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位Master Keeper│台北市,2017年5月8日採訪。

Text by 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 by Brain Lin

很多人愛喝威士忌,也有很多人愛鑽研威士忌,但對於台灣來說,威士忌是個獨特的存在。從過去調和威士忌到現在市場主流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台灣人是愈喝愈精、愈喝愈追求的一群人,帶起這股風潮的人物,尚格酒業董事長奚大寧絕對是其中的先驅者,而甫獲得台灣第一位MasterKeeper的他,說是台灣酒業教父,一點都不為過。

「蘇格蘭雙耳小酒杯執杯者(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在1988年成立,以推廣蘇格蘭威士忌為宗旨,成立近30年,全球共有大約2,500會員,能夠獲得推薦並核准加入,每一位Keeper對威士忌產業都有巨大的貢獻與影響力;在Keeper之上,還有「Master Keeper」的身分,他必須要擁有10年以上Keeper資歷、持續對產業有重要貢獻,並獲得已列名的Master Keeper推薦,經委員會審核通過之後,才得以晉升。台灣身為蘇格蘭威士忌的重要市場,從九○年代至今已產生40多位Keepers,但一直都沒有Master Keeper,直到2017年才由奚大寧取得台灣第一位榮銜。

傳統帶動創新

走過近30年的酒業歲月,奚大寧笑說自己是看過烈酒界起起落落的人,「我是一直在學習啦!」他說這並不是謙虛之言,長期浸淫在酒界中,他發現愈深入參與這個行業,不管是學問或是整個產業,會看到威士忌背後有更多不一樣的課題,「威士忌絕對不是獨立遺世之外的,它的變化必須與消費者的喜好息息相關。」由於人的想法和喜好也會改變,為了與其他人不一樣,威士忌也會做出不同於一般過去的想法,「這是創新,讓品飲者的味蕾可以享受更開闊的視野。」

過去從調和威士忌走到單一麥芽,那未來呢?「單一麥芽講的是工藝,把工藝發揮地更極致,就是『精釀』。」更多的Human touch,更多的「人的影響」,現在威士忌產業已跳開大量生產的時代,在未來更需要強調的是人文精神,「釀酒很多人在釀, 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釀酒,背後有很多去支撐它的工藝與哲學。」奚大寧說,好的威士忌就像個周遊列國的紳士,你會覺得他是喜歡探險的人,「從歷史、傳統與人文中探尋新的可能性,這是你會覺得威士忌有深度、有內涵的原因。」

威士忌行業雖然有幾百年的歷史,但絕對不會從頭到尾就是一成不變,如果你喝過20、30年前的威士忌,與現在相較會發現風味有些不同,這當然並沒有牽涉這樣是好是壞,但卻是讓威士忌發展的面向比,以前更為廣闊,「愈來愈多的資訊與知識到你的手上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學了。」當初進入這個行業到現在,對威士忌的感覺,就好像是接觸到一個有深厚歷史,色彩卻愈來愈豐富的產業,「這其實嚇到我了。」奚大寧笑說,如果威士忌一直一成不變,大概也無法「勾」住他的注意力,讓他持續鑽研下去,「產業長久沒有新的東西的時候會不那麼exciting、太安靜,沒有意思,需要有新的話題去
討論,有繼續的刺激,帶給威士忌產業新的話題方向。」新的刺激產生新的動能,奚大寧笑說,台灣威士忌產業跟他一樣,都充滿好奇心,「我們都期待,未來會發生更多有趣的事情。」

*未成年請勿飲酒 酒後不開車 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