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古中國情懷之於歐美,埃及對全世界來說就是一個既熟悉卻又陌生的國度,撇開電影裡頭木乃伊與法老王的神鬼詛咒,漫長尼羅河所孕育出的首都開羅(Cairo),亙古橫跨五千年的文明歷史,又豈能在一朝一夕間表露無疑?

Text by 郭璈 Images & Information:courtesy of 可樂旅遊、達志影像

《天方夜譚》記載:「沒來過開羅,等同未曾見過世界。」假如你覺得台北、東京、或是曼哈頓稱得上車水馬龍,來一趟開羅吧!你會對「Traffic Jam」這詞彙有種全新的體悟。當然,應該沒有人是為了「體驗擁擠」而來到這座擁有五千年悠久歷史的古老城市。

位於吉薩區的人面獅身像與金塔群,是埃及歷久不衰的精神象徵。

位於吉薩區的人面獅身像與金塔群,是埃及歷久不衰的精神象徵。

作為埃及的首都,開羅的存在就像是眾生文明的源頭,位於尼羅河三角洲南端,古埃及人稱這裡為「城市之母」;古阿拉伯人則敬畏她為「卡海勒」──征服者之意。經歷過四千年前的金字塔時期、三千年前的新王國鼎盛期,爾後朝代更迭交替,希臘、羅馬、伊斯蘭民族、鄂圖曼土耳其等都在這裡豎立過征服的旗幟,昔日的征服者也被征服過,慶幸的是,不管經過多少戰亂洗禮,埃及那種獨一無二、深植人心的神祕色彩依舊未曾從人類歷史中消逝殆盡。

時至今日,開羅依舊是中東地區最重要的政經商業中心,市中心火車站是全國鐵路的中心樞紐,橫跨尼羅河上下游,尤其長途夜車十分舒適。而待在開羅市內的乘客則可以選擇價錢便宜的地鐵,還可避免和地面上那些不老實的計程車司機討價還價起爭議。

開羅的伊斯蘭區保存了中世紀的城市街景,是當今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知名的哈利利市集(Khan el-Khalili)保留了傳統的古色古香,街旁攤販擺滿異國情調的紀念品與小物,五顏六色的地毯與紙沙草畫彷彿是在提醒自己正身處在埃及,圍繞著水煙與綜合香料的氣味、和一點烤餅的香氣。對了!就算迷戀於浪漫的中東風情中,旅行全程還是得提防扒手,也留意企圖幫你拍照的當地居民或孩童,那是要小費的!但你還是得準備很多很多、很多零錢,因為在外頭上廁所可能要付些小費,別忘了,你正深處在沙漠國度。

但也別先入為主覺得這座世紀古城很落後,每年光是一睹金字塔廬山真面目的觀光客不知有多少,間接促成觀光業的發展,市內不乏眾多國際五星級度假酒店進駐。雖然,在埃及應該沒有旅客會把酒店度假當成旅遊重點,但對有些潔癖的人來說還是必要條件。與其說開羅是埃及的一部分,倒不如說,開羅是另一個埃及、是北非近東最摩登的城鎮。

位於碉堡內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是開羅境內最著名的清真寺。

位於碉堡內的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是開羅境內最著名的清真寺。

古文明的遙遠記憶

身處在一個古文明悠久的老城鎮,當然得先從最基本的古老文物開始探訪起,怎麼說都得去一趟開羅博物館(Egyptian Museum),才算是來過埃及(當然還有金字塔),有趣的是,這座聞名全球的古老博物館與其它國家一級博物館的氛圍可是大相逕庭,雖說館藏豐富,周邊的挖掘工作也逐年進行不間斷,畢竟這裡是當今少數戰爭破壞最少的古城市,超過30萬件的館藏,如今只能展出約三分之一,埃及政府目前正規畫在吉薩大金字塔區建造更雄偉的博物館。或許是處在交替期,開羅博物館有種濃濃的「倉庫」感。不過,換個角度想,這樣說不定還比較有氣氛,沒有華麗的包裝與裝潢,燈光昏暗的館內,無數的玻璃櫃中,存放著超過千年的歷史痕跡,名符其實的見證歷史,紙沙草畫上所紀錄的傳奇,全成為後世考古學者鉅細靡遺的珍貴資料。

博物館主建築分作兩層樓,一樓館藏埃及古王國時期到羅馬統治時期的文物,數以萬計的石造物琳瑯滿目──石像、石雕刻與石棺,莫怪人們都說埃及的歷史是一本「石頭記」;二樓則以主題區分不同的展區與展示間,包含最著名的木乃伊棺槨與其他珍貴考古展物,最著名的圖坦卡門(Tutankhamun)廳永遠擠滿觀展遊客,若是想避開人群、靜靜一窺這位年輕國王短暫而曲折離奇的故事,唯一的方法是在早上9點(售票時間是早上8點半)博物館開門的那一刻馬上直驅二樓展廳。除了圖坦卡門廳,另一個享譽盛名的木乃伊展間也是不容錯過(木乃伊展間要另購票),裡頭展出數具超過三千多年歷史的著名法老王乾屍,包含埃及黃金時代在位長久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有「古埃及拿破崙」之稱、武功顯赫的圖特摩斯三世(Tuthmosis III)等帝王。

館藏千年歷史文物真跡的開羅博物館。

館藏千年歷史文物真跡的開羅博物館。

夕陽下的古老聖殿

離開市區往南約半小時車程便會來到開羅的都會區──吉薩。當地最著名的便是埃及的象徵──金字塔群與人面獅身像。吉薩金字塔區中最大的胡夫金字塔是目前「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中歷史最悠久、也唯一尚存的建築物。在寸草不生的黃沙平野上,碩大的石造陵墓依然氣勢滂沱,彷彿仍保有古代國王的威嚴與驕傲,但它也不僅僅是國王的墓穴而已,當統治者仍在世時期,金字塔也發揮了禮儀建築的慶典作用。關於那大型椎型建築物的建造方式與過程,至今仍未有任何正確文獻得以考究,任憑後世去猜測、計算,近乎完美的比例與數學架構範疇,幾乎超越了人們對於當時科學的想像空間。

鱗次櫛比的現代化高樓大廈與古代伊斯蘭建築,讓開羅有了「千塔之城」的美譽,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Mosque of Muhammad Ali)是境內最雄偉的清真寺,建立於鄂圖曼圖土耳其統治時期,建築設計參考了伊斯坦堡(古代君士坦丁堡)著名的藍色清真寺,使用大量的雪花石膏去堆砌打造。興建者穆罕默德阿里在1805年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委任至該地成為統治者,被譽為近代埃及的奠基者,埃及鎊20元紙鈔上也有該寺的畫像,過世的阿里也被葬在該寺中,但此舉不被後世的埃及回教所認同(凡人不該被葬在神的寶殿),因此該寺失去了團體禮拜的作用(但還是有若干虔誠禱告者),變成純粹的觀光勝地,寺內的輝煌與精緻度遠遠超過全球各個著名清真寺,幾乎媲美悠久的西方教堂,大型吊燈與石英玻璃相互輝映,表現靜甯的莊嚴感,走出戶外一看,鍍銀的圓頂屋頂在陽光下閃耀著熠熠光輝。

這座城市的美麗並不在於街景民情有多優雅多迷人,而是輕而易舉使人醉心於古老時代的更迭與消逝。市內不乏許多現代建築,但走在羊腸巷弄小徑中,老城市的經典象徵還是會令人著迷,沒有紅綠燈交通管制的街道或許稱得上是地球最塞車的城市,若是覺得平面擁擠,那就往高處爬吧!登上位於尼羅河中央小島上、高度有185米高的都市地標開羅塔(Cairo Tower),旋轉餐廳360度俯瞰城市全景,莫過於夕陽時分至夜幕低垂時最美。開羅是古老的,她很舊,舊得像是瞌睡已久的老作家,但她見過的世面與所寫下的傳奇故事,或許用盡一生的時光都尚未能參透。

【完整內容請見2014年11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