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一線演員會像小田切讓這樣大談對商業電影的不滿,多數人頂多閉口不談,他老兄硬是要講給大家知道,公開場合他有話直說,私底下其實個性有點害羞的他,常因為不知面對群眾而被誤解為臭臉(好吧!因為他實在太有型,會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感覺)。前陣子他難得來台宣傳電影,而且一口氣就是3部他最愛的獨立製片,主演也好、配角也行、客串也罷,演員為心儀作品赴湯蹈火的品格他一概不缺,他是十足異類的型格演員兼電影文青,很酷,卻不難搞,而且有料。

Text by 郭璈 Photographs by Mau Lin Images:courtesy of 天馬行空 Special thanks To 光點紅氣球


 

小田切讓拍照不需要妝髮。這對雜誌編輯來說是非常難以想像的事,尤其像他這種等級的國際影星。我們遇過那麼多明星,就算再怎麼親民,拍照前大概也都至少要有化妝師或髮型師打理一下(其實這是滿正常的事)。但他不需要,出入更不需要什麼大排場三五成群的助理跟隨,他不喜歡上妝,髮型嘛!他自己(真的是他自己本人)用髮蠟整理一下便是。穿上私服的他就像大師山本耀司腦海中理想的模特兒:不修邊幅、黑白分明、隨興、解構、卻有型到不行。

從出道以來,他就不是那種隨波逐流的明星,日本一線男星中,似乎只有小田切讓沒拍過主流純愛劇,坐穩一線地位的他在演藝圈總被視為異類,只要是他喜歡的電影,臨演性質的客串他也樂在其中,不按牌理出牌,但每次出手都令人印象深刻。私底下的他玩攝影、也搞音樂,2006年期間他出了兩張概念專輯《WHITE》與《BLACK》,拿起電吉他十足率性,做的音樂就跟他一樣又帥又有殺氣。音樂是他個人最私密的場合,對外,他是終極的電影影迷。他熱愛電影的心源自童年,生長於單親家庭的他,從懂事以來便常被母親放在電影院裡,日積月累的習慣,讓他迷上了那個每秒24幀的世界,學生時期考上理工科系的他毅然決然以導演為目標赴美求學,卻因為報錯科系轉而攻讀舞台藝術,意外開啟了他對於演員的觀點與想像。

_mg_6093

近期,小田切讓一共有3部電影連續在台上映,而且都是獨立製片,在日本當地也都不算主流,但只要是小田切本人喜歡的電影,即便只是客串他也會全力力挺宣傳。前陣子頗受好評的日劇《重版出來!》中他飾演名字搶眼的文青副總編五百旗頭敬,當觀眾以為他回歸主流市場時,他又一下子出演了多部獨立電影,他在《愛情,突如其來》與《幸福湯屋》中皆飾演那種人生遭遇挫折、社會觀感下的魯蛇,他說,他尤其喜歡這種充滿缺點的角色,「拍這樣的電影,是希望告訴大家,人生會有很多挫折與苦痛,但我們永遠可以因為一些小事重新振作、癒合。

去年11月底,他與《深夜食堂 電影版2》導演松岡錠司一同來台宣傳電影(兩人先前合作過電影《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嚴格說起來,小田切在該片中只是簡單的客串,然而他卻不辭辛勞地與導演跑行程,一來他與松岡導演本就是好友、二來宣傳獨立製片對他來說是非常快樂的事。我們幸運地在他繁忙且短促的來台行程中進行這段採訪與拍攝,他笑說,這30分鐘對他來說其實是個喘息的時刻,他自認還是不太擅長一次面對眾多媒體,這種一對一的訪問他比較有空間去思考與回答,也讓我們真切感受到他較不為人知的溫柔一面。 他點了一壺熱茶(他很喜歡台灣茶),然後不知從哪生來一杯用玻璃水杯裝的紅酒,一口茶配一口酒,乍看怪異實則異常浪漫,好像小說裡的人物般。空氣中瀰漫一股濃茶混和葡萄微醺的氣息,小田切讓顯得輕鬆自在,親切隨和,有問必答,與我們說著以下對話。


 

在《愛情,突如其來》中小田切讓飾演一位離婚的失業男子,與蒼井優飾演的酒店女有諸多深刻而衝擊人心的對手戲。

在《愛情,突如其來》中小田切讓飾演一位離婚的失業男子,與蒼井優飾演的酒店女有諸多深刻而衝擊人心的對手戲。

ESQ:你的演技從很年輕時便受到推崇,出道以來就被認定為實力派,就演員的角度來說,你自己如何去定奪出戲與入戲的過程與感覺?
Joe Odagiri:
我自己比較沒有固定的規則,主要還是會看電影整體與劇本架構去做安排,有些角色的確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沉澱;當然也有角色是其實不要去想太多,在鏡頭前只要放輕鬆就會有很好的效果。

ESQ:從影以來,有沒有哪個場合是你自己覺得對於演戲這件工作有所開竅的時刻?
Joe Odagiri:我在美國讀書時學了兩年的舞台藝術,回國後也在演員培訓班磨了兩年多,所謂技術層面的二三事大概都是在那陣子所吸收的,舞台劇《Dream of Passion》是我的首次出道作,之後我便很快地開始接觸影像表演。開竅我不敢說,但如果是開始認真思考與實踐演戲這件事,大概就是開始接觸電視劇的那幾年,因為面對觀眾(舞台劇)與面對攝影機是完全不同的狀況。

ESQ:問個比較膚淺的問題,你會在意外界對你每個角色的評價或看法嗎?
Joe Odagiri:完全不會在意,我只在意接演以前自己對這個角色的想法而已。其實我自己對於角色的選擇是很任性的,我只要真心喜歡的就會去接,我完全不在乎戲分多寡。可如果就演員的身分平心而論,我們始終是被選擇的那一方,這種主觀的權力好像是製片或出資者的工作(笑),所以與其說這個角色是我喜歡、我所憧憬的,倒不如說這是「我會想演」的角色。

ESQ:從出道以來便是如此嗎?
Joe Odagiri:這大概就是我最幸運的事吧!一直以來,我對於演員這條路的想法是非常明確的,我也非常清楚我為了當演員做了哪些選擇。我覺得大部分的演員──尤其是剛出道的新人,名聲還不是很夠的階段,是沒有辦法去選擇自己的工作項目,但一直以來我對於角色的選擇權卻是非常具有空間與彈性,不得不說這是我自己非常感激的機運。

ESQ:作為公眾人物,你會怎麼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
Joe Odagiri:不要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我覺得生活如果有壓力,就是來自一些心不甘情不願的事,演員這份工作很難和私生活有所切割,我覺得能做到不要互相干擾就很好了,首要條件就是不去累積壓力,兩邊也比較有空間可以去調配。

與宮澤里惠合作的《幸福湯屋》,小田切讓飾演一位離家出走的魯蛇老爸。

與宮澤理惠合作的《幸福湯屋》,小田切讓飾演一位離家出走的魯蛇老爸。

ESQ:就你個人而言,你是否有刻意去選擇不演商業大片?
Joe Odagiri:我的確是有這麼做,我真的不是很喜歡那些商業電影,我非常支持獨立製片,這類電影因為成本低,製作過程常常受限於很多事,但最後成果出來──那些得以被保留的東西,都是導演最重要、最想告訴觀眾的事──那才是一個非常在乎電影的人在想的東西。我這次來台宣傳的3部電影在日本都不是很主流的片子,有機會可以在台灣或其他國家放映,我真的覺得非常開心。

ESQ:你會有令你緊張或害怕的事情嗎?因為螢光幕外的你總是給人一種很冷靜沉穩的感覺。
Joe Odagiri:我覺得人之所以會害怕是因為擔心失去些什麼例如:失去財富、失去生命等等,可能我膽子比較大一點,我覺得人終將一死,沒有什麼事情是永遠守得住的,與其說我冷靜,我覺得我比較像是隨遇而安,也不會去強求什麼。

ESQ:你有奉為圭臬的座右銘嗎?
Joe Odagiri:我在很年輕的時候看了義大利名導費德里柯.費里尼(Fedrico Fellini)的電影《八又二分之一》(Otto e Mezzo),裡面有句台詞:「人生是一場慶典。」這句話我當時看了印象非常深刻,頓時覺得好像什麼開關被開啟一樣。日本的慶典總是非常熱鬧又充滿生命力,對我來說那是一瞬之間的事,像夏日煙火那樣稍縱即逝,然而每個慶典在開始前都要花很多時間去準備,但它最風光熱鬧的一刻遠遠短於它的籌備期,結束後的寂寥又是另一種感受。所以我覺得生命稍縱即逝,必須及時行樂,好好享受它。

ESQ:在工作之外,什麼是你日常生活中最著迷的事情?
Joe Odagiri:音樂,我覺得音樂是最能表現個人風格的一件事,一個人喜歡聽什麼樣的音樂,那他就會是什麼樣的人。我們演員常常活在導演塑造的世界裡,鏡頭裡的我其實和真實世界的我不見得相同,但我在音樂裡卻可以非常忠於自我,完全沒有商業包袱,我也不需要去迎合誰,那是100%屬於我自己的東西,也是能最讓我放鬆的時刻。

其實在《深夜食堂 電影版2》裡,小田切讓僅是客串性質,然而他非常鍾情導演松岡錠司的作品,因而不計戲份也要力挺獨立製片。

其實在《深夜食堂 電影版2》裡,小田切讓僅是客串性質,然而他非常鍾情導演松岡錠司的作品,因而不計戲份也要力挺獨立製片。

ESQ:你今年40歲,回首過往,如果要選一件事作為你成人、成熟的關鍵,你會選什麼場合或遭遇?
Joe Odagiri:
跑馬拉松!我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跑半馬(21公里),當時真是完全感受到什麼叫做身心疲憊的痛苦,不誇張,都快哭出來了!但跑到終點線後的那股滿足感真的是說不出來的暢快,在越過終點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每個人或許應該要越過這段煎熬才能稱得上是成為大人,就算是年紀很大的老爺爺也罷,如果他沒跑過馬拉松在我看來都還只是小男孩。

ESQ:那發生在你幾歲的時候?
Joe Odagiri:大概5年前,所以我大概35歲才變成男人(笑)。

ESQ:檯面上檯面下你的風格一直很受到大家推崇,尤其對我們《Esquire》而言。就你自己來說,你覺得什麼樣的人稱得上是很有品味、或是很有風格的呢?
Joe Odagiri:我最喜歡的一位美國音樂人Tom Waits,他的人就跟他的音樂作品一樣,那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創造出來的東西,別人無從模仿也學不來,那個樣子就是我自己對於風格見解的一個最好icon,穿衣服大概也是這樣吧!如果只是一味地將最新最流行的東西放在自己身上也不見得是好事。所謂風格,應該是要無視於時代、無視於流行與否,然後用一種非常自我的方式去表現,那才是最帥的事。先決條件就是你必須非常了解自己。我覺得電影也是如此,我喜歡很有自我風格的導演,這些導演所構築的世界,往往會令我想要進去裡頭演出。

_mg_6072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37期1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