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飛人」,可以說是台灣知名調酒師的生活模式。不管比賽、客座或教學,他們不是在酒吧,就是在前往酒吧的途中,箇中滋味,Nick吳盈憲最懂;似乎,旅行,就是調酒師酒譜中最重要的養分,讓調酒師帶著故事出去,也帶著故事回歸。

Produced &Text by 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 by Cheng-Yao Tsai

跟這些調酒師們約時間訪談,其實相當困難,因為這些人的行程很緊──今天可能在東京,明天可能就到曼谷或巴黎,Nick也是「空中飛人」中的一個,前一天剛從東京回來,下一步可能就要前往上海。如果你看過Nick的行程,應該會驚訝於他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時間去做這麼多的事──訪談前兩天,我們才在格蘭花格的105 Day上碰面,訪談完的第二天他又要出國,更別說這些之前他才從國外回來;他才在說他在上海簽了一個爵士酒吧的顧問,等下又拿出手機,秀他跟台南晶英合作的Food Pairing設計⋯⋯

的確,Nick的調酒看起來就是從世界各地擷取而來的智慧──與眾不同的酒器與原料,就像是機器中的零件,單純看它好像不怎麼樣,但合在一起卻形成不一樣的力量,穿越人心;他的生活多采多姿,跟他的調酒一樣,充滿創意與活力,他笑說這都是從旅遊中的見聞而來的。曾經在T.G.I.Fridays任職過的Nick,看過台灣「算是」國際化城市的時刻──下午5點下班的Happy Hour,老外走進店中享用一杯啤酒或調酒,這在現在的新加坡、東京還看得到的「風景」,已經在台灣漸漸消失於無形,「如果酒吧的市場不夠活絡,調酒師也沒有動力創新呀!」看過世界各地的酒吧,Nick笑說他的行程算是瘋狂,上個月一下就跑了4個城市─上海、新加坡、曼谷跟馬尼拉,下個月還要跑東京,甚至還有跟墨西哥政府有一個合作;問起他為什麼要這麼「忙」,他笑了笑:「既然我們沒有這樣的環境讓大家進來,那我就乾脆走出去好了!」他說身為台灣人一份子,總有想要把台灣帶到世界舞台的野心,「我想要透過我自己的創意與努力,讓國際的眼光焦點可以放到這一片土地上。」

這其實是個挑戰。Nick說,對台灣人來說,「酒」還是一個偏負面的東西,一想到喝酒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酗酒、酒駕,「我希望呈現一個形象,就是酒其實是生活風格的一個品類,而不是會穿腸的毒藥。」任何東西都有正負面形象,不管是「走出去」還是「帶回來」,Nick都想透過不同的平台來告訴大家,品酒乃至於調酒,都是文化、藝術、創意與生活品味的綜合展現,「雖然扭轉形象並不容易,但把台灣調酒師帶到國際平台上,除了讓大家看到台灣之外,其實也是讓台灣人透過這些報導,得知這些也是品味的展現。」

談的內容很嚴肅,但Nick的表情其實是輕鬆的,就像Nick的調酒一樣,你會覺得有些活潑,但喝下去的滋味是豐富而多彩的,「這樣才是有故事的酒。」用調酒說道理似乎有點沉重,但在飛行人生中所擷取的風土、歷史、文化與創意所融匯出的故事,在融入酒中之時,喝起來似乎也讓滋味更為豐富了。

 

《喝酒不開車,未成年請勿飲酒》