溫,避開直火,溫柔地用細砂包覆壺進行加溫,相當適合時下的精品咖啡豆,更能取出其美味風華。沖泡過程與手沖或是塞風相比較為簡單,出來的成品口感乾淨卻溫潤,阿仙說道:「我們端上桌前都會過濾,即便上層浮著一層綿密帶有微微咖啡細渣的泡沫,也不影響整體表現,何況如果你真的不想喝到細渣,吹開泡沫再喝便行。」而濃萃則是使用專用直火瓦斯爐,從水溫30度開始煮,經過2分至3分半的時間萃取完成,如此可以保留住咖啡豆最單純乾淨純粹的味道。

薄萃附的點心是椰棗加上伊比利豬,而濃萃因口感如湯一般馥郁,配上土耳其軟糖可引出深層之味又不搶其風采,「不像其他咖啡店隨便給一塊餅乾或是蛋糕,我希望附上的點心是能夠與咖啡互相呼應,甚至帶出新風味。」在咖啡店幾乎是遍地開花的台北,Kopi Ibrik真的很獨特。

Processed with VS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