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是什麼?在荷蘭設計大師Marcel Wanders眼中,設計跟生活一樣,你見到的光影不但有聲音,聲音之中也有其光影,兩者都有自己的個性,設計的靈感就來自其中……

Text by Gershwin Chang Image:courtesy of KEF

說Marcel Wanders是設計鬼才,一點都不為過。1963年出生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南方小城Boxtel的他,是一個獨立的工業設計師,很多人喜歡Marcel的設計風格,他習於把多餘、不必要的部分拿掉,讓產品價值功能回歸到本身,而且作品總會帶點嬉戲的意味;他也曾是荷蘭先鋒設計團體Droog Design的成員,喜歡將幽默和激情帶入設計,「我希望創造一個充滿愛的環境,帶著熱誠,實現最令人興奮的夢想。」這是他對於自己設計的描述。

近距離觀察他,會發現Marcel是個自我意識極盛,但心中似乎卻總有一分童心的人。介紹到自己喜歡的作品,他會手舞足蹈、手勢豐富地「示範」他作品的意象,甚至帶著你坐上他設計的獨角獸木馬,一同「飛耀」在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中;他喜歡藝術,可以把荷蘭的著名藝術家畫作設計成一本「大書」,然後將他喜歡的角落一一放大,這本要價6,500歐元的大書還附有一個木製展示架,放在家裡,似乎你就把梵谷、林布蘭的大作展示在你自己的空間了。

他設計家具、燈具,還設計音響。除了在空間裡放進自己的觀點與元素,Marcel更期望業主或使用者搗亂、破壞現有的環境,重新加入自己的想法,賦予空間新的生命。如果仔細觀察他的作品,你會發現Marcel不但在設計了「光」,連影子都是他設計中的一環,光影搖曳中似乎還有空間的流動與聲音的變化,感覺有些奇妙。

既然說到了聲音,當然要問問Marcel怎麼看「聲音」這件事。他笑了:「我的家族中有不少位歌劇聲樂家,聲音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設計元素。」他對聲音的記憶,是來自於小時候,Marcel記得他父親站在米蘭大教堂中引吭高歌的身影(然後,他就站到椅子上,表演他父親怎麼在教堂中高歌……),對他來說這是視覺與聽覺融合的最深刻連結,「一直到現在,我只要到米蘭,就會想到那天的情景。」問他如果不做設計,會跟隨著家族「傳統」做一個聲樂家嗎?「我『應該不會』變成聲樂家吧!」特別強調「應該不會」,似乎Marcel也不大確定,但他自己最愛,似乎還是「設計」。

他的設計某部分代表了一種流行,但Marcel卻用一種與眾不同的態度,把自己的設計跟流行作出了區隔。他的作品似乎在逃離現在工業設計強調的「極簡」、「現在主義」風格,挑戰現今各式的流行思維,從傳統出發卻總是打破傳統,「不管是對大眾或是設計本身來說,『設計』是在我們生活社群中能夠創造的最大利益與價值;不過我們不能只是跟隨設計的腳步,『挑戰』才是凸顯設計的最大價值。」這樣看來,Marcel不單只是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設計師,說他是「設計哲學家」或許更為貼切。

不過,他的設計並不是胡搞,對於設計,Marcel這樣說:「作品是我的孩子,我就像媽媽;在此之前,我需要給孩子找到合適的爸爸,而且重點是,爸爸必須能認得出自己的孩子!」話沒說完,Marcel又笑了,跟工作室裡以他肖像所作成俄羅斯娃娃的笑容,相映成趣。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7期11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