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上配戴的是一段輝煌的歷史,是一齣劃時代的大戲,背後蘊藏史詩般的動人情節,也是見證一世紀時代演變的產物。我們就用復刻自不同年代的錶款,串聯起上個世紀的風起雲湧。 反觀當下,我們也正演繹著未來歷史, 上演一幕幕值得傳誦或荒誕無稽的故事。

Text by Daniel Tsai Photographs by 張光宇


革新變動的年代

20世紀初期適逢一戰的變革時期,也歷經清末民初的文化革新,新事物、新風格取代古典浪漫文化,造就後續文化藝術萌發的新時代。

左:Bell & Ross Vintage WW1 Guynemer腕錶;右:Oris Big Crown 1917限量錶。

一戰時期是航空領域的起飛階段,Bell & Ross復刻當時飛行員配戴的錶款樣貌,面盤的飛鸛圖案是法國飛行中隊的標誌。Oris忠實呈現1917年推出的第一只飛行腕錶,特別開發按鈕加旋鈕的調時機制,明顯與現代的單錶冠調校不同。

繁榮安定的基礎

20世紀上半葉是航空與鐵路發展的重要階段,各國為了軍事或運輸用途而競相建造鐵路,期間經歷了二戰的洗禮,同時造就現代化建設與繁榮安定的基礎。

左:Longines復刻系列鐵路腕錶;右:Omega鐵霸六十周年1957 Trilogy大師天文台限量腕錶。

Longines浪琴錶在20世紀初期就已受到許多鐵路公司採用,精準和穩定是鐵路運輸順暢的重要環節。復刻1960年的鐵路錶,清晰的數字與刻度也是當時的特徵。Omega復刻1957年替鐵路技師設計的抗磁Railmaster鐵霸錶,新的大師天文台機芯具備更強的抗磁性能,也是60周年的稀有收藏品。

自由奔放的年代

六○~七○年代是文化藝術蓬勃發展、思想解放的年代,普普藝術、嬉皮、搖滾等多元豐富的當代文化藝術,都是現在影響我們生活最深的元素。

左:Piaget Black Tie Vintage Inspiration安迪・沃荷複刻腕錶;右:Rado HyperChrome 1616腕錶。

Andy Warhol是普普藝術的精神象徵,Piaget復刻當時他本人配戴的一款腕錶,重現當時的錶款風格。七○年代的錶款擺脫非方即圓的既定形式,如雷達的方中帶圓,或鮑魚型、牛頭型、三角形等特殊形狀的錶殼都大肆亮相,帶有濃厚藝術家性格。

跨越時間的格局

從混亂、破壞、重建到安定與繁榮,以及自由奔放的高潮過後,也許又是一段放蕩不羈的歷史重演。眼前的人物和故事,不過是微不足道的渺小插曲。

左:Mido Commander Icône香榭系列經典復刻矽游絲腕錶;右:Tissot Bridgeport Auto Chrono;下:開襟毛衣 by Kent & Curwen。

有些人專注於歷史的長遠格局,或是不容易被時勢潮流所動搖,喜愛不受時間限制的事物,就如Mido的錶款設計,都是時空洪流之上的跨時代產物。Tissot除了以新潮設計吸引年輕人之外,更有許多典雅有緻的懷古設計,也是從品牌將近一世紀的產物延續而來,其文化感受遠遠超越現實的價格數字。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7期11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